第1070章 下垂了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070章 下垂了

父亲? 苏南愣了一下,看到陈鸢那有些伤心的样子,也没多问。 只不过突然感觉陈鸢好像是跟自己同命相连一样,都是找不到父母的孤儿。 至于陈鸢说的只有在圣心门才能找到父亲,这一点,苏南也不太明白……也懒得去想,自己的父母都一点消息没有呢,哪有心情去安慰别人。 两个人都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说的太多,既然陈鸢不想走,苏南自然是不能强求,正在苏南准备跟陈鸢说点别的的时候,忽然眼神一凛,苏南的脸色立马凝重起来,对着陈鸢比划了几个手势。 陈鸢愣了一下,心里暗暗的震惊,有人偷听? 怎么可能? 就算是陈鸢没有苏南的修为高,但是也不会差这么多吧?如果有人在这里偷听,陈鸢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发现?除非偷听者比自己的修为高的非常的多! 然而陈鸢当然是想不到,苏南这种敏锐的洞察力,靠的并不是修为,而是感觉,经验,再加上秘境的经历,这些东西,可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 尽管没有看见外面的人,但是苏南轻轻的一闻,便知道此人是谁。 正是圣心门的门主夫人,温雪霞。 在苏南上一次从秘境穿越回来的时候,曾经亲眼见过温雪霞和副门主刘文成偷情,两个人那偷欢偷的,简直都快成了光明正大了,搞的整个圣心门全都知道他俩的丑事。 呵呵,如今还来偷听陈鸢了?这娘们倒是挺有闲心啊。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玩玩。 在陈鸢震惊的目光下,苏南在自己的脸上开始捏了起来,咔咔几下,那种骨头错位的声音,光是听着就头皮发麻,结果苏南却是全然不在乎。 当苏南整容完毕之后,陈鸢愣住了,这不是……刘发中么? 苏南居然还认识刘发中? 刘发中,圣心门副门主刘文成的儿子,被苏南玩的已经惨不忍睹,被颜如玉打断了双腿不说,还被乐青雪差点打死,估计现在应该是在武林盟要饭呢。 苏南化妆城刘发中之后,直接站起来,搂着陈鸢的腰就往门外走。 “你……” 陈鸢被苏南弄的面红耳赤,虽然知道这家伙是要演戏的,但是……本来跟苏南亲密就有些不习惯,这家伙现在又变成了别人的脸,要不是很熟悉他身上的味道,陈鸢一定受不了。 诶?我为什么会对他身上的味道很熟悉,难道我昨天……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喝了酒就开始装皇帝? 陈鸢在心里暗暗的后悔,看来以后真的要少喝酒,谁知道这个家伙昨晚对自己做了什么,陈鸢也知道自己的双腿非常的迷人,这家伙肯定是又亲又摸的……一想到这里,陈鸢的脸就更红了。 苏南此时还是穿着颜如玉送的那一身白色袍子,如果在都市当中肯定是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在圣心门,这种隐藏在世俗界里的隐世门派,还算是挺符合当前的环境的。 苏南搂着陈鸢走了出来,声音也是学着刘发中的音色,贱兮兮的说到。 “小鸢鸢,我都想死你了……” 呕…… 陈鸢好想吐,好想死,好想远离这个二货。 演戏非得要演的那么恶心么,刘发中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平日里还是很端庄的,而且别看刘文成非常的贪恋美色,每天在温雪霞的床上都下不来,但是刘发中可不一样,他很少亲近女色。 他认为女色是耽误他成为强者的障碍,虽然对刘发中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就这一点来说,陈鸢还是挺敬佩他的。 此时的苏南,演的明明就是他自己…… 然而在身后不远处的温雪霞,脸色却是变得有些铁青,一口银牙咬的咯咯作响。 刘发中! 竟然跟陈鸢勾搭上了! 当初她那么勾引刘发中,那小子都没有上钩,温雪霞甚至都已经脱得一丝不挂爬进刘发中的被窝里了,结果还是被那小子给拒绝了!她也是十分寂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找到的副门主,也就是刘发中的老爸,刘文成。 可是刘文成一个老家伙能有什么味道,怎么可能跟刘发中这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相比,怎么,就看中陈鸢这个骚-货了?她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年轻点,腿长了点……她有老娘会伺候人么! 任凭苏南再绝顶聪明,也绝对想不到温雪霞偷窥的目的,竟然是这个! 不过为了日常坑圣心门,苏南自然不只是在这里做做样子。 搂着陈鸢的小蛮腰,一边摸来摸去一边说道。 “小鸢鸢,你真是太美了,咱们圣心门不知道多少人惦记你呢,要不是我抢先下手了,估计我那死鬼老爸就会来追求你了。” 什么! 操! 温雪霞的拳头差点没生气的攥出声音来,刘文成……还惦记陈鸢? 温雪霞天天在床上伺候他,伺候的他双腿都打颤,下床走路都费劲,那老家伙居然还有闲心惦记陈鸢?! 陈鸢愣了一下,感觉到苏南的手指在她的腰上按压了几下,瞬间恍然大悟,不过陈鸢演戏可不是太擅长,只能本色出演,清冷的说到。 “你父亲不是跟门主夫人如胶似漆的么?” 温雪霞听到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反正她和刘文成的事情整个圣心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那个死鬼丈夫早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总不能为了他守活寡,浪费女人的大好青春吧? 苏南冷笑一声,学着刘发中的语气,十分嚣张的说到。 “门主夫人?哼,那个老女人,我父亲早就厌烦了,每天都伺候老女人有什么意思?我父亲上次跟我说,温雪霞的胸都下垂了,难看的要死,皮肤也是越来越老,跟你真是没法比,跟我父亲相比,我真是太幸运了,不用伺候老女人,也不用装作非常喜欢老女人的样子……” 咔! 温雪霞终于一个没忍住,把身旁的一块石头捏碎了发出细微的声响! 苏南愣了一下,两个人急忙回过头。 “谁!” 温雪霞狠狠的咬了咬牙,直接悄然的离去! “好你个刘文成!装的?老女人?下垂?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ps:祝书友群李小默生日快乐,祝你女朋友永不下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