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负荆请罪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139章 负荆请罪

陈诗曼立马低头扯开自己的裤子看了一眼,然后瞬间才反应过来,你妹的今天穿的不是这个颜色,靠! 一抬头,只见苏南正贼眉鼠眼的探着脑袋往里面看。 “哦~原来是白色的……” “你妹啊!靠靠靠,你敢耍我,你看我不收拾你!” “哎呀,小曼曼你别闹,我这是给你变个魔术……哎呀卧槽,你别扒我裤子……” 随着两个人的打打闹闹,陈志斌和林若萍也回来了,买好了菜苏南自然是要帮忙的,这时候陈志斌和林若萍其实已经看开了,一路上聊了很多,现在的生活其实挺不错的,女儿有了归属,说不定过个一年两年的就能抱上孙子了,钱这个东西,没了就没了吧。 反正以陈志斌的能力,是绝对不会让这母女二人饿着的,再说了,林若萍自己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三亿要是能找回来,那固然好,找不回来就算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现在小苏和女儿才是关键,看着两口子脸上得愁眉苦脸都消失了,苏南和陈诗曼也是开心了很多,苏南再次开启优秀姑爷的属性,开始帮林若萍摘菜做饭,看的林若萍是越来越满意,这简直就是钓了个金龟婿啊。 一边做菜一边跟苏南小声的说到,“小苏啊,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家闺女也快三十了,你一定要多吃点壮阳补肾的,要不然等年纪大了……” “咳咳。” 苏南一边干咳,一边听着林若萍的教诲,只能陪着笑脸无奈的点头。 “对了小苏啊,你们买房子没呢,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当然,不是林阿姨催你买房子,你有多少钱阿姨都很清楚,而且咱家条件也不差,你们俩要是太忙没时间,这事儿就交给我们老两口子操办,就是怕我们老年人装修风格你们不喜欢。” 苏南更是有些汗颜,房子当然是买完了,只不过现在不太好让小曼曼住进去,这人实在是太多了。 光听着林若萍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的苏南实在是太尴尬了,苏南必须要反击了,要不然这厨房是待不下去了。 “对了林阿姨,那个女人最近有没有找过你?” “啊!” 林若萍一下子把手里的铲子都掉在了地上,脸上极其慌张,差点砸到自己的脚,脸色有些复杂的说过。 “找过我几次……不过我没跟老陈说,小苏你一定要帮我保密,我绝对不会背叛老陈的。” 苏南心中得意的一笑,心想终于换了个他不尴尬的话题了,至于告诉不告诉陈志斌,苏南并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女人跟女人,那算是出轨么? 再说林若萍这么保守的一个人,估计是接受不了同性恋吧。 走出厨房的时候,正好迎上陈诗曼的目光,也不知道怎么了,陈诗曼也是刷的一下脸就红了,看着陈志斌的表情,苏南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估计这陈志斌和林若萍两个人是商量好了,分开进攻,开始逼婚了。 苏南装作不知道开始跟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饭,饭桌上当然也没讨论别的问题,就是明天的布会的问题。现在陈志斌面临的问题,就是公司要被银行收走,而且银行会直接把公司给低价卖掉,到时候如果陈志斌像要买回来,那就要多花很多钱了。 而且陈志斌还听说了一件事情,就是那个崔明峰,好像是和银行行长勾搭在了一起,那么陈志斌的公司很有可能就会被那个崔明峰给买走啊,一想到这个,陈志斌就十分的生气,先不说钱不钱的问题,就那个妹夫的嘴脸是实在是让陈志斌接受不了。 正在四口人吃饭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林若萍愣了一下,走到门口打开门,脸上瞬间露出一丝尴尬和冷意。 “你来干嘛?” 只见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形象有些落魄,脸上带着泪痕,刚刚走进屋子里的一瞬间,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大哥,嫂子,是我对不起你们,呜呜呜……” 走进来的女人,正是陈琳,这个陈琳当初苏南也见过,属于苦了一辈子然后终于过上了好日子的那种,虽然很喜欢炫耀显摆,但是人还算是可以,只不过他们夫妻二人做出这种坑人的事情,她还好意思来么 对于崔明峰的恨意,陈志斌是一点都不会少的,但是对于陈琳…… 好歹是亲生妹妹,不至于见面就赶出去,但是脸色也绝对不好看,筷子往桌子上一摔,冷冷的说到。 “哼,你来干嘛,来看我笑话了?看我被你们两口子弄的多么的落魄是么?” 一听陈志斌这话,陈琳哭的更厉害了,跪在门口啜泣的说到。 “哥,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我真是没想到崔明峰那个王八蛋会干出来那种事情,我已经跟他离婚了,下半辈子我陈琳做牛做马也把钱还给你,呜呜呜……” 看到陈琳这一幅凄惨的样子,陈志斌瞬间就心软了下来,毕竟都是亲生兄妹,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这么绝情。 “好了,起来把门关上,这是干什么,让外人看了笑话。” 陈琳低着头赶紧站起来把门带上,然后坐在了陈志斌的旁边一直低着头,陈志斌皱了皱眉头好像是现了什么似的。 “小琳,你把头抬起来我看看。” “没事哥,别看了。” “你给我看看!” 陈志斌直接把陈琳的下巴抬起来,看着她的脸上一块一块的淤青和伤痕,瞬间眼睛冒出怒火。 “那个姓崔的王八蛋打你了?” 陈琳的眼泪再次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十分委屈的说到。 “我知道他把你坑了之后,我就回家跟他大吵了一架,我说不管坑的是不是我哥,他这种人品都是败类到了极点,他要是赚的都是这种钱,我走在街上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花钱买衣服都小心谨慎的。” “然后他说多赚钱不也是为了让我出去显摆?我真是感觉自己眼瞎了,怎么跟了这么一个老公。是,我是喜欢炫耀,但是我炫耀的是我的辛苦钱,他现在干的这种事儿,就算是成了世界富,我也不敢去炫耀。“ “最最可恶的是,我现……他跟那个银行行长,好像是有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