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 谁是小杂种?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176章 谁是小杂种?

看都这一幕,苏南的心瞬间融化了。 三姑……你真的就是我的三姑么。 苏大梅此时冲出来,很明显,是回去营救苏南,她到底还是愧疚的回去了么。 苏南在房顶上犹豫了片刻,身子一动,还是瞬间的跳了下来,拦在了苏大梅的跟前。 “你……伙子你怎么来了!你也跑出来了吗!” 看着活生生的苏南,苏大梅简直惊喜到了极点,这个男孩让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刚才把他们几个人抛弃在那里自己逃走,苏大梅简直就是后悔到了极点,现在再次看到苏南,感觉真是太好了! 直接拉住苏南的手,激动的到。 “阿姨刚才对不起你,我……” “没事,其实你是我三……” 正在两个人都欲言又止的时候,苏大梅和苏南忽然都是脸色一变! 因为周围,有高手! 看着苏大梅紧张的脸色,苏南不禁愣了一下,他能感觉到附近有高手,那是正常的事情,但是苏大梅一个普通人,能够感觉到这种气息,有些不太对劲啊? 只见苏大梅脸色极其凝重,拉住苏南直接冲到了房间里面,然后飞快的把床抬了起来。 “快,进去!” 苏南瞪大了眼睛,看着床底下的这个大窟窿,震惊无比,居然还有地下室? 苏南也是毫不犹豫,直接钻了进去,把苏大梅拉了下来,两个人藏在苏大梅床底下的这个地下室里,尽管没有任何的灯光,但是苏南的夜视能力还是非常强悍的,看到地下室的东西,整个人都愣住了。 大概二十几平米的地下室,装满了金银珠宝! 成捆成捆的现金就不用了,光是金子就得有几十公斤,还有各种各样的玉器,银子,铭贵珠宝,手表等等…… 苏南愣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实在是不理解苏大梅为何会有这么多的钱还过的这么贫穷。 然而苏大梅此时的脸色却是凝重到了极点,看着苏南声而严肃的到。 “伙子,我已经拖累了你一次,我不能拖累你第二次,你能从那帮混混的手里逃出来很正常,但是外面的人你千万不要逞能,他们是传中的武林高手,你要是出去,绝对就是送死!” “我苏大梅攒了这么多年的钱,逃了这么多年,还是被人现了,这也是我活该,看见这一屋子的财宝了吧,你帮我个忙,帮我出去找到一个叫苏南的孩子,今年十九岁,五月十八的生日,找到他之后,这里的钱你们两个一人一半!” “我……”苏南张了张嘴,正要些什么,然而苏大梅却是没有给他话的时间,犹豫了一下,严肃的到。 “伙子,我能相信你么!“ 苏南愣了一下,脸色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能相信我么,当然能,因为我是你的侄子啊! 苏大梅悄悄的把手伸出那个窟窿,在墙上的那条很隐蔽的缝隙里面指了指,声的到。 “那个墙里面,有个东西,你走的时候一起帮我拿走,交给我的侄子,也就是那个五月十八生的叫苏南的孩子,里面是一根金枪,和一本秘籍,你……也可以看看,要是能学会,也是你的缘分,你就学了吧。那是我苏家的传家宝,伙子,你记住了么?” 苏南心中复杂的要死,缓缓的点了点头。 苏大梅叹了一口气,亲昵的摸了一下苏南的头,然后缓缓的到。 “我要上去了,要不然一会他们进来现这个密室,你就跑不了了,记得不要任何一句话。” 完之后,苏大梅直接就悄悄的爬了出去。 在这幽暗的房间里,苏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心里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苏大梅……在这地方苟且偷生,生活窘迫,攒了这么多年的钱,就是为了留给自己么? 不仅仅是这一仓库的东西,还有刚才苏大梅亲昵的摸着苏南的头的那种感觉,真好…… 坐在房间里,苏大梅感受到那三股气息越来越强悍,强装镇定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的走了出去。 就算是死,也不能给苏家丢人! 走到门口,一片白雪皑皑的院子里,站着三个黑衣人,黑衣人衣服上刺绣的几朵牡丹,十分的刺眼,看到这几朵花,苏大梅的脸上就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淡淡的到。 “这么多年,你们终于找到我了。” 为的黑衣人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声音很冷漠,而且还带着一丝杀意。 “是啊,我们找了你整整十六年,你真能躲啊,苏大梅。” “呵呵,我大嫂,还好?” 苏大梅刚完这句话,黑衣人瞬间脸色一变,狠狠的啐了一口。 “呸!什么你大嫂,我百花宗的圣女,岂能容你们侮辱!“ 道这里,苏大梅瞬间笑了起来,极其淡然的到。 “过了我苏家的门,那就是我苏家的女人,就算是过了门一天,那也是我大嫂,况且我大嫂和我大哥都有孩子了,你们百花宗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闭嘴!” 苏大梅的一番话的黑衣人十分的愤怒,语气极其阴冷的到。 “我问你,那个杂种,到底在哪?还有你大哥,别装缩头乌龟不敢出来见人!” 苏大梅冷哼了一声,非常坦然的到。 “你们今天来应该会很失望的,因为这里就只有我苏大梅一个人,我知道你们三剑客很厉害,当年玄阶高手都打不过你们,但是不照样被我大哥给收拾了么?呵呵,要是我大哥在这里,你们三个还敢这么放肆?行了,废话少吧,反正我是个普通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三个黑衣人瞬间尴尬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郁闷的神色,没错,百花三剑客当年的确是不可一世,嚣张至极,什么玄阶初级,玄阶中级,没有一个人能够破了他们的阵法,然而他们却最怕苏战辰…… 当年惨败在苏战辰的手底下,的确是让他们耿耿于怀,如今被苏大梅又提起来,简直就是打击他们的自信心,阴冷无比的到。 “苏大梅,今天你要是不把那个杂种的行踪出来,我就让你尝尝人间酷刑!” 正在黑衣人准备冲过去抓苏大梅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带着一丝杀意和愤怒的声音,冰冷的响起。 “你谁,是杂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