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 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269章 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是你!” 农欣然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当年在诸葛侯的家里见过这小子,百花宗的两个弟子就是被他给杀掉的,没想到…… 哦!怪不得,怪不得他会出现在诸葛侯的家里! 诸葛侯和蒋婉莹同属于一个师父,只不过他们的师父并不是百花宗的人,所以诸葛侯自然也不算是百花宗的,这家伙原来早就跟蒋婉莹是情侣,怪不得今天会来这里这么闹事。 要不是他,这场大会绝对会非常的顺利,农欣然当下已经有些急躁了,事到如今,形势已经对她越来越不利了,就算是有刘文成的撑腰,但是这宗门在武修界,混的就是一个名声,这农欣然若是没了名声,就算当上了掌门又能如何呢。 事到如今,这小子拼尽全力护住蒋婉莹,虽然并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是当下如果用强的话,肯定会引其他宾客和百花宗弟子的不满,那索性就先放弃蒋婉莹,从谭梦晨开始动手! “好,既然是你的心上人,你又是我百花宗的恩人,我就给你个面子,不过这谭梦晨,我非杀不可!” 嗖! 农欣然直接从手里甩出一记飞刀,这一下又快又狠,直奔谭梦晨面门而去! 瞳孔中的刀尖渐渐的放大,谭梦晨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早就知道会有今天,但是她一直在坚持的活着,就是能希望看见自己的儿子,女儿,还有丈夫一眼,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个愿望无法达成了。 不过临死之前,婉莹妹妹的心上人能够来就她,也算是了却了谭梦晨的一个心愿,如果我的儿子,也是这种英雄少年就好了…… 噗! 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谭梦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一只手,紧紧的握住那把飞刀,被割破的手掌流出来的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谭梦晨愣住了。 “你……” 农欣然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这小子看来是故意找事情? 上一次记得这家伙爆出来的名号,是圣心门孙海洋,他是圣心门的人? 赶紧扭过头小声的问了一下刘文成,不过刘文成很茫然的摇了摇头,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农欣然的语气阴冷无比,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说到。 “小子,我是念在你帮我们百花宗杀掉了鲤鱼精我才这么处处忍让你的,请你不要把我的忍让,当做你的资本,你救你的女人我可以理解,谭梦晨跟你什么关系,难不成你也看上她了?” 苏南的脸色依旧是平淡无比,眼神中露出淡淡的杀意。 “没错,这两个女人,我都要救,今日只要是有我在这里,谁动他们,谁死!” 农欣然冷哼了一声,语气森然的说到。 “你未免有些太多管闲事了吧,孙海洋!” 孙海洋? 这个人不叫阎先生么? 不过大家看到苏南的脸也是恍然大悟了,之前参赛的时候,就已经易容了,而且还改变了声音,原来是因为他认识农欣然啊,如今真相大白,这才亮出来本尊相貌,名字也是被农欣然叫了出来,只不过没听说过哪个门派或者是师父,能教出来这样的英才。 只见苏南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右手攥着的匕缓缓的松开,挺直了腰板,将两个女人护在身后,抬起头,眼睛如同狼一般的盯着农欣然,一字一句的说到。 “不好意思,我不叫孙海洋。我的名字,叫苏南!” 啪! 谭梦晨手里那原本准备自杀用的簪子瞬间被她掰断,本来是为了不牵着到婉莹妹妹的心上人,要找个机会自刎,结果刚才竟然听到了这个名字!这个她从来都不敢说出口,只能在心里想着的名字! 苏南! 是……是巧合吗? 农欣然脸色一变,作为谭梦晨的师妹,农欣然当然知道苏南这名字,这不是她生的那个小孽种的名字么,难道…… 苏南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持着长剑,白色的长袍轻轻飞舞,凌乱的短随风摆动,在这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苏南的脸更显的棱角分明,此时站在主席台的最顶端,这个少年的身影竟然显得如此高大。 明明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苏南整个人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锋芒毕露的错觉。 向前踏出一步,苏南的脸色不卑不亢,昂头挺胸,声音洪亮,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农欣然,你刚才一再强调,整件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我就来给你说说有什么关系!我和婉莹造早就相识,两情相悦情投意合,而她,为了给你们当着什么狗屁圣女,强行跟我演了一出分手戏,让我伤心,让我死心,然后回来给你祭祀这个狗屁龙潭!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你们这个破龙潭,若不是被我现了秘密,是不是还要把我的女人送进去给那个妖怪玩弄二十年?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析前因后果,紧紧就是为了那个狗屁祖训就要毁掉我女人的一生,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我姓苏,名叫苏南,家父苏战辰,家母……谭梦晨。也就是你们的上一代圣女,今日你要杀我母亲,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你们将我母亲困在囚牢二十年不见天日,导致我孤苦伶仃从小便是孤儿,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说到这里,想必大家都已经清楚,我跟百花宗不仅是有关系,而且还是莫大的关系,关系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谭梦晨叮咛一声瞬间用双手捂住了脸,泪水顺着指缝如同河水一般的汹涌而出。 他……他是我的儿子! 他真的是我的儿子! 他还说出了苏战辰的名字,我的儿子,竟然是这等英雄少年!谭梦晨看着苏南的背影,心里又是酸楚,又是感动!我的儿子,真乃人中龙凤,天将大才! 农欣然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这小子果然是谭梦晨的孽种,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当年落荒而逃的差点没死掉的一个婴儿,如今竟然也能站在她的面前指手画脚了。 农欣然恶狠狠的说到。 “说了这么多,只不过是你的个人恩怨而已,你何必要污蔑我百花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