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 长幼尊卑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271章 长幼尊卑

嚣张,狂妄,不可一世! 苏南此时身上已经多了很多个标签,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种道理苏南难道不明白么,太过于出风头,不是什么好事情。 说完留香殿,苏南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刘文成,淡淡的说到。 “你圣心门,更不是一个好东西,圣心门之前的作风我就不说了,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说留香殿的高层是无能,那你刘文成就是不仅无能,而且还无德!” 刘文成大怒,“你放屁!小子,本来今天是你和百花宗的事情我不愿意插手,但是你竟然出言侮辱于我,我就必须教训你了!我堂堂副掌门,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弟子,就算你是圣女的儿子,你依旧是个弟子,四大派同气连枝,你连长幼尊卑都不遵从,今天就算你是你给我跪下,我也要教训你!你信不信,我不光杀你,我杀你全家!” 刘文成被苏南气得脸色通红,狠狠的咬着牙,气急败坏的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所有人都替苏南担心起来,今天全场所有人当中,只有刘文成是最厉害的,得罪了留香殿,也许日后会有麻烦,但是得罪了刘文成,眼下麻烦就很大了,能不能活着走出百花宗都是问题了! 然而苏南只是淡淡的一笑,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 “怎么,恼羞成怒了?别着急,我还没说完。” “刘文成!你苟且大嫂,败坏名声,勾搭外门,居心叵测,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你竟然还说要教训我,你有什么资格?” “就凭你有后台,就凭你修为比我高?你刚才用我的家人威胁我,要杀我全家……呵呵,我现在还给你。实不相瞒,我苏南今年十九岁,从黄阶初级,到玄阶初级,我只用了一年的时间,这一年的时间我经历了什么你们可以想象,敢问你们这些宗门,最有天赋的那个人,能达到我这个度么?“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显摆我多有天赋,而是要告诉你刘文成,我的前途日后是不可限量的,今日我的女人,我的母亲都在这,你要杀她们,凭我的实力我无法阻拦,但是我全力逃命,你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 “只要是我能从今天逃出去,日后,我将成为你永久的梦魇!” “我此生不作任何事情,就盯着你,你身边的人,我全都杀光,亲人老婆孩子,你儿子刘中……呵呵,应该在某个很神秘的地方吧,这个地方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 “有种你就试一试,你可以再生几个,生一个我杀一个,生两个我杀一双!虽然俗话说,罪不至父母,祸不及妻儿,但是对付你这种人,老子管不了那么多,你可以试试,看看是你的命长,还是我的命长!” 好狠! 苏南的一番话,听得其他人都毛骨悚然后背凉,先是将刘文成损的体无完肤,然后威胁! 你刘文成不是威胁要杀我全家么,我也威胁你,别看我不如你,但是我照样杀你全家!而且听苏南话中的意思,是这家伙还跟刘文成的儿子有过故事?这是有备而来啊! 而且同样是威胁,刘文成说出来,还硬要装作大义凛然,全无道德。而苏南,说的更狠,做得更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不在心里为他叫好! 刘文成的脸色瞬间阴沉无比,因为他刚才听到了一个名字,刘中! 他的儿子,苏南怎么会知道他儿子? 自从几个月前,刘中进入秘境之后,就杳无音讯,怎么会这样,按照时间的算计,他们应该已经回来了才是,而且苏南怎么会知道那个‘神秘的地方’?难道他也去过了? “小子,你在哪里遇到的中?” 苏南露出一丝冷笑,淡淡的说到。 “想知道,你求我啊。” 噗…… 刘中的脸色阴沉无比,只能咬牙切齿的说到。 “苏少侠,我求你了,请你告诉我我儿子的下落。” “呵呵,有站着求人的么?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头,我就告诉你。” “你……小子你休要猖狂!” 苏南呵呵一笑,平淡无比的说到。 “好,这是你不给我跪的,待会你别后悔。” “各位,之前这位刘文成曾经说过,四大宗门同气连枝,他堂堂副掌门,我真是一个小小的弟子,我见了他应该给他下跪才是,说我不懂的长幼尊卑,这个观点,你们认同么?”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缓缓的点了点头,虽然下跪磕头什么的,都是封建社会流传下来的规矩,但是长幼尊卑的确是要分清楚的。 看到大家点头,苏南满意的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敢问各位,你们所谓的四大宗门,为何就只来了三个?” 刘文成冷哼了一声,“小杂种,你这是强词夺理,四大宗门之的玄天门,自从开派祖师消失之后,就解散了,虽然我们说是四大宗门,但其实只有三个,你明知故问,是何居心!” “是啊,你这不是挑战我们……“ 正在其他人也随声附和讨伐苏南的时候,他们忽然看到苏南的手中……有一个漆黑色的牌子! 牌子上面盘旋着两条青色的龙,两个金色的小子玄天,十分的耀眼,苏南的这一个牌子,瞬间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因为无论是哪个宗门,无论是什么等级,什么修为,都认识这个牌子。 这是…… 掌门令牌! 玄天门的掌门令牌! 苏南为什么会有! 刘文成这次也是真的震惊了,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令牌,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你这是从哪里偷来的!” 苏南将牌子收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仰望天空淡淡的说到。 “我苏南能有今天的进步,多亏了我的三位师父,而我二师父便是当年玄天门的开山祖师,年文秋。” “我是他唯一的亲传弟子,师父将掌门之位传授与我,有什么不正常么?刘文成,你口口声声说要懂得长幼尊卑,我是掌门,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副掌门,见到我,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跪下磕头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