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大开杀戒(上)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576章 大开杀戒(上)

苏南微微一愣,“没错,就是我。” “哈哈哈哈哈……” 谭如水忽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笑声,脸上写满了嘲讽的意味。 “苏南啊苏南,你可真是太搞笑了,我发现你招摇撞骗倒是挺有一套的,你就是长青前辈?你知道刚才来的人是谁么?” 苏南的脸色有些冷然,淡淡的说道。 “不就是华倾城么?” 谭如水脸色忽然大变,怒喝一声。 “放肆!竟敢直呼公主闺名?好大的胆子!” 苏南看了谭如水一眼,冷哼一声,对此嗤之以鼻,直接转身离去,谭如水这个德行,竟然也能当上谭家的家主,怪不得谭鸿升留下如此基业,这么多年不仅没有任何的进展,反而还有所退步。 领头人都是如此,衰败也是理所应当的。 看到苏南转身离去,谭如水冷哼一声,这小子是竟然如此目中无人,简直是放肆至极! “你……” 他正准备说什么呢,小豆包浑然再次站了出来,脸上露出一丝倔强的神色,坚定的说到。 “他真的是神仙哥哥,神仙哥哥叫苏长青。” 谭如水正在气头上,看到一个小奴隶居然也敢来顶撞他,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小豆包的脸上直接出现了一个五指印,谭如水可是一品尊王境,虽然没用真气,但是这一巴掌依然是打的小豆包满眼金星。 一个小孩子,被这么打了一巴掌,却依然是没有哭出来,而是捂着脸颊,眼神中带着一丝倔强。 “神仙哥哥就是苏长青!” 此时,谭家众人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弥漫,所有人不禁皱了皱眉,心想这股杀气的来源到底是谁。 只见苏南一步一步的转过头,走了回来,将小豆包拉在身后,看着谭如水,眼神中泛着一丝冷意,声音低沉的说到。 “你再动他一下试试?” 嘶…… 完了! 这苏南绝对是疯了,彻底的疯了! 他居然敢跟家主叫板?威胁谭如水?家主可是尊王境啊! 就连谭小蝶都不敢顶撞家主,你一个六品玄真境……真是不要命了! 小豆包本来没怎么样,结果苏南一站出来,他瞬间哭了起来,似乎是害怕苏南被打,所以哭的如此伤心。 谭如水愣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说到。 “你,你在跟我说话?” 谭如水觉得想不到会有人像苏南一样不知死活的顶撞他,这苏南,真是太放肆了。 谭剑锋见状赶紧站出来,“大哥,不可,这是三妹的孩子。” “三妹的孩子?他说是就是?我看他像是冒充的,今日我要好好的拷问他一下!” 苏南放在下面的掌心中,闪烁着一丝雷电,盯着谭如水,无所畏惧。 尊王境又如何?若是真的拼命,老子也未必怕你! 正在气氛陷入僵局的时候,忽然一个士兵打扮的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站在门口看到里面的人,皱了皱眉,严肃的说到。 “可是谭家人?” 谭如水赶紧站出来,“是我。” 就算他谭家有权有势,对于皇室的士兵也是不敢招惹的,毕竟人家是执法者。 士兵面无表情的说到。 “你谭家有个老奴被人吊死在了春香楼,你们赶紧去收尸吧。” 谭如水皱了皱眉,老奴?谭家谁出去了? 刚刚回头准备问一问,却发现苏南的身影瞬间冲了出去。 谭如水冷哼一声,小崽子,算你跑得快。 此时的苏南,怀中依然抱着小豆包,他怕小豆包留在那里会被谭如水继续欺负。 小豆包此时的脸色十分的复杂,带着一丝委屈的脸色,眼泪含在眼睛里,嘴憋得跟什么似的,哭丧着脸,声音哽咽的说到。 “神仙哥哥……他们说的人,是老罗锅吗?” 苏南的脸色,也是阴沉无比,虽然他很想骗一下这个小豆包,但话到嘴边,却是说不出口。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苏南就来到了这个春香楼。 两层的酒楼,造型很古朴,很热闹,而且此时就连楼外面都围满了人。 苏南将小豆包放下,一步一步的拨开人群走了进去,看到啊在二楼的楼顶悬出来一根木桩子,上面吊着一个满身伤痕的尸体,苏南的心中一股怒火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纵身一跃,一剑挥下。 那木桩瞬间被苏南砍断,老罗锅的尸体掉了下来。 将他平放在地上,苏南的眼神中,已经恢复了淡然的神色,若是有人能看到此时苏南的状态,一定会为之惊讶,竟然将杀气内敛,人剑合一! 看着老罗锅浑身的剑痕,还有淤青,小豆包瞬间嚎啕大哭,趴在老罗锅的身上,撕心裂肺。 将老罗锅的尸体翻过来,看到他后别上,原本罗锅的地方,被人硬生生的用利器削平,苏南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眼神平淡,冷漠,藐视一切,轻吐一字。 “谁?” 一个谁字,瞬间让全场弥漫着冰冷的意味,旁边一个中年男人,脸上也是带着一丝愤怒,走到苏南跟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原来,老罗锅给苏南买好了东西之后,发现还剩下一些钱,就准备来着春香楼给苏少爷买一盘桂花翅回去尝尝,这春香楼的桂花翅,可是有名的很啊。 结果在老罗锅坐着等菜的时候,宇文家的二少爷走过,看到这罗锅觉得很有趣,就要给老罗锅治治病,说是用刀将后背削平了,就能治好了。 老罗锅一听吓得魂飞魄散,这哪是治病,真是要人命啊! 虽然拼命的反抗,但依然是被宇文家的那帮下人打的半死,然后硬生生的用刀砍下去,将老罗锅的罗锅彻底削掉。 但是罗锅怎么可能是这种治法,削平之后,罗锅后背喷出来的血水贱了一地,宇文龙勃然大怒,说老罗锅这家伙不识好歹,给他治病他居然还倒人胃口,简直岂有此理,于是乎,将奄奄一息的老罗锅,掉在了二楼之上。 说完这一切的时候,那中年男人看到苏南的眼睛,已经泛起了红润,红润当中,透着一股冷漠,要秒杀一切的冷漠! 苏南的长剑,缓缓的指着这座酒楼,声音清冷无比。 “闲杂人等,速速退下,今日,我苏长青,要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