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8章 大开杀戒(下)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578章 大开杀戒(下)

祁峰皱了皱眉,没想到为了一个老奴,居然会引起这么一番血腥的场面,小声的说到。 “兄弟,今日的事情可能是我们的错,我替我家主子给你道歉,希望你能息事宁人。” 祁峰并不是惧怕苏南,只是这一次二少爷出门是偷偷的出来的,如果被大少爷知道了,恐怕会牵连到祁峰的身上,能息事宁人那是最好不过了。 苏南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若是道歉有用,我练就这一身武艺,又有何用?” 祁峰脸色阴沉下来,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油盐不进,当下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说到。 “楼上的,是皇城宇文家的二少爷,没必要因为一个老奴,而造成如此不快,我不想和你动手,你滚吧。” 苏南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老奴?就凭这两个字,我就应该杀你!” “杀我?真是狂妄,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上路!” 呼! 祁峰手中的长刀一刀砍过来,带着呼啸的风声,破空而出! 苏南缓缓的仰起头,长剑在手,轻叹一句。 “苍生愚昧,我只有靠手中长剑,斩尽世间不平。” “死!” 铿! 苏南一剑斩下,和祁峰手中的长刀直接在空中一个对碰! 那锋利无比极其坚硬的长刀,在玲珑剑的面前就如同豆腐一般直接被一分为二,祁峰的脸色陡然大变,大喝一声。 “二少爷快跑!” 祁峰自知不是对手,只希望能拖延一下时间,让二少爷全力逃跑,如今手无寸铁,但祁峰依然是冲了上去,一拳轰出! 苏南的眼神目视前方,对于祁峰的攻击仿佛熟视无睹,左手一掌,轻轻的推出,掌心噼里啪啦的,有一丝雷电闪动。 噗! 一掌印在祁峰的胸口,让他整个人都痉挛起来,天雷的灼烧力量,瞬间让他筋脉尽断! 砰! 祁峰的身体瞬间飞了出去,天人境的高手,竟然都阻拦不住苏南十秒钟! 两招,两招便解决了宇文龙的贴身侍卫,这家伙,到底是谁 此时的宇文龙还在喝着酒,刚才祁峰的那一声大吼他根本就没当回事,但是当祁峰的尸体飞过来,重重的落在地上的时候,宇文龙的脸色终于变了! “你你是何人!我是宇文家二少爷!” 苏南的脸色依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宇文家?不认识,别说宇文家了,就算今日站在他面前的是城主的儿子,他都要死! 宇文龙的几个狐朋狗友,早就吓得魂飞破散,他们都是普通人或者是低级的修炼者,完全抵挡不住苏南的气势,看着他拎着沾血的长剑,一步一步走过来,如同嗜血杀神一般,宇文龙的脸色渐渐的变成了猪肝色。 “你你干什么,我大哥是宇文皇,你难到不怕我大哥的报复吗!” 苏南随后挽了一个剑花,散发出的剑气直接将那几个狐朋狗友斩杀,溅出来的血花,直接喷了宇文龙一身,差点没把他吓得昏过去。 苏南就像是拎着小鸡一样,把宇文龙拎在手里,走下春香楼,站在门口,转身随手一剑! 轰! 这无比华丽的春香楼,瞬间被苏南斩成两段,一分为二,轰然倒塌! 苏南将老罗锅的尸体背在身后,一步一步的离开众人的视线。 看着倒塌的房屋,还有满地鲜血的情形,所有人都不禁后背发凉,倒吸一口凉气,这谭家,好狠辣的手段啊! 只是不知道被苏南拎走那人,是哪家的少爷,下场一定会很凄惨吧。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西海城中,所有人都知道了谭家少爷的举动,真是大快人心,谭家的行事作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雷厉风行,如此眼中揉不得沙子了? 听说最近谭家还得到了一个四台灵阵,看来,谭家真的要崛起了! 苏南背上背着老罗锅,手里拎着宇文龙,走到之前苏南选中的那块风水宝地,眼神中含着一丝泪水,自言自语的说到。 “老罗锅,是我害了你,希望你葬在这里,入土为安。” 将宇文龙扔在地上,冷冷的说到。 “把老罗锅埋了。” 宇文龙被苏南弄的七荤八素的,满脸鼻涕眼泪,带着哭腔说到。 “为什么,他不过是个下人而已,你至于吗!” 苏南锋利无比的剑尖,刺进宇文龙的肩膀,冷冷的说到。 “在你眼里他是下人,在我眼里,你又何尝不是下人呢?埋!” 肩膀上的剧痛,让宇文龙明白,这个男人就是魔鬼! 赤手空拳,看着苏南似乎也不准备给他工具,只能跪在地上,用两只手挖土。 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宇文龙的手指都磨得全是血,他从小娇生惯养的,何时受过这等委屈,但是他却根本不敢停下来,只要是他动作慢了一点,苏南直接就一剑刺过来。 此时宇文龙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了,老罗锅身上的每一处淤青,苏南全都用剑痕还了回去。 半个小时,宇文龙的手指都已经磨烂了,终于挖出了一个大坑,在苏南的威逼之下,将老罗锅埋葬了进去。 “跪下,磕头。” 宇文龙哪敢有任何的犹豫,跪在地上,咣咣咣的磕头,满头的鲜血全都印在了老罗锅的坟前。 小豆包一边哭一边骂。 “活该,活该,你该死!呜呜呜” 不管如何的虐待宇文龙,老罗锅都无法死而复生,苏南的脸上露出一丝悲凉的神色,有些愧疚的说到。 “老罗锅,是我对不住你,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小豆包,你去那边等我。” 似乎知道苏南要做什么,小豆包赶紧跑开,不敢回头看。 宇文龙吓得已经大小便失禁,浑身瑟瑟发抖,那模样有些可怜。 但是可怜,就能饶了他么?他在虐杀老罗锅的时候,老罗锅不可怜么? 终生平等,也许,苏南未必能照顾到天下苍生,但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必然要管,手中长剑,为的,就是斩尽不平! 砰! 一脚踢在宇文龙的胸口,胸骨直接被踢碎,后背忽然突起一块,就像是罗锅一般,苏南一剑挥下,血溅四方! 老罗锅,一路走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