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一个客户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60章 第一个客户

卧槽! 看到这个结局的时候,不禁所有人都在心里这么骂了一句。 这特么还是妹子么,也太猛了? 哪有妹子打架用头去撞人家的! 只有苏南才知道,这个妹子就喜欢用这招,上一次就差点在她的脑袋上吃了亏。 睁开眼睛一看,尹佳明果然躺在地上开始哀嚎。 嗯,还行,不算太惨。 虽然尹佳明被打倒在地,但是这帮家伙没有一个去关心他的,开玩笑,那可是尹犊子,根本不用管,一会就好了。 所有人都把陆菲菲围了起来,开始问东问西。 “妹子啊……不,大姐,你真是太猛了,你这功夫跟谁学的?” “是啊,大姐你教我们两招吧?” “大姐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 面对着这么热情的询问,陆菲菲真是不做所措,赶紧指着苏南。 “你们去问他吧,我是他的手下败将!” 这下子这二十来号人看苏南的眼光就已经有些变化了,一个妹子都已经这么猛了,居然是这个人的手下败将?那他得多厉害? 他们可再也不会以貌取人了,毕竟刚刚以貌取人那个家伙,此时正躺在地上捂着鼻子哭呢。 十几号兄弟再次转移阵地,直接把苏南包围起来。 “大哥,你以后就是我老大……” 看着这帮七嘴八舌的人,苏南瞪了瞪眼睛,大喝了一声。 “立正!” 即便已经退伍两年多了,但是听到这个最基本的口令,所有人的反应还是十分的同意,就连尹佳明也不顾擦鼻子上的血,直接就站了起来,军姿直。 看着这帮老兵整齐的站着,苏南仿佛又回到了部队一样,心里微微有些感触。 “全体都有,坐下!” 所有人的动作整齐划一,直接席地而坐,而苏南坐在他们的面前,仿佛有一种错觉一样,面前这个人就像是他们在新兵连时候的教官一样,在休息的时候给他们讲一讲有趣的故事。 习惯了这个气氛,后面的尹佳明立马就开始提问了。 “老大,你是咋把那个妹子给制服的啊!” 对于刚刚和陆菲菲的打斗,尹佳明已经服的不能再服了,虽然说是轻敌被人家一招就给干倒了,但是他绝对不会找借口,输就是输。 如果在战场上,自己这种轻敌和一时大意绝对会让自己丧命的。 而且就凭刚才的一个照面,尹佳明自己也有了一定的判断,就算是自己全神贯注,也绝对不是陆菲菲的对手。 所以他现在最好奇的是,这个苏南是怎么把陆菲菲给打服的? 苏南想起和陆菲菲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爽朗的笑了起来。 而陆菲菲也产生了同样的回忆,站在旁边,脸色通红,指着苏南的鼻子。 “不行,你不准把撕我裤子的事情说出去!” “哟!” 这帮大头兵瞬间就开始起哄了,撕裤子?真是太劲爆了! 陆菲菲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干脆直接就跑到屋子里去了! 苏南则是一脸的无辜,老子还什么都没说呢? 转过头一看,这帮大头兵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当时我也是迫不得已,十分不情愿的才撕了她的裤子,话说当初这**化装成一个石头,老子一个苏式连环屁……” 苏南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故事来,当初在部队的时候,也是这样给那帮新兵蛋子们讲各种各样的段子,天南海北的,这种气氛,让他们十分的喜欢。 一片其乐融融之后,苏南便开始介绍叶玉兰和白子雅。 当所有人看到叶玉兰的时候,尽管这帮人都有着很强的自控能力,但仍然是不禁看呆了,甚至有的已经流出了口水都浑然不觉。 周强赶紧咳嗽了一声,才没有让自己这些个兄弟们继续的失态下去。 “这位是白雀堂的堂主,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她说了算。” 虽然被一个女人管着有些不太习惯,但是这帮人对于苏南已经有些佩服了,毕竟刚刚陆菲菲的出手已经让他们有些震撼,而看这叶玉兰和苏南两个人肯定要比陆菲菲还厉害。 一帮人坐在了院子里开始商议一些事情,大家伙听到苏南说要成立公司收保护费的时候,都有些惊讶,虽然对于收保护费十分的抗拒,但是听完了细节计划之后,大家就释然了,原来保护费还可以这么收? 听起来挺爽啊! 而且苏南给出的工资也比当保安要多很多,他们几个当然很愿意。 倒是不是说当保安不好,只不过在那种到处都是小白领的公司里当保安,就不得不看领导的眉眼高低,这帮人虽然没什么社会地位,但从部队里出来的,心里难免有些傲气,最不愿意做的就是溜须拍马的事情。 有了苏南给的五百万,叶玉兰也点头同意了重新置办一个大本营,毕竟他们现在这个小房子是装不下这么多人的。 看到周强他们这帮人的身手都不错,叶玉兰十分满意,最关键的是,他们曾经是一个小队,那种默契感根本就不用培养,有组织,有纪律,只要优秀的指挥官,那么这股力量是绝对不容小觑的! 接下来的时间,陆菲菲便担任了他们的教官,这也是尹佳明强烈要求的,也许在外人看来让一个女人来训练自己真的是很丢脸的事情。 但是他们不这么想,只要实力强,就算你是个三岁的小孩子,我拜你为师也不算亏。 安顿好了这帮人之后,苏南便拉着叶玉兰去见他第一个客户。 叶玉兰有些疑惑,“虽然我是名头上的堂主,但见客户这种事情干嘛要叫我去?你去不就好了?” 苏南看着叶玉兰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叶美人儿,叫你去当然是发挥你的特长,你这自吹自擂的功夫,我可是望尘莫及啊。” 叶玉兰瞪了他一眼,表情十分无奈,不过既然苏南已经说了,那就去会会这个闫东吧! 二人来到零度酒吧,这里的几个经理和服务员都认识苏南,很顺利的就把他们两个带到了闫东的住所。 闫东十分热情的招呼两个人,“不知道苏先生大驾光临,有什么事情?” 苏南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香烟,淡淡的说到。 “收保护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