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9章 天蓬结义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629章 天蓬结义

对于明天的大比武,苏南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不过就是几颗聚灵珠吗,那种奖励苏南根本就看不上眼。 “那唐朝若是明日再敢挑衅,我教教他如何做人的。” 说完之后,苏南就奔着庞将军的房间走去。 当唐朝回到军营之后,看着那些手下期待的眼神,心里就更加的憋屈了,满脸郁闷铁青的把刚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唐朝小队瞬间就郁闷了下来,虽然之前欺负天王军欺负的挺痛快的,但是他们现在的下场也太惨了点吧? 不仅是菊花隐隐作痛,那极品朝天椒的辣,让他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被人这么欺负了一顿,结果还不能报仇,没地方说理去,唐朝队长居然还帮天王军求情,这真是 此时唐朝小队心中的忠心已经有一丝晃动了,跟着唐朝,居然有这么大的窝囊气,换位思考,看看人家天王军,虽然一个个都年纪不小,但是出了事情人家苏副将真的敢上啊。 作为士兵,当然希望有一个护犊子的将领,而不是被欺负了处处畏手畏脚,不管怎么说,唐朝小队心中还是有一丝嫉妒之心的。 “队长,明天的大比武” 唐朝轻轻的一挥手,脸上露出阴沉的神色,冷冷的说道。 “你们放心,明天,我会让他把今日的侮辱连本带利的都给我找回来!区区三品天人境而已,我明日就会让庞将军知道,他看好的苏长青,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苏南走进庞将军的庭院,根本也不用人通报,整个天蓬的人都知道苏南和庞将军关系好,所以侍女什么的压根就没通知。 正在院子里练武的庞将军,看到苏南走进来,脸上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 “哟,可是来找我老庞喝酒?”军中将领,哪一个不好酒?喝酒不难,难的是酒逢知己。 苏南笑了笑,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子跟前,淡淡的说道。 “将军,喝酒不着急,我有一事相求。” “哦?说来听听。” 庞国胜看到苏南如此严肃,也是赶紧坐了过来,洗耳恭听。 “将军,你应该也能看的出来,我不是九霄城的人,我是来自云荒的。” “哦?原来是云荒啊!” 庞国胜自然知道苏南不是九霄的,虽然庞国胜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既然要重用苏南,对他还是要进行一番调查的,当然,调查并不是因为不相信苏南的人品,而是怕苏南的身世有问题,万一苏南的父母或者是师父什么的跟府主有过节,此人肯定是万万不能用的。 不过还好,苏南是云荒的。 “九霄,云荒,天蓬,火烈,咱们都是一个洞府的,说起来,就是老乡啊!” 苏南笑了笑,他很喜欢庞将军这种不拘小节很亲切的感觉,但有些话还是要说在前头。 “将军,我父亲,我妻子,我师父,全都在云荒,尽管我现在投奔与你,但我最终还是要回到云荒的。” 听到苏南这句话,庞国胜的脸上露出一丝沮丧的神色,这并不是苏南不想呆在这里,有这么一个将军罩着,苏南吃好喝好,生活美滋滋的,自然是恋恋不舍,可云荒还有人在等着他,苏南不能就这么一直赖着不走。 庞国胜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好吧,既然你的根在那里,我也留不住你,不过凭你的聪明才智,一个副将绝不是你的尽头,将来也许你会成为城主,甚至会成为府主,到时候我老庞就是你的手下了。” “呵呵,将军谬赞了,不过我听说回云荒,要经过天雷海?” 庞国胜点了点头,“的确,进入云荒需要渡过天雷海,那天雷海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过去的,里面危机重重,光是那天雷就已经让人受不了了,更不用说那海中的妖兽了,不过倒是有一条陆路,只不过这条陆路,却是要通过别的府,这就有些不太妥当了。” “哦?去别洞府,有危险吗?” 庞国胜脸色凝重的说道,“如果是平常的话,借用一下路谁也不会发现你是外地人,可是现在,那楼玄洞府和我们青天洞府正是水火不容,两个洞府之间的关系,简直比我们天蓬和九霄的关系还要恶劣,那各种关卡你根本就过不去。” 苏南也是皱了皱眉,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渡过天雷海的话,恐怕会生命危险,但如果绕路走楼玄洞府的话,按照庞国胜的说法,恐怕会更加的困难的。 庞国胜脸上露出一丝愁容,无奈的说道。 “你想什么时候走,我找人护送你一下,实在不行咱们就偷渡。” 苏南笑了笑,他已经在这里麻烦庞国胜很久了,不能临走的时候再麻烦一次庞国胜,那苏南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我苏长青贪个大,叫你一声庞老哥,在这九霄和天蓬当中,也就你真心待我,你给了我这么好的条件,我苏长青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留在这里,等着为你立一功,只要立了一功之后,我便出发准备回云荒,至于我怎么回去,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好了。” 庞国胜又是唉声叹气的,他跟苏南更是王八看绿豆看对了眼,怎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他也改变不了的事情。 “长青兄弟,你可想好了,现在云荒真是兵荒马乱,那里连个城主都没有,你去了前途有些渺茫啊。” 苏南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家父是云荒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苏战辰,不知道庞将军听说过没有?” “苏战辰?此人我听说过,九品尊王境,有大将之材,若是他的话还真有当城主的可能。好吧,你看中了我哪些人,可以带走一部分,加上你的天王军,想必帮你父亲平定云荒,不成问题。” 苏南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中有意思感动闪过,站起来对着庞国胜深深的一个鞠躬抱拳。 “多谢庞将军爱戴,我苏长青何德何能,能得将军如此厚爱若老庞你不嫌弃,你我结为异姓兄弟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