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0章 别人许我一株桃李,我报他人整个江山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630章 别人许我一株桃李,我报他人整个江山

庞国胜愣了一下,随即喜笑颜开,一把拉住苏南的手。 “庞某正有此意!” 说罢,庞国胜叫侍女准备了黄纸,香炉,两人直接在这庭院之中跪拜苍天,结为兄弟。 结拜的过程虽然很简略,但二人心中都明白,对方并不是那种讲究排场的人,这种话既然能说得出口,那在心里自然就是认下了这个兄弟。 苏南在心里不禁感慨,他其实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无论是在地球上还是秘境中,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他的好,别人许我一株桃李,我报他人整个江山。 庞国胜更是欣喜若狂,干脆直接就让侍女把他几十年的珍藏拿了出来,八坛陈酿放在苏南的面前,脸上带着一抹得意之色。 “苏老弟,这是庞某珍藏的三十年猴儿酒,今日你我痛饮一番!” 三十年猴儿酒? 苏南不禁颇有兴趣,直接好爽的打开一坛,端起酒坛子咕嘟咕嘟往嘴里灌,如同牛饮一般。 这猴儿酒打开封蜡的一瞬间,酒香四溢,浓醇的酒香中,竟然还夹杂这一丝水果的香味,咕嘟咕嘟喝了两口,苏南放下酒坛,脸色颇为震惊。 “这这是果酒?” 这酒不仅是有劲儿,而且果香四溢,苏南甚至从其中品尝出十几种水果的味道。 这倒是让苏南有些惊喜,世间居然还有这种美酒? 庞国胜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被人夸赞了一样,有些卖弄的说道。 “这猴儿酒并不是人所酿造,而是猴子酿造的,猴子好酒,将山上千奇百果全都存放在树洞当中,树洞地下的果实,被上面的果实挤压,破裂,产生果浆,在树洞中一直发酵,便成了酒。 而真正的猴儿少之又少,极其的稀有,当猴儿酒初酿的时候,第一滴滴落下来的酒,称为百果酿,这一滴酒不腐不败,能留存百年,我这八坛子,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百果酿凝聚而成的猴儿酒,这,才是上品。” 苏南不禁大开眼界,怪不得这酒如此香甜,原来竟然这样的难得。 话音落下,苏南更是端起坛子牛饮,看着他咕嘟咕嘟的模样,庞国胜不禁有些无语和心疼。 “苏老弟啊,这酒可不是你这么喝的,你得细细品味啊我靠你给俺留点!” 八坛美酒,在两个将军面前,根本就不在话下,百果酿成的猴儿酒,进了两人的肚子,脸上都带着一丝微醺的状态,庞国胜拍了拍苏南的肩膀,露出一丝感慨的表情。 “俺老庞这一辈子,还真没几个过命的兄弟,虽然俺跟你没认识多久,但是俺老庞一眼就看中了你,若不是你非要去寻你的亲人,俺一定把你留在身边” 苏南苦笑了一声,老庞的性格使然,能当上将军,也是凭着这种赤子之心和一腔热血,这种将军是最凝聚人心的,同样,也是最容易受伤的,苏南本来想提醒一下庞国胜要提防许云飞,但这话在心里想想可以,说出来未免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那许云飞给苏南的印象,就是精明,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不管,一心只读圣贤书一样,但其实他心里一定比水还清,如果是他有加害庞国胜之心,凭老庞这个脑子定然是不够他算计的。 叹了一口气,苏南还是没说出口,希望老庞傻人有傻福吧。 看着老庞的那把银枪,苏南不禁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老庞,你的枪法不知道如何?” 庞国胜愣了一下,提到这件事情,他立马精神起来。 “俺老庞八岁练武,练得,就是这一手杀人枪,你说如何?” 苏南心念一动,战神枪跃于手中,铿的一声,枪头杵在地上,挺胸抬头,一股豪迈之情油然而生。 “庞将军,此枪乃是家父苏战辰之物,我虽然不是很精通枪法,不过对于枪我很喜欢,敢不敢跟我比划比划?” 庞国胜愣了一下,随即狂笑起来,“跟你比划比划?你小子的枪法我可是见识过,当日冲到我面前说了一句‘算你牛逼’然后掉头就跑的人,是不是你?” 苏南老脸有些挂不住,直接走到院子中央,将庞国胜的枪扔了过去,喝到。 “少废话,今日我苏长青非教教你怎么做人!” 说罢,苏南直接提枪而上,两人瞬间纠缠在一起。 若是论兵器的话,苏南当然是最喜欢剑,毕竟剑是兵中皇者,而且他又是拥有天下最厉害的剑。 不过若是在战马上,或者是其他的坐骑上,两军交战的时候,那就不适合用剑了,毕竟剑的长度有限,远远不如枪和长刀的威力。 庞国胜和苏南战斗自然是不能使用无双,若是论修为的话,恐怕庞国胜一巴掌就能拍死苏南,两人很默契的谁也不使用无双,只凭招式和反应,刚开始庞国胜还不以为意,然而渐渐的,脸色凝重起来,苏南这家伙的枪法,有些犀利啊。 枪,其长而锋利,使用灵便,取胜之法,精微独到,其他兵器难与匹敌。故称为“百兵之王”。 十八般武器当中,就数枪法是最难学习的,故有俗语‘年棍,月刀,久练枪。’意思是棍法需要一年,刀法需要一月,而枪法,却是需要长久的练习,庞国胜练枪四十年,没想到跟苏南竟然不相上下。 战神枪舞动时,寒星点点,银光皪皪,泼水不能入,用以临敌,矢石所不能摧。 “好枪法!” 铿的一声,二人各退数步,庞国胜不禁发自内心的赞扬了一句,苏南的枪法,的确是犀利无比,永远的进攻,真是让人头疼。 苏南此战,也是收获颇丰,庞国胜身上有很多值得他学习的东西,认了这个兄弟,苏南真是感到荣幸。 看着金光闪闪的枪头,苏南的思绪,不禁飘到了云荒。 此时在云荒城,锦瑟区当中,一个将军正在擦拭着他那杆伤痕累累的长枪,旁边的侍女小声的说道。 “将军,这杆枪已经钝了,换一支新的吧?” 苏战辰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枪扔在地上。 换?换也换不到一杆顺手的。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629章 天蓬结义

下一篇   第1631章 云荒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