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1章 节操呢?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661章 节操呢?

抢粮草? 这招也够狠,够阴险! 张一博和孙老瘸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从这句话就能看得出来,粮草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多么的重要。 对于士兵们来说,吃的东西可能不那么重要,但是淡水就比较重要了,而且更关键的是,如果马没了吃的和喝的,那对于整个军队来说,战斗力会减弱很多。 苏南本来是准备将九霄军所有的粮草全都抢回去,然而来到粮草库之后,却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俩货没有空间道具! 什么空间戒指空间镯子的,甚至连乾坤袋都没有。 苏南简直无语到了极点,这俩穷货也太穷了吧? 既然他们两个没有,苏南也不太好暴露自己的玲珑空间,只能干笑了几声说他也没有,招来了两位手下无情的嘲笑。 苏南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以后的确是需要搞一个空间手镯来掩饰一下玲珑空间了。 记得当初和冷妃分别的时候,陈逍遥给了冷妃一个酒葫芦,说是空间道具,现在回想起来,早知道老子当初也要一个好了。 要是陈逍遥知道一定会吐血身亡,那特么可是一品法宝啊!你说要老子就有啊! 既然没有办法带走了,那这些粮草就只能烧掉了,也正好省去了苏南他们骗那些守卫粮草的士兵了。 正在苏南准备冲过去的时候,孙老瘸忽然一摆手,咧着嘴露出一口黄牙,脸上一副猥琐的模样,指了指最里面的帐篷,笑吟吟的说道。 “将军,那是谭瑜心的帐篷,既然是放火估计你们两个就够了,我进去看看能不能顺点什么出来。” 苏南无奈的笑了笑,心想这要是公孙六在身边,估计那谭瑜心的空间道具都能被偷出来。 “行了,你快去快回,我二人直接硬闯。” 话音落下,张一博悄悄的走到守粮仓的两位士兵跟前,面带微笑。 “你干什么的!“ 张一博没穿军服,穿着老百姓的衣服,这样比较符合他男宠的身份,所以一出面就被人家士兵给认了出来,不过张一博忍了这么久,终于能爆发出来了。 嘴角勾起一抹和他相貌十分不符合的凶狠笑容,冰冷无比的说道。 “老子是来取你们狗命的!” 铿! 从腰间,一把软剑抽出来,细长的如同蛇一般蜿蜒而去。 铿铿! 两个守卫也是实力不俗,而且苏南也交代过张一博,能不杀人就不杀人,兵不血刃,才是目的。张一博和两个守卫的交手,瞬间让整个营房一下子炸了起来,只不过一个个都迷迷糊糊的,正在熟睡当中,有的衣服都来不及穿,拿着武器就直接出来了,那副懒散的模样,想必都要归功于谭瑜心将军了。 有了张一博吸引火力,苏南在营房的后面没有丝毫的压力,犹豫了一下,苏南还是决定使用昧火,这么大一个粮仓,今晚没风,点燃了估计很容易就被扑灭了,既然要烧,就烧一把狠得。 苏南手中,一团紫色的火焰燃烧起来,轰的一声,火苗被苏南扔进粮仓当中,天干物燥,**,一瞬间,粮仓就像是爆炸一样的燃烧起来,苏南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昧火的效果居然这么强悍! 那一个爆炸声音让所有人都呆滞了那么一两秒钟,但就是这一两秒钟,给了张一博和孙老瘸逃生的信号! “撤!” 三人早就商量好了,分头撤离。 漫天的火光将所有的士兵都吸引了过来,谭瑜心也是刚刚穿上衣服,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女将军就是这样,穿衣服不可能像男人那样豪放,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找内衣就找了很长的时间!而且还没找到! 看到粮仓那熊熊大火,谭瑜心的脸色阴沉如水,如果这阴沉的表情能够救火,谭瑜心一定能将它扑灭。 “来人,赶紧救火!” 听到谭瑜心下这个命令,众位小队长不禁再次失望了一下,女人就是女人,这谭瑜心之前就是个普通家族的大小姐,哪知道什么打仗的道理,这种时刻很明显应该先封锁营帐,追捕放火之人。 不过既然粮仓已经被烧了,他们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反而还会好心没好报,粮仓烧了正好,估计没有粮食了他们就只能撤退,本来这次战斗他们就不想参加,以前跟着宇文飞将军的时候,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他们郁闷,谭瑜心何尝不郁闷? 心里暗暗的气自己,就是给那几个小队长好脸色了,她当初就应该更加的强硬一些,直接杀过去将苏南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就好了! 熊熊烈火足足烧了一夜,让这些士兵极其无语的是,这火焰也厉害了吧,怎么扑都扑不灭,这么多人就算是不能将所有粮食都救下来,起码能救下来一些大米白面什么的吧? 结果现在可倒好,连饮用水都没给他们剩,完蛋了,彻底完蛋了。 修炼者三五天不吃饭没问题,但是三五天不喝水谁也受不了,况且还是在如此炎热的天气,第二天一早,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丝兴奋的光芒,因为他们要回去了,而且这一仗根本就没交手,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算是败仗,他们真的不想在这个如此炎热的天气继续耗下去了。 谁知世事难料,正在大家都等着执行撤退的命令的时候,谭瑜心却是一声令下。 “所有人,随我出征,今日势必要取那姓苏的项上人头!” 说罢,谭瑜心直接就带兵冲了出去。 大家虽然十分的不愿意,但是没办法,战场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估计谭将军也是想趁着大家还不渴不饿的时候,直接杀对方个措手不及,然后回家,这种结局,九霄众人表示还可以接受。 就在三千大军跟随者谭瑜心来到河边的时候,集体愣住了。 因为苏南他们,向后撤了。 而且撤的并不远,只是撤退了一条河的距离。 之前是在河边,但是是在距离九霄比较近的那一边,而现在,却是退了回去。 这下让谭瑜心差点没一口血呛进肺里,之前不是挺横的么,烧了我们粮草就撤退?节操呢? (本章完)

下一篇   第1662章 料事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