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8章 父子相认(二)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708章 父子相认(二)

第一次听到苏战辰的声音,苏南显得有些局促,忐忑不安。 跟着白闯进入大殿,只见一个魁梧英俊的男人坐在大殿上头,一身褐色的盔甲威风凛凛,剑眉凛目不怒自威,眉宇之间能看出来和苏南有一丝相似,但气质却有很大的差距。 苏南在地球上便率兵打仗,到这里当上了将军更是如鱼得水,所以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戮的气息,如同军阀一般。 而苏战辰的身上却是一副君主的气质,而且是那种惟贤惟德的君主气质,有勇有谋,帝王之相。 看着苏南和孙老瘸二人走进来苏战辰的眼神微微有些闪烁,苏南的眼睛,和谭梦晨的眼睛好像…… 不过苏战辰还是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的儿子,微微一笑,走下宝座迎接。 “这位小兄弟,便是当初名震武林盟的那位吧?” 没等苏南说话,白闯已经在旁边介绍道。 “将军,这小兄弟名为苏长青,乃是天蓬城的副将,前几日辞了副将一职,前来投奔将军。” “哦?!”苏战辰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小小年纪就能当上副将?“真是英雄出少年,你来投奔苏某,真是让苏某蓬荜生辉啊!” 看到苏战辰如此热情,苏南倒是有些不知所措,“呃,我之前靠着苏将军的威名侥幸逃过很多生死劫难,所以前来报答。” “哈哈哈,好好好,前几****军中一位猛将刚刚离开,正是缺人之际,也不知道子豪现在怎么样了……” “嗯?将军你说谁?” “我们之前的副将之一,李子豪,你认识?” “呃,不认识,不认识。” 苏南小小的撒了谎,心中有一丝遗憾,看来在这云荒是不能和李子豪碰面了啊,也不知道那小子混得怎么样了,那副路痴的样子,居然还敢出门?若是以后有机会,苏南还是要找到他照料一番的,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咱的大舅子。 “来,长青小兄弟,快请坐。”几人坐在大殿当中,对于苏南的赞赏,苏战辰毫不吝啬。 “我听白副将说过,当日你在武林盟大会力压群雄,甚至连乐天掌门都不放在眼里,硬是当着人家父亲的面,杀了人家女儿?” 苏南心中有一丝紧张,点了点头,看着苏战辰的眼睛试探性的问道。 “没错,不知道苏将军觉得我这件事做的如何?” 苏战辰微微一怔,不过随即哑然失笑,看来是这个小兄弟担心他在自己心中的印象不好啊。 “我觉得做的很好,好男儿就给该侠肝义胆,快意恩仇,既然有了能够承担后果的责任,那就放手去做,你来投靠本将军,在我麾下,亦是如此。” 苏战辰这么说,其实就是让苏南放心,你在我手下有人得罪你,你依然可以放手去做,人家千里迢迢辞了副将来投奔,若是连这点待遇都没有,那真是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苏南却是有些失望,他想听的,不是这些官腔的评价,而是一个长辈对晚辈发自内心的评价,只可惜,不亮出来身份之前,恐怕苏战辰的态度一直会是这样了。 苏南犹豫了一下,想把那根战神枪拿出来挑明身份,“其实,我……” 正在苏南准备亮明身份的时候,忽然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有些激动的说道。 “将军将军,牛博宇来了!” 苏战辰面露喜色,激动的说道,“我亲自去请!” 苏战辰快步的走出房间,雷厉风行,看来这牛博宇还真的是个大人物。 小婵看到有陌生人,赶紧解释道,“牛博宇是火烈城城主牛丰神的儿子,这次来云荒是给将军助阵的!” 呃…… 苏南简直无语了,这牛丰神的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好像是几个月前就让他派人过来帮忙,结果现在才到? 莫非这帮家伙是从楼玄洞府那边绕过来的? 幸亏苏南当时没从那边走,否则真的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到这里。 小婵低着头,脸上一副乖巧的模样,不知道为何,总感觉对面的这个年轻男人对她有敌意,眼神一直很不礼貌的盯着自己看,让小婵感觉浑身不舒服,小婵的姿色很不错,遇到男人一直盯着她看到也是很正常,不过像苏南这种眼神的还是第一次,就好像小婵得罪过他一样。 “先生,我们认识?” 苏南收起目光,恭敬的说道,“不认识。” “哦,那就好。”小婵的也不再给苏南好脸色,脸上露出一丝警告的目光,意思是既然不认识我,就不要这么盯着我。 苏南其实也不对小婵有这么深的敌意,只是心里那种感觉控制不住,按照苏战辰今时今日的地位,一两个侍女在身边当然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以想到母亲还困在百花宗受苦,心里就有些不好受。 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心态,恭敬的对小婵说了一句。 “大姑姑好,刚才我在想事情,有些走神,请大姑姑见谅。” 这女人虽然只是个侍女,但她是苏战辰的侍女,所以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一般的城主都有两个侍女,而苏战辰此时身边只有一个,就已经让苏南很欣慰了,希望他没有忘了母亲就好。 在大殿中等待了一会,一个白衣男人和苏战辰并肩走来,年纪在二十六七岁,走路的神态和动作看起来是个高手,当然,高手只是相对苏南来说的,一品尊王境对于苏战辰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重点是牛博宇带来的人马。 “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也是新来的,叫苏长……” “苏将军,闲杂人等就不用介绍了,咱们赶紧说正事。”牛博宇冷冷的瞥了苏南等人一眼,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直接坐在了大厅当中的主座之上,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王者姿态,居高临下一般。 苏战辰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悦,不过现在是有求于人,只能隐忍。 “好,牛先生这次来帮助苏某,不知有何要求?”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苏战辰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 牛博宇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别急,这次我不光来帮助你打赢燕玲,我还带来了一个你很感兴趣的消息,关于你儿子苏南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