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6章 竟敢调戏我!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726章 竟敢调戏我!

慕容菲还从来没跟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一下子傻眼了,甚至连脸红都有些慢了半拍。 苏南倒是久经沙场,这种暧昧一刻也不是没经历过,只是慕容菲身上的味道,口鼻之间呼出的香味实在是太让人沉醉了,他有些舍不得离开。 不过上下级的观念苏南还是没忘,要是真的弄得人家府主尴尬了,恐怕以后会给咱穿小鞋啊。 苏南不经意的向后退了一步,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慕容菲呼吸的范围,彬彬有礼的继续给慕容菲讲解。 接下来的话,慕容菲就有些听不进去了,也不知为何心神总是有些混乱,不过慕容菲也不是普通人,这种尴尬既然发生了,而且苏南处理的这么得当,她也有台阶下,恢复了府主的威严,淡淡的说道。 “没想到苏城主年纪轻轻,还有如此领兵才能,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苏南微微一笑,也没谦虚,他的领兵才能可不是天生的,十几岁就当上军官,可不是靠着人际关系,而是实打实的本领。 “府主过奖了,卑职回去就将侯怀仁放出来,告辞。” “等等。” 慕容菲叫住了苏南,这家伙虽然有些不正经,但是绝对是慕容菲现在需要的人才,跟段无痕斗,手底下若是有这样一个心腹,绝对能提升一大截的胜率,奈何这个城主修为实在是有些低,手里的乾坤袋放在苏南的面前,淡淡的说道。 “这个见面礼以后你补给我一份,聚灵珠你先拿去修炼吧。” 苏南微微一愣,似乎也明白了慕容菲的意图,凑上前去调笑着说道。 “府主,你对我这么好,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慕容菲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这厮到处去散播谣言说他跟府主是双修情侣的事情,瞪着眼睛勃然大怒。 “放肆!拿着东西,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南暗暗的撇了撇嘴,这女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名副其实的小辣椒,开个玩笑都不行,这五百聚灵珠虽然是苏南送出去的,但是人家送回来明显就是在拉拢你。 对于府主的怒容苏南除了欣赏倒是没什么害怕的,严肃的说道。 “府主放心,我既然能送你这么多,我就还有存货,我也知道你想督促我修炼,不如……送我点别的吧?” 慕容菲愣了一下,不知道苏南想要什么,只见苏南走到慕容菲的桌子前面,将她手腕上缠着的一个酒红色蝴蝶暗纹的丝巾抽了下来,顺滑的丝巾滑过慕容菲的肌肤,别有一番美丽的精致。 苏南将丝巾缠在手指上,轻轻的放在鼻子前面嗅了一下,“拿着府主的丝巾,我就知道府主时刻在提醒我抓紧修炼,想必定然会事半功倍的,府主再见!” 说完之后,苏南还感叹了一句,“好香。” 半晌过后,慕容菲的脸才从红色变成了铁青,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王八蛋!竟然敢调戏我!” 幸亏府主没经历过这事儿反应慢,也幸亏苏南走的急,否则慕容菲定然不会让苏南好看。 慕容菲的公私分明是出了名的,虽然苏南调戏与她,但是对苏南工作上的认可是绝对不含糊的,立马给许蝶发了文书,说是一场误会,已经准备放人了。 许蝶自然是没什么可说的,面子已经丢光了。 虽然说两人关系好的如同母女一般,但就算是亲母女,被人摆了一道面子上也是过不去的,堂堂一个城主,去了之后竟然被一个代理城主给扣押住了,真是太没面子了,等侯怀仁回来,定然要狠狠的收拾他一番。 苏南回到云荒之后,将两人放了出来,虽然这一次没捞到什么好处,但是苏南却告诉了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们,他云荒不是好惹的,也算是立了威。 “哎呀,候兄,你看这误会不是大了么,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常来往好不好?“ 侯怀仁领着李兴华陪着笑脸,一路上别提多尴尬了,尤其是苏南现在这一副交好的模样,反而让侯怀仁更加的无地自容,手下败将岂敢言勇? 不过苏南这几天倒是好吃好喝伺候着他,还真让侯怀仁对他恨不起来,苏南也知道,对待侯怀仁和对待李兴华可完全不同,李兴华不过是个将军,掀不起什么风浪,侯怀仁可是货真价实的城主,手握重兵的城主,而且是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到什么时候都是真理,以后有事情还需要侯怀仁照料的。 “惭愧惭愧,侯某告辞。” “候兄慢走,改日我定登门谢罪!” 侯怀仁嘴角抽了抽,你登门谢罪,我可不信…… 送走了侯怀仁,苗山孙老瘸等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痛快的笑容,跟着将军混,心情就是好,别管最后捞没捞到好处,反正心里就是痛快,看到这一个大将军一个城主灰溜溜的离开,真是有一种成就感。 苏南看着苗山,忽然说道,“苗山,你跟着我立了不少功劳,这次我当上了城主,没让你当将军,你心里有没有想法?” 苏战辰临走之前已经任命了大将军,白闯跟着苏战辰出生入死多年,当大将军是很正常的事情,要不是苏南当上了代理城主,白闯也只能当个副将军。 苗山愣了一下,没想到苏南会有此问,很不在乎的说道。 “我苗山本身是个奴隶,幸逢将军不嫌弃,才有今天,自由之身对我苗山来说,已经是最重要的东西了,权利什么的,我不在乎。” 苏南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两天,云荒一片欣欣向荣,城主殿也热闹的很,唯一让苏南有些不舒服的,就是他的起居生活都是由小婵来照顾,这让苏南特别的尴尬,虽然之前有小丸子的伺候,后来有琴姐,被女人伺候惯了没觉得什么,但是这小婵可是父亲的侍女,苏南不敢造次。 “那个……婵姨,我自己来就行,您是长辈,不合适。”几天来,苏南早已经在心中接受了小婵,也幸亏是有她的贴心照顾,苏战辰才能有舒适的生活。 小婵手中的毛巾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一声婵姨差点让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上一篇   第1725章 拿人手短

下一篇   第1727章 言归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