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2章 假戏真做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732章 假戏真做

凭现在侯怀仁跟苏南的关系,若是不告诉的话以后说不定苏老弟知道之后心里会不舒服,侯怀仁咬了咬牙,拼着得罪府主的危险,还是提前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苏南,再说了,这件事苏老弟早晚会知道,侯怀仁只不过做了个顺水人情而已。 拿到侯怀仁的信,苏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许蝶这个贱人,还真当老子好欺负了?” 手底下的孔不凡三人听的一阵毛骨悚然,敢骂府主是贱人,恐怕这位代理城主是天下第一人了吧? 苏南本来跟慕容菲没什么关系,之前他随口胡扯也只是为了避免一些小人的针对而已,让那些摇摆不定的人别来找苏南麻烦,结果现在可倒好,许蝶这个贱人直接给老子弄大了,这下真是让苏南有点头疼,这谣言一出来,自己可就是得罪了慕容菲和段无痕两个府主了。 许蝶,别给老子机会,要不然我第一个干翻的就是你! 侯怀仁的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不到三天的时间,整个楼玄洞府,白宁洞府,还有青天洞府全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慕容菲可是无疆神域最美的一朵花,而且还是一朵带刺的花,多少人想要追求她都没这个胆子,也就段无痕仗着背景敢试一试。 然而现在居然冒出来这个谣言,慕容菲居然跟一个城主好上了? 段无痕觉得自己被打脸了,被打的啪啪响,他一个府主,虽然修为不如慕容菲,但好歹也是五品武皇境,看不上自己,居然找了个城主?而且还是个代理城主?据说只是四品天人境的小毛孩? 整个府主殿都阴沉沉的,段无痕的脸色一直就没有好转过,背着手在大殿当中踱步,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对,跟身旁的两个侍女说道。 “你们说,会不会是慕容菲故意恶心我呢?” 两个侍女早就已经被他收了房,自然是心腹一样,也知道府主一直惦记着慕容菲。 “大人,我觉得不是,慕容府主对这种事情一向是从来不回应,就像是大人跟她的关系一样,之前传的那么沸沸扬扬的,结果慕容府主也不出来回应,谣言也不攻自破了,不过我觉得,以慕容府主的性格,不会做出这么小人的事情来的。“ 段无痕点了点头,慕容菲是什么性格他很清楚,公私分明,虽然和段无痕一直是不冷不热的,但是打起仗来手底下可真是不客气。 “那你们的意思,这件事情是那个叫苏长青的小城主传出来的?” “很有可能!” 段无痕脸上露出一丝冷意,一个小小的城主,敢跟我抢女人?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直接一封书信塞进地灵的嘴里,给慕容菲传去。 此时慕容菲的府主殿中,司琴和知书两个侍女也是面露焦急之色。 “府主,现在谣言弄的满城风雨,怎么办啊?” 府主殿上下都急的团团转,唯有作为当事人的慕容菲极其的淡定。 “理他们作甚,这些年这种风言风语还少么?” 司琴无奈的咬了咬嘴唇,“大人,以前传您跟段无痕还算是正常,但是这次传您和苏长青就未免太难听了,本来就是女强男弱,传到后来,竟然有人说那苏长青是大人包养的小白脸……” 噗! 慕容菲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真是倾世倾城。 旁边的司琴和知书都看傻了,平日里要是有人这么传言,慕容菲肯定是勃然大怒,今天不仅不生气,居然还笑了出来,这是什么情况啊! 此时的慕容菲,并没有因为那些谣言而产生什么困扰,反而是在脑子里想着苏长青,这家伙现在一定崩溃了吧,一想到前几天他来自己这里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就觉得好笑。 司琴和知书十分无语的摇了摇头,实在是猜不透大人的心思。 不多时,司琴抓着一个地灵走了进来,将地灵嘴里的信件拆开递给慕容菲,看到是段无痕的消息,似乎是带着一丝质问的语气问慕容菲怎么回事,慕容菲压根就没理他,直接将书信扔在了一边,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质问我? 司琴和知书撇了撇嘴,知道府主压根就是看不上段无痕的,那家伙就知道仗势欺人,欺软怕硬,虽然一直在追求府主,但是修为始终跟不上,所以府主压根就不屑和他有什么交集,当然,除了在战场上。 慕容菲摸了摸空空如也的手腕,想起了某人的样子,嘴角带着一抹微笑。 苏长青,你现在一定是焦头烂额了吧? …… “妈的,老子都这么低调了,居然还有人来找麻烦!“ 苏南此时真是有些着急了,得罪了一个府主可不是好事,看着手下新来的这三个高手,苏南忽然说道。 “我欲往天雷海一去,尔等可愿随我一起发财?” 三人一听天雷海,立马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开玩笑,谁愿意去天雷海送死?你这么点小修为死了就死了,我们可是眼看着就要步入武皇境的人,我们可决不去送死。 三人坚定的表态之后,苏南也是没办法,毕竟请他们来只是坐镇城池的,若是人家不愿意出去冒险,你也不能强求。 正在苏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大将军风尘仆仆的来临,看到他,苏南心情倒是好了一些。 “大哥!” 来人正是庞国胜,门口的侍卫自然也认识庞国胜,立马开门迎接。 “庞国胜参见城主!“ 苏南赶紧伸手扶起,“大哥快别折煞我了,我都焦头烂额了。” “哈哈哈……”庞国胜十分的不以为意,大手一挥豪爽的说道,“这有什么,慕容府主乃是女中豪杰,美若天仙,俺兄弟英姿飒爽,人中之龙,男未婚女未嫁,本身就是天作之合,若是你们不嫌弃俺老庞,俺给你们做个证婚人你看如何?” 苏南哭丧着脸,“大哥啊,你快饶了我吧,我都要有生命之忧了,你还在这取笑我。” “哦?怎么回事?” 庞国胜这个直肠子自然是分析不出来这其中的道道,苏南赶紧耐心的给他解释了一番,谁知庞国胜听完一拍大腿,“老弟,你跟府主假戏真做不就得了?莫非你还看不上府主?”

上一篇   第1731章 散布谣言

下一篇   第1733章 买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