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天价生平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767章 天价生平

苏南当然不敢说实话,随口胡扯。 “尉迟大人说要许给我一百绝色佳丽,让我跟他走……“ 若是说别的理由,邱然还真的未必会信,不过这个理由算是苏南蒙对了,邱然脸色铁青了下来,愤怒的啐了一口。 “不要脸的东西,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就在我这好好呆着,我不会亏待你的,要是跟他去,以后你说不定会变成他那种恶心的德行呢!” 苏南暗暗的撇了撇嘴,心想尉迟白虽然说长相苍老了一点,但是绝对算是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到了邱然的嘴里,就变成了如此不堪,看来这两人之间应该是有不小的过节。 邱然看了一眼苏南,也知道这小子是个人才,能被尉迟白看中的,定然是有过人之处,趁机许诺道。 “你好好表现吧,表现好了我给你转正,你父亲那边我找人调动一下。” “别别别……多谢域主好意,让我多活一阵吧,我现在还有点不想死。” 邱然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来他和段无痕之间的恩怨,这才释然了,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悠悠的说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当着代理城主吧,这是我的地灵,若是段无痕来找你麻烦,尽可通知我。” “好,多谢域主!” 有了这个地灵,苏南倒是心里放松了不少,起码不怕段无痕那王八蛋玩阴的了,老子实在要是打不过,就之能求救域主了。 临走之前邱然还颇有深意的看了苏南一眼,“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慕容菲可是我们无疆域的一朵金花,好好对待她,要不然我定不饶你!” “额,好好好……” 经过上一次,许蝶过生日之后,苏南和慕容菲的绯闻就不是绯闻了,而是瞬间坐实了。 所有人都知道苏南和慕容菲当着众人的面牵手而行,苏长青英俊潇洒,慕容菲似水柔情,除了身份地位修为差了一点,两个人还真是郎才女貌般配到了极点。 许多人听闻这个消息都无法接受,他们暗恋明恋了那么多年的慕容菲,怎么就看上了一个城主了呢? 一瞬间,商会当中苏长青的生平被炒成了天价,十颗聚灵珠的生平,还真是闻所未闻。而且更关键的是,无数人去拜访慕容菲,全都被拒之门外,借口也是非常的敷衍,说慕容菲正在闭关期间,全力冲击神君境。 不过这个借口真是没人相信,你什么时候闭关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明显就是找借口推辞吗,如此一来,更是让大家相信了这个消息。 苏南做梦都没想到,他当初随口瞎说的一句话,竟然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慕容菲闭关冲击神君境的消息,别人虽然不信的,但苏南却是知道内情,看来这水种真的是给慕容菲带来了很多好处,想到此处,苏南又把龟爷骂了一顿…… 正在房间修炼的时候,如诗和如画走进来将一张绢纸放在苏南的面前。 “大人,商会有人送礼。” “恩?这是什么?” 苏南那起来看了一遍,心中暗暗震惊,这不是他来这里做过的一些事情么?竟然记录的如此详细! 就连他去天雷海都被记录在了其中,只不过在天雷海里面做的事情倒是一笔带过,说是不详。 “如诗,这是什么?” 如诗乖巧的坐在苏南的身边,亲昵温柔的说道。 “大人,真是您的生平。” 生平? 苏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脸上有些警惕之色,“这东西是谁弄出来的,他怎么会知道我做过这些事情?“ 如诗愣了一下,没想到大人居然连生平都不知道,耐心的解释道。 “这是商会的副会长所做的,副会长号称先知,可以占卜命运,他将每一个官方的官员的生平占卜出来记录其中,上交给官方存档,也贩卖给其他人。有的老百姓崇拜大人的,就会争相购买。” 苏南深吸了一口气,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他二师父年文秋也很擅长占卜,不过也不能达到如此境界,看来此人不简单啊。 “如诗,你不是说送礼么,送的什么?” “就是大人的生平,大人您不知道,您的生平已经被炒到了天价,现在十颗聚灵珠一份!” 如诗和如画两个人脸色有些激动,生平送过来的时候,她们两个当然先是一睹为快,作为大人的侍女,自然是要了解大人,看了苏南的事迹之后,两人都是心潮澎拜,没想到大人居然是如此厉害的人物! 她们看向苏南的眼神也多么一抹崇拜和柔情,期待大人当上府主,君临她二人的那一天…… 苏南翻了个白眼,无语的说道,“我的生平他送我干什么……算了,收起来吧。” 苏南暗暗的叹息错过了一个发财的道路,要是他自己写生平的话,十颗聚灵珠一张,那不是发一笔小财了?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想一想,毕竟苏南写出去的东西是没有权威的,你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谁会相信啊。 “对了,别人的生平也可以买到吗?” 如画乖巧的回答,“可以的,级别越高的官员生平越贵,就像是今日来的两位域主的生平,都是五颗聚灵珠一份,他们加起来才跟大人一样哦。” 如画脸色微微有些羞红,不过还是笑吟吟的满是骄傲之色,在她们眼中,苏南才是最厉害的,说完之后,还趁苏南不注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满脸通红的跑开了。 苏南无奈的摸了摸脸上残留的余香,看着如画的背影,这丫头比如诗害羞内向,但是心里却是很火热的。 如诗也想效仿一下,可是没有那个胆子,只能跪坐在苏南旁边,低着头两颊绯红。 苏南随口问了一嘴,“慕容菲的生平多少钱,帮我买一份,还有段无痕的。” “不行,大人!慕容菲的没有生平,段无痕的倒是可以买。” “恩?慕容菲为什么没有?” 如诗摇了摇头,“此事我早就听说过,整个官场当中,只有慕容菲的生平没有,商会副会长的解释是他不愿意算,但大家都猜测慕容菲的背景可能不一般,所以不允许售卖。” 如诗话音落下,苏南眉头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