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1章 智斗段无痕(九)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781章 智斗段无痕(九)

段无痕实在是忍不住,猛地站起来就要冲出去,凭他的家世,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李白再次拦住段无痕,满脸警惕的说道,“大人,真是激将计,不可啊!” 段无痕无奈的闭上了双眼,满脸的愤恨之意,他何尝不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是又能如何? 段无痕现在在里面做了缩头乌龟,若是外面的他的手下和女人全都被杀了,那段无痕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当这个府主? 只是段无痕明白,不管他出不出去,苏南都不会放过他的两个侍女…… 邱然脸色一冷,没想到苏南居然敢当场违抗她的命令,目光泛着一丝杀意。 “苏长青,你是不把本座放在眼里么!你以为七尊律那不能越两级的法律就能保住你了?” 苏南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这个七尊律的规定,苏南当然不会指一辈子,之前看邱然还挺顺眼的,苏南还想效忠于她,可如今呢,苏南帮着她打下了整个楼玄洞府,可这女人却因为势利眼为段无痕说话。 若是此时慕容菲站在这里,也不会像邱然这般不堪吧。 尉迟白冷笑一声,“小然,别这么大脾气,他们都是年轻人,火气旺,有话好好说,我相信没必要非弄得打打杀杀的。” 话音落下,苏南的脸上再次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没想到自己遇到事情,还需要别的域主来帮忙说话,这城主当的也真是失败透了。 两人僵持不下,苏南二话不说,一刀就砍了下去,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安儿的脑袋瞬间被苏南砍掉。 “苏长青!我势要杀汝!” 苏南冷笑一声,带着血的刀头遥指段无痕,“狗贼!有胆子别在后面放狠话,出来一战!” 安儿静儿两个侍女跟着段无痕好多年,跟自己的心腹爱人一样,如今安儿就在眼前被苏长青砍了脑袋,段无痕心里的悲愤简直被无限放大! “苏长青!她们两个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她们!” 苏南冷笑一声,“这话说的真好,我大哥庞国胜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杀他?还不是因为迁怒于我?段无痕,我退一步跟你说,我和你也是无冤无仇,只不过是因为我和慕容府主之间的一些绯闻,你就要置我于死地! 今日当着众人的面,我也把话说清楚,我和慕容府主只是上下级关系,你们所听闻的,不过是谣言而已,今日发生的一切,都是你段无痕咎由自取,为了一个谣言,你能杀我,杀我大哥,如此深仇大恨,我恨不得屠你满门!” 说罢,苏南把静儿一把拽过来,带着安儿血迹的刀头再次架到女人的脖子上,再次大喊。 “段无痕,再给你五分钟,不出来,杀!” 刚才苏南已经杀了一个侍女了,现在谁也不会认为苏南这是激将法,这是真的要大开杀戒了。 段无痕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但此时却是一点办法没有,因为外面那两个人未必能保得住段无痕,如果苏南拼命了命的叫人冲上来,那两个域主是不敢参战的,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段无痕纠结万分的时候,忽然一声鸟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远处,一只大鹏渐渐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段无痕瞬间狂喜无比,大喊起来。 “圣主救我!” 能有飞行坐骑的,基本都是圣主以上的级别,虽然大鹏的靠近,一个颇有英气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石青色的长袍,深蓝的的金缕带,头发绑在脑后,乌黑浓密,一双虎目深不可测,体型略显消瘦,倒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邱然和尉迟白都是脸色一变,恭敬的行礼。 “参见圣主!” 圣主! 所有人都惊呆了,竟然把圣主引来了! 就算是他们这种修为级别的人,平日里也很难见到圣主,如今亲眼见到圣主法驾,真是三生有幸! 从这里也能看得出来,这段无痕的背景果然是不简单啊,竟然惊动了圣主。 圣主点了点头,目光扫视全场,最终落在了苏南的身上。 “你便是苏长青?” 苏南见到圣主也没行礼,因为手上还拿着刀呢。 “正是苏某!” 圣主点了点头,“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只是今日的事情你也闹得差不多了,那段无痕被你打的这么惨,此时就此罢了可好?就当给我个面子吧。” 苏南知道,父亲出去的任务就是被圣主指派的,只是具体是什么任务并不知晓,只是今日若是不杀段无痕,日后引来的必定是他疯狂的报复,苏南看到圣主也是来调解的,干脆也不理他了,继续扯着嗓子大喊。 “狗贼段无痕,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人能救你,你给我滚出来,三个数,我立刻砍死你女人!” 尉迟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之前就知道这小子是这幅德行,没想到在圣主面前还是不知道收敛,奶奶的,你要是死了,老子去哪再找人才去。 圣主倒是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看到苏南这幅表现,反而是笑了笑,回头瞪了段无痕一眼。 “没出息的东西,还不把人交出来!” 段无痕愣了一下,想不到这都瞒不过是圣主,站起来对着苏南喊道。 “庞国胜没死,人在我府主殿后院的地窖里。” 苏南瞬间露出一丝惊喜,“冬长老,麻烦您去一趟。” 冬长老点了点头,大家就这么在僵持着,他一个人前去查看,不一会,冬长老果然托着奄奄一息的庞国胜冲了过来,苏南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大哥!” 庞国胜虚弱的抬起头,看着此情此景,脸上生出一抹愧疚。 “是俺连累了你……” 苏南眼眶一红,“大哥何出此言,若是没有大哥,当初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今日也算是帮大哥出了一口恶气!” 圣主冷哼一声,“好了,别上演兄弟情深了,现在你大哥也没死,段无痕你也打了,我现在给你二人调和你看如何?” 苏南点了点头,“好吧,段无痕你出来吧。” 看着段无痕的必经之路,苏南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