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2章 苏小兔降生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792章 苏小兔降生

苏南无语了,难忘今宵下流个毛线啊,明明是你自己思想较龌龊好不好? 看着府主颇有兴趣的样子,苏南忽然说道,“要不我教府主跳个舞?我家乡那边的舞蹈。 ( . . )” “哦?好啊。” 今天春节,慕容菲还是第一次和其他的人过,显得有些兴奋,苏南走到慕容菲的跟前,淡淡的说道,“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然后我扶着你的腰,另一只手……” “不行!” 还没等苏南手呢,慕容菲立马脸色微变,这是什么舞蹈,怎么还要肌肤之亲! 看到苏南那有些迷茫的样子,慕容菲忽然皱了皱眉,我这么拒绝是不是太没礼貌了?跳个舞而已应该没什么吧,而且之前和他又不是没牵过手,既然是人家家乡的特色舞蹈,应该入乡随俗才对。 在心里纠结了几秒钟之后,还是将手放进了苏南的手心里,另一只手有些局促的搭在苏南的肩膀,苏南笑了笑,这个交际舞对于秘境里的女人来说恐怕已经是很极限了吧。 苏南很礼貌的扶着慕容菲的腰,开始一步一步的教她交际舞,还让旁边的司琴和知书随便哼哼点小曲来伴奏。 慕容菲还算是较开明,毕竟身份高地位高,跳个舞觉得没什么,但是这司琴和知书不一样了,她们还是寻常老百姓的想法,如今看到苏长青跟大人都抱在一起了,而且都不避人了,这一看两人是好了啊! 司琴和知书两人相视一笑,脸都是露出一丝红润,看向苏南的目光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充满了小女儿的爱慕之色。 “府主,我说了,你脚步小点,踩我多少次了……” “别废话!忍着!” “……” 苏南搂着慕容菲,看到她低着头认真的模样,心里都是不禁有些敬佩,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慕容菲的专注不是一般人能的。 “府主,这跳舞可不能一直低着头,要不然不好看。” 慕容菲也算是掌握了一点跳舞的技巧,这才抬起头来小心谨慎的迈着舞步,猛然间的一个抬头,慕容菲忽然看见了直勾勾看着他的苏南,两人再次近距离的对视,气氛瞬间凝固在了这里,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心脏也不由自主的快速跳动起来,还是苏南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赶紧松开了慕容菲的手,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府主真是聪明,这么快学的有模有样。” 之前已经尴尬过几次了,慕容菲倒是显得颇为淡定,“嗯,有意思,以后多来教教我。” 苏南干笑了两声,不知道这娘们是什么意思,若是平日里他倒是颇有兴趣跟这个府主调调情,只是今日苏南有别的心事,实在是没这个心思,但是又不愿意破坏慕容菲的好兴致,只能强颜欢笑。 慕容菲倒是也没发现苏南的应付,几个人很欢快的吃了顿饺子,好像一家人一样,除夕夜,子时,司琴知书兴奋的出去放鞭炮,在鞭炮声响起的一瞬间,同时也响起了两人的尖叫。 司琴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满脸惊恐的样子,“大人,快出来看看!” 慕容菲苏南脸色一变,瞬间从房间冲出去,站在门口,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震惊不已。 明明是半夜子时,但整个天空却是异常的明亮,在这蔚蓝色的天空,居然下起了棺材! 一口一口的黑金棺材纷纷从天落下,那副场面简直是让人不寒而栗,在夜晚,明亮的天空雷云交加,这幅情形本来已经很诡异了,在加一口一口的黑金棺材从天而降,简直是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慕容菲见状脸色凝重无。 “禅主!是禅主转世了!” 苏南愣了一下,“什么禅主转世?” 慕容菲脸露出一丝震撼的波澜,缓缓的说道。 “在这个世界,曾经有无数的大能,他们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化境巅峰,但是却始终没有参透长生的秘密,最终坐化。而那些为天下百姓立下功德,口碑甚好的大能,坐化之后肉身不死不灭,化成雕像,受人朝拜,永振万世。 但并不是所有大能都是如此有功德之心,那些曾经作恶的大能,他们死后不愿接受轮回,所以在黑金棺材坐化,也可保肉身不死不灭,而这些人曾经说过,禅主万年一轮回,待到他们的禅主九世轮回出生的时候,便是他们重见天日之时!” 慕容菲说完,苏南也是狠狠的震撼了一下,看来龟爷的说法都是对的,这个世间的那些大能,都死在了长生的这个门槛,他们都不愿意接受轮回,所以肉身才会不死不灭留在世间,如同苏南空间的陈悟东的雕像,这些对百姓立下功德的人,全都存活于世,而那些所谓的恶人,却永不见天日。 禅主九世轮回,终于降世,这天下的格局,也是时候要改变了啊。 慕容菲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似乎在担心着怎么,禅主转世,玲珑剑主问世,如今这些魔头一个个的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头,真的不是一个好征兆。 黑金棺材一口一口的落下,落在地的一瞬间消失不见,半个小时之后,整个天空才恢复漆黑一片,死气沉沉。 如此大规模的黑棺雨,恐怕早已惊动了七尊,只是不知道七尊会有什么样的动静和手段…… 另一边,红尘谷,赵雨荷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走出房间。 “喂,老孙,过来看看,是个丫头。” 孙海洋终于不负众望在红尘谷找到了赵雨荷,而且陈诗曼也顺利产下一女,孙海洋看着自己这个大侄女笑的合不拢嘴。 “哈哈哈,这小模样,跟他老爸一个模子!” “可不是嘛,真是太像了,刚才陈大嫂说名字还是要等苏大哥亲自起,现在只能起一个小名,叫小兔。” “小兔好,呵呵,小兔……嗯?” 孙海洋瞬间愣住了,小兔?苏小兔? 孙海洋脑海瞬间出现了那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脸色十分的古怪。 不对吧?老大不是说过,苏小兔……是颜如玉生的么?

上一篇   第1791章 春节

下一篇   第1793章 卑职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