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1章 再回谭家!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821章 再回谭家!

苏南本来还觉得在邱然和尉迟白中间来回的这么做卧底是一件非常烧脑的事情,不过后来他忽然想通了,既然两个人都不想得罪,干脆就当一个明面的卧底,明面上监督着邱然,邱然自然是心中有数不会为难苏南,回头跟尉迟白说一声,再来一个反间计中计,这边监视着尉迟白,尉迟白也不会说什么。 苏南一拍大腿,没想到问题居然如此简单的就迎刃而解了,痛快! 既然有人给苏南设了欢迎宴会,苏南自然也是不会拒绝,再次来到九霄城,苏南感慨万千,来到海边这个小山包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当初他一脸茫然无依无靠的来到这里,见到了华倾城,见到了小豆包,随即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如今一年过去了,苏南已然成了一府之主,当初认为是庞然大物的九霄,如今不过是苏南手下的一座城池而已。 横渡天雷海,智斗段无痕,折桂丹王会,每一件事干的都是那么轰轰烈烈,却又死里逃生,如今他连五品丹药都能炼制出来,还夺得丹王称号,不仅完成了和段山山当年的赌约,而且还名声大噪。 一年了,时间过得好快。 苏南这一次是一个人来的九霄城,如诗如画苗山他们直接就去了府主殿,交接事宜,把一切都打点好,有了这些得力的手下,苏南的确是很省心,若是再有个能统揽大局的,苏南就真的能当一个撒手掌柜了。 来到九霄,苏南不知不觉的,还是走到了西海那边,当年苏南需要走一整天的路程,如今只需要个把小时,来到谭家门口,苏南倒是颇有感慨,不知道二舅回来没有。 谭家人,唯一让苏南惦记和怀念的,就是二舅谭剑锋,苏南这一次来到秘境,第一个对苏南好的人,是华倾城,第二个就是谭剑锋,作为自家的亲戚,谭家人的那些嘴脸真是丑陋无比,若不是二舅在这里,苏南都未必会再次踏入谭家门。 上一次苏南废掉谭如水的时候,曾经警告过他,希望下一次回谭家,家主是二舅,不知道谭如水有没有照做。 轻轻的推开谭家的门,一阵寂寥的风吹过,当初那特别热闹的家族俨然发生了剧烈的变化,门可罗雀,萧条至极。 还没等苏南走进去,就听见一阵争吵的声音。 “大哥,你抢小孩子的东西干什么,你好歹是个家主!“ 说话之人正是谭剑锋,上一次谭剑锋本来已经都准备离开谭家,离开九霄,然而传来了谭如水被苏南废掉的消息,谭剑锋一时心软,就回到了谭家。 谭如水被废掉一条胳膊,修为全失,看到谭剑锋回来了之后,立马开始打感情牌,一阵卖惨哭穷,最终谭剑锋也是没办法,还是留在了谭家。 长兄如父,尽管谭如水说了很多次让谭剑锋当家主,但是谭剑锋总觉得不合适,大哥如今已经没了修为,最多也就还有三四十年的寿命,跟他抢这个家主之位实在是没必要。 谭如水也是有些倚老卖老的架势,一言不合就装作伤心欲绝要寻短见的样子,弄得谭剑锋十分的无语。 平日里都顺着谭如水,这个残废甚至比以前说话还要有力度了,但是今天真是让谭剑锋气坏了,这当家主的居然抢小豆包的东西。 小豆包梨花带雨哭哭啼啼,一张小脸委屈到了极点。 谭如水手里攥着一小块金色的东西,冷哼一声。 “他的东西?就连他都是我谭家的人,什么叫他的东西?“ 小豆包哭得跟什么似的,盯着谭如水手里的那一小块金子,那是当初苏少爷送给他的一块帝王金,虽然不知道值不值钱,但是小豆包非常的喜欢,一直随身带着,想苏少爷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就算是再饿也都没卖过这块金子。 但是今天一不小心被谭如水给看见了,就被他一把抢了过去,要是别的东西小豆包也就不在乎了,毕竟他要钱也没什么用,但是这个可是苏少爷送的唯一的东西,留个念想还不行吗? 谭剑锋皱了皱眉,神色有些不悦,“大哥,咱们谭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也没必要从小孩子手里抢东西吧?再说了,你要它有什么用,你也不修炼了,咱家也不缺钱。“ 谭如水冷哼一声,“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着想?如今城主对我们谭家爱理不理的,要是再这么下去我谭家就彻底完蛋了,今天新府主上任,正好在我们九霄城为他接风,瑜心作为大将军是有机会见到府主的,没个像样的礼物送出去,还怎么交好府主?“ 谭剑锋有些无语,难道我谭家就只能靠送礼才能保住地位了么? 自从谭如水被废了之后,九霄城真是无人可用,谭瑜心顺理成章的就从副将被破格提升为大将军,如今也差一点就突破尊王境了,也算是谭家的希望。 谭如水尽管自己被废掉了,但心里还是有很大的野心的,既然自己已经不行了,就拼尽一切为女儿铺路,希望谭瑜心有朝一日能够真正的掌管谭家,而这一次能够面见府主,就是她最大的机会。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谭剑锋的确是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是看到小豆包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那把匕首拿了出来。 “这个是苏南临走的时候送给我的,拿去吧,把那个小的还给小豆包。“ 苏南给的东西他也是同样不愿意拿出来,不过这谭剑锋如此道德绑架,谭剑锋也没办法。 看到这把帝王金做的匕首,谭如水眼睛放光,一把抢了过来满脸的惊喜之色。 “好东西,没想到那小子出手还真是阔绰,这下好了,这把匕首送给府主,这块小的帝王金就送给府主的夫人或者是侍女吧!“ “大哥,你……”谭剑锋有些怒了,现在大哥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如此自私,难道在他眼中整个谭家就只有谭瑜心一个人了吗? 谭如水拿着这把匕首冷哼一声,“同样是作为舅舅,那臭小子送给你这么宝贵的东西,却什么都没给我,真是不拿我当舅舅啊!” 正在此时,门口忽然传来苏南冷冷的声音。 “你没把我当外甥,我为何要拿你当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