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加个菜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839章 加个菜

苏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侍卫刚才和钱胖子互相使眼色他当然看见了,钱子越明明都已经看见了苏南,却硬装作没看见直接走了进去,苏南此时心里也是明白,原来是要给我个下马威,这年头真是人善被人欺,我来当府主,从没想过会惹你们,这是你们逼我的。 苏南从怀中掏出身份玉符递给侍卫,冷冷的说道。 “看清楚。” 身份玉符上,清楚的写着苏南的身份,青天洞府府主! 侍卫脸色微微变了变,不过想起来这里是步行街,是商会的地盘,倒也是没怎么鸟苏南,冷哼一声。 “府主又能怎么样?我怎么知道邀没邀请你?还是那句话,没有邀请函,不让进!” 说完之后,将苏南的身份玉符随手扔了回去,扔的方向当然还是本着苏南的胸口,而且也只是轻轻的一扔,毕竟他再过分也不敢跟府主有冲突。 然而神奇的是,就在赵平将身份玉符扔出去的一瞬间,苏南的身形忽然如同鬼魅一样,十分巧合的向旁边挪了一步,这一步让他有些没回过神来,毕竟他的修为也不是很高,只不过是一品尊王境,和苏南相同境界,想不通同等境界苏南为什么动作那么快。 铿! 当这身份玉符掉在地上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整个步行街一下安静了下来,赵平也傻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苏南一个尊王境的强者,怎么会接不住一块玉符?他只是随手一扔想扔还给苏南,结果居然扔在了地上! 众人看着地上的府主玉符,皆是目瞪口呆,这新府主果然是软柿子啊,就连步行街的侍卫都对他如此的不尊敬,不过想来也是,人家的主人是权贵子弟,听说钱子越的爷爷就是长湖域的域主,谁会在乎你一个小小的府主? 赵平脸色还是变了变,“我……” 然而苏南早已准备好,根本不给赵平解释的机会,冷冷的说道。 “众位都看见了,苏某受邀请来参加这品酒会,结果被人拒之门外不说,还将我的身份玉符扔在地上,苏某平生很多事情都可以忍,但以下犯上,绝不能忍!死!” 苏南一番话还没等赵平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忽然看到一抹红色的刀光闪过。 噗! 苏南一刀直接砍了赵平的脑袋,速度之快让那些围观的人都没来得及尖叫,只见步行街上一片血迹,赵平的尸体还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脖子上却已经空空如也了。 苏南拎着赵平的闹到走进酒楼之后,步行街上的人也没有敢尖叫出来,一个个捂着嘴,满脸惊恐脸色惨白。 这就是官方的人,这就是最近名声大噪的府主,杀人不眨眼啊! 这侍卫真是蠢,你主子敢以下犯上那是因为人家有背景,你一个小侍卫居然敢把人家府主的身份玉符往地上扔,你死的也不冤枉! 此时在酒楼的二楼上,一个长长的桃木桌子两旁坐着十几个人,一边是商会钱子越等七个理事和几位府主,而另一边,则是端坐着四位美丽的女子,身着白衣,飘飘欲仙,宛如九重天外的仙子一般,每一个人的面容都是如同精雕细琢,钱子越恭敬的说道。 “感谢四位仙姑莅临,本次品酒会能邀请到逍遥宫梅兰竹菊四位仙姑真是蓬荜生辉,希望今日大家都能喝得尽兴!” 梅兰竹菊四人很优雅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人的巴结奉承也是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等着灵酒上场。 钱子越将几坛灵酒摆上来,先没打开,而是似笑非笑的说道。 “四位仙姑,不知道这一次雷幕空的人选有没有消息啊?” 钱子越等人弄了这么多灵酒来开这个品酒会,一来是为了交好逍遥宫,二来也是了打探这个雷幕空人选的问题,现在官方已经舍不得让那些优秀的官员们去送死了,只有他们这些权贵子弟,养着没什么用,可有可无一样的存在,要是逍遥宫真的指定他们,仙尊一定会点头同意的,钱子越可不想就这么去送死。 看着满桌子的灵酒,梅兰竹菊四位仙姑脸上微微有了一丝笑意,她们对于灵酒的喜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正常人的标准,看到这钱子越这么会办事,倒是松了松口。 梅仙姑幽幽的说道,“若是若是宫主点到这边的话,我们会为几位大人说几句话的。” 钱子越眼睛一亮,要的就是这句话,“四位仙姑真是太讲义气了,来,今日咱们一醉方休!” 钱子越虽然不是修炼者,但是为了这次品酒会,专门提前服用了一种葛根丹,此丹乃三品丹药,服下之后喝酒千杯不醉。 当然,说的千杯不醉只是普通的酒,灵酒的话还是会醉,但起码有一定的酒量了。(此处不是杜撰,想拼酒的朋友,买葛根煮水,提前半小时喝下,千杯不醉) 正在钱子越等人准备畅饮的时候,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给你们加个菜吧。” 说罢,苏南手臂一扬,赵平那血淋淋的人头直接扔在了钱子越的面前,所有人脸色都是大变,钱子越更是吓了一跳猛地站起来指着苏南恶狠狠的说道! “你敢杀我的人!?” 这话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 苏南忽然笑了起来,手里的长刀还滴着血,一步一步的走到钱子越的跟前,刀锋一挥,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道。 “你的人,我不能杀?你算老几?”钱子越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苏长青的确是个愣头青,连段无痕的背景都不在乎,他就更不会在乎了,毕竟只是个普通人,被苏南的长刀架在脖子上,加上苏南这一身煞气,吓得钱子越直接胯下一阵湿润,一股骚臭味传来。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大人……” 苏南冷冷的盯着钱子越,缓缓的将刀放了下来,轻轻的说道。 “哦,我还以为你要造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