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1章 以牙还牙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841章 以牙还牙

一杯冰魄之心被苏南一口喝下,所有人都被刚才苏南的那句诗给震撼住了,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如此豪言壮语,从苏南口中说出来,正是符合了这番意境,苏南这一身杀伐果断的气质,配上这冰魄之心一饮而尽,还真是有些悲壮的意味。 杯酒入喉,苏南真是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冷,冰魄之心果真不是开玩笑的,而且酒劲嗡的一下就上了头,脑海中已经开始眩晕了起来,然而很快,苏南脑海一声令下,眉心中一团火苗燃烧起来。 苏南之所以有信心喝这杯酒,便是因为体内火种的存在,极寒之魄算个屁?有当初的在许蝶家里寒潭的那个水种厉害? 火种察觉到苏南体内有一个强劲的对手之后很兴奋的燃烧起来,然而发现只是一个如此普通的小冰块,瞬间就不屑一顾了,轻轻的燃烧了几下,这极寒之魄直接就被烧为虚无。 但尽管如此,这杯烈酒依然是让苏南有些头昏脑涨,强行再次用火种灼烧了一下体内的酒劲,这才清醒过来。 砰! 酒杯砸在桌面上,苏南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微笑。 “好酒!” “好!” 此时就连波澜不惊的梅兰竹菊四位仙姑居然也激动的站了起来,这苏长青不简单啊,如此一杯烈酒喝下,居然还能平安无事,真是海量! 钱子越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莫非他的极寒之破没有产生效果?还是这酒有问题?凭苏南的修为,不应该有这么好的酒量啊? 其他几位理事脸色也是颇为难看,没想到这苏长青居然如此海量,连冰魄之心都没让他当众出丑? 苏南看着桌面上的几坛酒,淡淡的说道,“逍遥宫四位仙姑到来,这等垃圾也好意思往外拿?” “什么?” 苏南话音落下,钱子越瞬间就嗤之以鼻的喊了出来,“你说我的酒是垃圾?苏府主,咱们就事论事,你不能说你官大就欺负人,我这就要是垃圾,那天下就没有好酒了!” 其他六位理事也站起来随声附和,“苏府主,不能因为你酒量好就说我们的酒是垃圾啊,这可是招待逍遥宫的几位仙姑,我们拿出来的都是压箱底的最好的酒!” “苏府主,你这么说不会是你有更好的酒吧?来,快拿出来让我等见识见识,哈哈哈……” “我看苏府主可能是喝多了,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呢。” 几个人左一言右一语的,一个个都是群情激奋的,当着四位仙姑的面说他们的就是垃圾,这事儿谁能忍? 许蝶也是皱了皱眉,心想这苏南不会真的是喝多了吧,这帮人可是商会的理事啊,他们虽然手里没什么实权,可是他们有钱啊,有钱有渠道,每次灵酒在商会还没等开始卖呢,他们就可以优先买到,许蝶刚才虽然给了苏南一坛,但是跟他们商会的那些酒是没法比的,苏长青莫不是以为我给他的是什么好酒吧? 许蝶想再次给苏南传音提醒一下,但是对面四个仙姑一直在盯着,许蝶要是如此频繁的给苏南传音恐怕被人发现有些不太好,所以只能等着干着急。 四位仙姑虽然也觉得苏南是还在吹牛,但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万一这个苏长青真的有什么更好的灵酒呢,她们可是这一次的客人,所以只在乎有没有好酒。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苏南的身上,只见他微微一笑,手臂一挥,瞬间两坛酒落在了桌子上。 砰砰! 两个酒坛子的蜜蜡被打开的时候,那种清香的味道让四位仙姑瞬间就站了起来! “好酒!” 苏南笑了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如此好酒的。 许蝶愣了一下,皱了皱眉有些疑惑,这酒也不是她给的啊,这苏长青是早有准备? 这灵酒当然不是许蝶给的,这是苏南第一次进入天雷海,在那鉴宝大会上抢来的,这些灵酒大部分来自于天雷海妖主紫金龙的空间戒指,那些妖兽要比人类好酒的多,而且对于灵酒的品味和酿造也要高很多,一个妖兽光是开灵智就需要几千年,所以他们的珍藏绝对是灵酒中的极品。 “两坛酒,一坛名为桑落,一坛名为蔷薇,一冰一热,一阴一阳,两种酒调和在一起,会让人体会到人生的真谛,钱胖子,刚才你敬我一杯,这杯我回敬你!” 说罢,苏南拿出一个金属的被子放在桌子上,两坛酒分别引入杯中,缓缓的调和。 钱子越脸色露出一丝为难,这两种酒一听就不是凡品,桑落,蔷薇,都是赫赫有名的烈酒,“苏大人,我看就不必了吧……” 苏南呵呵一笑,“不必?你敬我酒我岂有不回之理?你要是不喝,就是看不起苏某!” 说罢,苏南还将自己手里的长刀跺了跺,发出铿铿的声音,让钱子越脸色十分的难看,看了看几位仙姑,倒是也没什么表情,一副看戏的模样,钱子越只好硬着头皮。 “各位大人,钱某不胜酒力,所以浅尝辄止一下吧……待会要是出丑了,还请各位大人见谅。” 几位仙姑点了点头也表示理解,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灵酒这种东西不是每个普通人都能碰的。 苏南将两种酒调和在一起,没有搅拌,而是端着酒杯轻轻的晃动,此酒分阴阳两层,和地球的鸡尾酒有些相似,前半杯极其的柔和冰冷,让人感觉不到酒的辛辣和冲劲,但当酒下肚之后,几秒钟才会反应过来,那种辛辣正好和下半杯的蔷薇一同散发出来保证酸爽无比! 苏南端起酒杯微微一笑,忽然腾地一声,一股紫色的火苗在酒杯中燃烧起来,妖异的颜色和炽热的温度让人望而生畏。 苏南端着酒杯送到钱子越跟前,微笑着说道。 “此酒名为烈火英雄,钱理事,请满饮此杯!” 钱子越吓了一跳,这酒也太吓人了吧,这是什么火? “苏大人……我,我看算了吧?” 苏南猛然脸色一变,大刀直接抬起,像是虎头铡一样的对着钱子越的脖子,冷冷的说道。 “钱理事!请满饮此杯!”

下一篇   第1842章 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