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0章 逃杀雷幕空(九)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870章 逃杀雷幕空(九)

苏南瞬间露出满脸的惊骇之色,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大能冲着他来,刚刚踏出去的身影,再次被逼了回来。 然而苏南退回之后,那些大能依然是不放过苏南,浑身带着漆黑色的魔气冲了过来,苏南等人全副武装,若是真的大难临头,他们就算是死也要拼一把! 五六个黑色大能提着**冲过来的瞬间,张天羽终于动了,双眼缓缓的睁开,露出肃穆威严之色,手里一把方天画戟横扫而去! 噗噗噗! 瞬间所有人被逼退! 这些魔化了的大能似乎不知道疼痛,也没有知觉,只是一个劲儿的冲上来,对着张天羽疯狂的进攻。 看到张天羽的雕像一人就可以挡住五六个黑色大能,所有人都为之震撼了一把,只是让他们有些害怕的是,那西北方向的凝视之人,依然是背负着双手死死的盯着他们,也不动手也不过来帮忙,不知道究竟是何意图。 接下来的三天,所有人都站在张天羽的脚下一动未动,几十个黑色大能陆陆续续的冲了过来,尽管全都被张天羽解决了,但苏南等人却发现了一个让他们很崩溃的现象,那就是张天羽的雕像,出现了一些裂纹。 原本金光闪闪的外表,已经变得破烂不堪,甚至手上的方天画戟都已经破损了很多。 “苏大人,这雕像看来坚持不了多久啊!” 苏南也是心有余悸,就算是强悍如斯的张天羽,也经不住如此多的魔化大能车轮战啊,若是在这里坐以待毙,恐怕他们的死期真的是不远了。 想起之前龟爷等人的交代,苏南忽然站在张天羽雕像的跟前,恭敬无比的说道。 “接张前辈之地苟活甚久,晚辈无以为报,不知大能可有何心愿未了,晚辈愿效犬马之劳!” 听到苏南的话,张天羽忽然顿了一下,空洞的眼神似乎是闪烁了一下,头轻轻的转过来望向西方,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从雕像中传了出来。 “孽畜!还我子女!” 铿! 说完这一句,张天羽的头上再次挨了一下,头盔已经被砸的粉碎,石头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轰鸣的声音,苏南听闻张天羽的话,眉头紧锁,转过头望向刚才他看的那个方向,猛然,心里忽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莫非……那对童子婴尸,是张天羽的一双儿女? 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张天羽会出现在这雷幕空当中,定然是来营救他的儿女的,自己的孩子被人炼成了童子婴尸陪葬,任谁也无法接受,苏南当下毫不犹豫,立刻说道。 “我要去办件事,你们在这里等着!” 说罢,苏南转身离去,压根就没给丁一然他们说话的机会,众人看着苏南如此一往无前的身影,惭愧的同时也暗暗敬佩,和钱封侯相比,众位苏大人的人格魅力真是不只高了一筹。 苏南一路狂奔之下,回到了当初进来的时候,一路上战火纷飞,不知道从那个方向就会飞来一把**,一股气浪,苏南小心谨慎的前行,凭他的微弱实力,若是被波及一下,那定然是有死无生。 终于再次来到这座墓穴,苏南走进去之后,看到那红色的棺材也被掀开了,还有旁边躺着的一个尸体,就知道钱封侯定然是中计了,只可惜没弄死那家伙真是让人有些遗憾。 苏南刚一出现,两个童子婴尸立马就扭过头,直挺挺的冲了过来,那女童将地上的棺材板捡起来随手一扔,直接一股强力的破风声席卷而来。 苏南瞳孔不断的放大,双手护住胸口,避无可避。 砰! 这一下重击差点让苏南骂娘,一口精血喷出来,只觉得丹田都被掏空了一样,幸亏有宝衣护体,否则恐怕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 光是这童子婴尸就如此的恐怖,苏南此时也是深深的感觉自己的渺小,不过此时明显不是感慨的时候,接着刚才这一下撞击的力量,苏南直接飞奔了出去,再次来到之前的那一块青砖上。 果不其然,站在这个方位,童子婴尸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两个小孩子再次身形顿了一下,仿佛失去了目标一样,再次机械木讷的巡逻起来,苏南咳了几口鲜血,从怀中拿出两道黄符,正是三眼神虎给苏南的两道救命神符,可以镇压这些邪道大能的尸体,苏南本来准备留着最关键的时候用的,不过现在看来根本就不可能了,因为他压根就无法对那些大能近身,还没到人家跟前呢就被打死了。 苏南站在原地,手里拿着黄符,等待着那两个童子婴尸走到这里,来个出其不意。 趁着他们两个走远了的时候,苏南走出来将地上那个二品尊王境的尸体收进戒指当中,虽然已经死了,但如果有幸回去,将尸体带回也算是给人家一个心理安慰吧。 两个童子婴尸漫无目的的走着,没有什么规律,苏南只能耐心的等。 这一等,足足就是半个月,苏南已经进入雷幕空一个半月了,此时真是心急如焚,不过还好,黄天不负有心人,童男终于走到了苏南跟前,就在踏上苏南旁边的那块青砖的时候,苏南手疾眼快,一把将黄符贴在那童男的额头之上,之间童男立刻闭上眼睛,整个人死气沉沉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就仿佛一个雕像一样。 那女童感觉到男童的气息一下子消失了,有些茫然的转过身,眼神依然是空洞没有任何的情绪,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苏南又是一张黄符贴上,两个童子婴尸全都变成了雕像一样,一手一个将他们夹起来,苏南小心翼翼的走出墓穴。 半月过后,外面的交战声音更加的剧烈了,苏南不敢有丝毫的犹豫,飞速的原路返回,希望张天羽前辈能够多坚持一下,否则那一百来号人估计救护全部阵亡了! 苏南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远在西北方向的凝视之人,依然死死的盯着他,那种感觉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