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2章 逃杀雷幕空(十一)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872章 逃杀雷幕空(十一)

心魔? 众人瞬间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心魔他们当然懂,修炼者使用聚灵珠的时候,会将其中的七情六欲沉积在体内,时间一长,如果某种七情六欲变得特别的深厚,或者是某些经历让修炼者难以释怀,就会产生心魔,这种心魔会阻碍修炼者提高修为,甚至是走火入魔,分不清幻境还是现实。 可心魔这种东西,是虚无缥缈的,说直白一点,他就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已,可如今苏大人怎么说那个小孩就是心魔? 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苏南苦笑着叹了口气,他当初也是这样的表情,要不是那些神兽给他解释了之后,他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强者。 “禅主乃是旷世大能,曾经跟玲珑老祖并肩战斗的人物,只可惜禅主生前作恶多端,到后期心魔太重,导致心魔化无形为有形,直接独立出来成为另一个禅主,待禅主坐化之后,自身遁入轮回之中,将心魔封印在这雷幕空当中,让他手下无数大能前来镇压。可前一阵发生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禅主九世轮回出生了,伴随着禅主的转世,禅主心魔的力量也随之复苏,心魔和本体本来就是同根生,心魔想要吞噬本体,本体也想要控制心魔……” 听完苏南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心魔居然能脱离本体独自存在这天地之间,光是一个心魔都这么强悍,那禅主本身要强悍成什么样子? 苏南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我要去拿那阴阳果,不管能不能逃出去,阴阳果我都必须拿走,不过你们没必要陪我冒险,你们就待在这里,我让这两个童子保护你们,我一个人去把阴阳果拿回来。” 丁一然等人再次沉默,对于苏南的所作所为,他们真的无以为报,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着让他们活命。 看着苏南再次冲进核心区的最中央,众人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心里有些酸酸的。 苏南趁着外面的大能正在打架的时候,找了一条缝隙飞速的穿了过去,就在苏南刚穿过一条峡谷的时候,猛然看见前面一个断山的后面趴着一个男人,不是钱封侯还是谁! 身后的丁一然等人也看见了钱封侯,心里有些震惊他居然也活到了现在,虽然说比较惨,但好歹是活下来了。此时的钱封侯满身鲜血,脸黑的几乎已经认不出来了,神色恍惚,慌张无比,每天在这些大能的法力波动之下苟且偷生,简直就是对精神的一种摧残,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钱封侯宁愿中毒,哪怕是浮萍孤魂散,也要比这种摧残强的多。 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钱封侯,看到苏南,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一个激灵坐起来,满脸害怕的向后退着。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心中有所感慨,若是当初钱封侯没那么对苏南的话,恐怕也未必会混得这么惨。 苏南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钱大人,以前的事就不提了,大家都经历了这么一场生死,能不能活着回去都说不准,没必要再斗下去了,跟我回去吧。” 钱封侯听到苏南的话,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眼眶渐渐的生出一丝雾气,想不到苏长青真的能够做到一笑泯恩仇。是啊,在这种环境之下,大家前途渺茫,能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之前的那些小仇恨和生命比起来,简直就是儿戏一样。 带着一丝愧疚的神色,钱封侯一瘸一拐的走到苏南跟前,他心中感动无比,心想苏长青居然不计前嫌的过来接他,这还不表现了人家的诚意么? 苏南的手,轻轻的按在钱封侯的肩膀上,脸上带着无比感慨的表情,轻轻的说道,“大家都在那边,欢迎回家。” 这一句欢迎回家,差点把钱封侯说哭了,低下头也没说话,一步一步的向大部队走去。 就在钱封侯刚转过身背对着苏南的时候,忽然一阵破风的声音传过来,钱封侯脸色一变,本来就身受重伤,不能硬抗,猛地回头,便看见苏南那冷冰冰的眼神,和一条锐利火红的刀锋!势如破竹的横扫而来! 噗! 在钱封侯如此虚弱的情况下,根本就扛不住苏南的偷袭,一刀直接砍在脖子上,尸首分离! 挥刀斩杀之后,苏南立马继续前行,就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身后的丁一然等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微一僵,随即心中也是如同打翻了五味杂瓶一般,当初他们那样对待苏南,苏南以德报怨将所有人都救下,而面对钱封侯,却是杀伐果断,如此恩怨分明之人,果真才是枭雄! 钱封侯的死,没有让任何人引起同情之心,对他只有活该二字,想想在外面的时候,对苏南打压迫害,给苏南的女人下毒威胁。刚进雷幕空的时候,那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仿佛苏南就是他的砧上鱼肉一般,可如今,却落得尸首分离的下场。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钱封侯死后落在地上,从地面却伸出来十几只手,将他的尸体,一点一点的拉进那黑色的土地当中。 苏南一路继续向前,终于看到了那阴阳果,见到左右没人,苏南立马冲过去,阴阳果的样子乍一看和西红柿有些相似,一根还没有膝盖高的小树苗上面长着三颗绿色的果实,苏南不敢拔掉树苗,直接小心翼翼的取下三颗阴阳果,就在阴阳果落入苏南空间当中的一瞬间,忽然从脚下猛地窜出来一个身影。 “你终于来了。”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让苏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猛地回头一拳打过去! 砰的一声,打在那人头上,苏南只觉得打在了一块钢铁上面,骨头都钻心的疼痛,一个黑漆漆的矮小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就在苏南正准备出手第二下的时候,猛然看清了那个黑气笼罩的孩童的脸庞,苏南一下呆住了。 “小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