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情断船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892章 情断船头

苏南一言不发,目光冷冷的扫视过这些人,一个个全都目露凶光,面带杀机。 看来我苏南今日真是千夫所指了! 段天星冷笑一声,脸上带着一丝疯狂的意味,“苏长青,当日你杀我大哥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其他几位家族的年轻男人也都纷纷站出来,一声法宝耀眼无比,看着苏南冷冷的说道,“之前有圣主保着你,进入了诛仙岛,我看谁还能保你?” 段天星一出来,身后的上千人纷纷向前逼来,那番气质,就仿佛要将苏南活吞一般,正所谓墙倒众人推,如今的苏南,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风光无比的丹王了,进了诛仙岛,就算是七尊也救不了你,惹了众怒,谁能不死? 天龙宗的几个弟子看到苏南这番处境,赶紧向人群中藏了起来,生怕被苏南连累,逍遥宫的几位仙姑也躲的远远地,不想跟苏南扯上关系,就连之前跟苏南关系非常不多的那些鬼修,也一个个的装作不认识似的。 最可笑的是苏南还见到了一些熟人,王履。 这王履原本是天王军的一员,当初苏南从天雷海中落魄的出来的时候,王履提出来要分家,带着几百人离开了天王军独自发展,后来得知苏将军混得风生水起居然当上了府主,王履真是后悔莫及,然而当再次看到苏南的时候,本以为能抱上大腿,可没想到当了府主,依然是如此的落魄,王履带着几个天王军的旧部,一点一点的向后退着,不敢直视苏南,生怕被认出来扯上关系。 苏南冷眼扫过所有人,心中苦笑一声。 众叛亲离,不过如此。 “好了,赶紧上船!”伴随着王虎的一声令下,一千来号人洋洋洒洒的往船上走,苏南却是一动不动,他要等的人还没来。 段天星等人也是没有上船,盯着苏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苏大人,怎么不上船?莫非是怕了?只可惜,报了名,就无法退出了,当初真不能明白你是怎么有勇气报名诛仙岛的,难道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么?” “哈哈哈……” 段天星的话引来了众人的共鸣,这苏长青真是找死,连一件法宝都没有,就敢去闯诛仙岛? “不能乱说,听闻苏大人乃是一方土豪,怎么可能没有法宝?说不定是藏在空间戒指中准备给我们惊喜呢?” “惊喜?不会吧,咱们的东西都被检查过,要是真有惊喜,估计这位苏大人早就出手了。” 上诛仙岛的人,都会经过严格的盘查,第一,不允许带飞行坐骑,第二,不允许带三品法宝,其他随意,看苏南这幅样子,也不可能有什么好东西了。 “我听说苏大人的坐骑很威猛,乃是一个秃毛鸵鸟,怎么没见大人骑过来?莫非是那坐骑也离你而去了?” “哈哈哈……” 段天星等人一唱一和的,用无比中伤的话语挑衅着苏南,身边还有一些武皇境以上的各大家族的送行者等着看热闹,他们不敢对苏南出手,就等着今天下面的这些小辈找机会报复苏南,你不是能打么,你能打一个,你能打一千个么? 苏南面对千夫所指,却一声不吭,目光深邃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知道这是一个身负重伤,身上没有法宝,坐骑是一个秃毛鸵鸟的将死之人,对苏南,没人同情。 “所有人,快速上船!再不上船者,杀无赦!”王虎大喝了一声,段天星等人终究还是不敢得罪王虎,对苏南嗤之以鼻,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和挑衅的笑容,登上巨轮。 一上船,所有人便亮出武器法宝,一个个目光直视着苏南,就仿佛要将他扒皮抽筋一般,等待着苏南来到船上送死。 时辰已到,苏南却迟迟不动身,依然在等待着慕容菲的到来,他不信,他不信慕容菲会不来。 “苏长青!上船!”王虎攥着拳头,再次大喝了一声,尽管跟苏长青私交甚好,但王虎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而去徇私。 苏南一直望着码头对面的方向,期待着那个人影的出现,可惜,却一直没有看见,慕容菲,你为何不来! 正在此时,从人群中忽然挤出来一个人,骑着一头五彩斑斓的孔雀,从人前缓慢的走过,此人正是叶虚尘,叶虚尘的坐骑也许别人不认识,但苏南却无比的熟悉,因为这正是他送给慕容菲的振海雀。 叶虚尘没有履行誓言,只是远远地看着苏南,一言不发,他不需要说话,只要让苏南看见这头坐骑,他的目的便已达成。 看见振海雀出现在叶虚尘的身下,让苏南心中忽然一股刺痛,眼神闪烁片刻,不再等待,转身上船。 登上巨轮,苏南一个人站在船头,孤零零的面对着上千人,不敢把背后留给别人。 因为这一千人,全都是想要他命的人! 身受重伤,没有法宝,甚至连灵药都没有,苏南心中百感交集,趁此机会迅速回头看了最后一眼,岸边依然是没有他想见到的那个身影。 一眼之后,苏南再也不敢回头,因为这一船人都想要他的命,一回头,很有可能就要命丧黄泉。 朝阳的光辉洒满天际,一只从雁群走失的孤雁在空中飞过,哀嚎了几声,就像此时的苏南一样,悲凉,孤独。 这满船人各个都身怀异宝,闪烁着各种颜色的光芒,唯有苏南一人,孤身站在船头,一身青衫,一把长刀,显得那般落魄。 最后一眼,没有看见慕容菲,苏南心如死灰,眼角流露出一丝苦涩。 看着自己春秋刀上绑着的那暗红色的腕纱,苏南心中一苦,击掌为誓,不见不散,你为何不来。 苏南神色黯然,右手持刀,左手将那腕纱的一边,轻轻的一拉,缓缓抽离。 暗红色的腕纱,离开刀身,在空中顺着海风,伴随着朝阳的光辉,飘扬而去,与此同时,两艘船,扬帆,起航。 纵有千般解释,万种无奈,此一去,恐有去无回。此一别,或生死相隔。 孤雁渡海千般愁。一把长刀,两片孤舟。横眉冷对千夫指,情断船头,不见春秋。

上一篇   第1891章 中计

下一篇   第1893章 情断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