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6章 金色维也纳(二)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1986章 金色维也纳(二)

在维也纳落地之后,林佳欣来到这梦寐以求的维也纳音乐广场,心中一丝向往和震撼油然而生,果然是世界级的音乐殿堂,无论是地理位置,环境建筑,还是周围的民风都是如此的让人心旷神怡。 这维也纳音乐广场如同一个体育馆的大小一般,坐落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海边,而这一次,维也纳金色沙滩音乐会,更是直接把舞台搬到了沙滩上,让所有人围绕着大海,听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演奏。 林佳欣和丁凯航走进后台之中,找到整个音乐会的理事汤姆森,丁凯航赶紧走上去小声的说道。 “你好,这位是王思怡介绍来的歌手,要在这一次音乐会上唱歌的,你们应该知道吧?” 尽管丁凯航说话声音非常的小,但是凭林佳欣现在的实力,听的却是一清二楚,对于丁凯航是怎么弄到这么个机会的林佳欣丝毫不感兴趣,对于这个人,她也不会心存感激。 因为林佳欣已经决定,如果这次能够完成她的毕生梦想,就随便给丁凯航一瓶琼液当做感谢,那都是苏南的东西,也就算是苏南为她完成心愿了。 汤姆森听到王思怡的名字,却是皱了皱眉,声音也是有些冷漠的说道。 “不好意思,原本的确是有你们的位置的,不过现在情况突变,没办法,你们只能当观众了。” “什么!“ 丁凯航脸色勃然大怒,事情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那王思怡不是说好的能弄到一个位置么?如今都把林佳欣带到了这里,被人拒之门外这不是太卡脸了么? 丁凯航当即跟林佳欣简单的解释了一番,然后就立刻打电话给王思怡,语气自然也不是特别的好,而王思怡也是很无奈,据说主办方忽然临时插了一个人进来,而且此人的背景极其雄厚,谁也不敢惹,整个音乐会已经安排满了,插进来一个,就只能踢掉一个,其他人都是明星大咖,只有林佳欣一个人是关系户,所以只能将他踢掉。 丁凯航气的脸色发青,在这里提王思怡肯定是不好使了,当下说道,“告诉你,我是王师林老师的朋友,你自己看着办。” 王师林的面子在这里很有用,丁凯航此举也是无奈,然而那汤姆森也不是好糊弄的,冷哼一声,面带嘲讽的说道。 “哦?是么,王师林老师就在后面,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接你啊,呵呵。” “你……” 丁凯航脸上有些挂不住,想不到苦心设计的计划,居然在这里掉链子,一脸尴尬的看着林佳欣,淡淡的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他们临时变卦,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要不我们进去看一看吧,能在这里看一场音乐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呢,这里的门票非常的难弄,一票难求,我看不如……“ 林佳欣淡淡的摇了摇头,“不必了,谢谢。” 对她来说,来到这里登台演出才算是完成了她的梦想,如果只是听音乐会的话,林佳欣还是非常在意身边的人是谁的,丁凯航的话,完全没兴趣。 正在林佳欣准备转身就走的时候,忽然传来苏南的声音。 “佳欣,这里。” 林佳欣有些错愕的转过头去,看到苏南坐在最前面的观众席上,瞬间露出一丝惊喜。 “你怎么来了?” 苏南无奈的笑了笑,指着他们的位置淡淡的说道,“我这一次来,就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啊,结果没想到你先来了。” 林佳欣也是嗤笑了一声,想不到闹出来这么一个乌龙,径直走到苏南跟前坐了下来,依偎在苏南的肩膀上,静静的等待音乐会的开始。 至于和丁凯航同行的事情,林佳欣都懒得解释,她和苏南之间的感情也不需要解释。 两人就如同没有看见丁凯航一般,亲密无间的你侬我侬。 在旁边站着的丁凯航,脸色阴沉的就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了一般,苏南! 十五年了,竟然再次见到了这个恶魔! 十五年前,丁凯航好几次在生死边缘徘徊,马粪我,风油精,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道具他都尝试过,而且都是拜苏南所赐,如今十五年过去,这家伙想不到还真的跟林佳欣在一起了。 丁凯航死死的攥着拳头,他不服,他真的不服。 凭什么? 当年的苏南不过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顶多就是比较能打而已,可如今这个社会,能打还有用么?在这个讲究人脉权势脑子的社会中,苏南在丁凯航的眼中不过是一届莽夫,像林佳欣这种美人,凭苏南,消受的起么? 深吸一口气,丁凯航脸色坚定的走到苏南跟前,淡淡的说道。 “苏南,好久不见。” 苏南缓缓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丁凯航,一瞬间仿佛一些很搞笑的片段涌上心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种笑意不是出于礼貌,而是苏南真心觉得有趣,然而这种表情印在丁凯航的眼里,确实变成了一种嘲笑,让丁凯航回忆起往事的那种嘲笑。 咬了咬牙,丁凯航还是站在林佳欣的面前说道,“林小姐,跟我去那边坐吧,那里距离后台比较近,待会等王师林出来的时候,我可以帮你们介绍一下,我跟王师林关系不错的,若是你能够得到他的赏识,说不定就可以在这里演唱一首呢。” 苏南闻言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那副表情跟是让丁凯航抓狂。 林佳欣依然是极其冷漠的说道,“不必了,谢谢。” 有苏南在这里,什么王师林,就算是国际巨星在她的面前走过林佳欣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丁凯航脸色微微有些冷然,既然已经算是撕破脸皮了,也就没必要跟苏南说什么好话。 “苏南,我之前也敬你是个爷们,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林小姐毕生的梦想便是音乐,可是你能做什么,就在这里陪她仅仅当一个观众么?” 苏南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我们当不当观众,与你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