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5章 巧夺扶摇鸟(四)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035章 巧夺扶摇鸟(四)

当年高秋心和苏南横渡天雷海,被紫笛仙人发现之后,觉得那个小子实力太弱,压根配不上他的徒弟,当即一巴掌打碎船只,任由他自生自灭,想不到二十多年未见,这小子居然没死,还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看秋心的表情,应该是还没发现他的wei zhuang,看来这小子的修为,已经比秋心更胜一筹了,果然是莫欺少年穷啊。 紫笛仙人脸上带着一丝调笑,望着旁边的美妇说道,“逍遥,到你了?” 逍遥仙人更是面露古怪,紫笛仙人只是见过苏南,对这小子并不熟悉,但是逍遥仙人可是真的跟他打过交道,知道这小子就是名动天下的苏长青,而且不仅如此,更是她座下小弟子素衣仙子的心上人,当露出一丝调笑的表情。 “青嫣,你去会会他。” “是。” 当莫青嫣走出来的时候,全场传出一片惊呼声,尽管在场的都是高手,很有自控能力,但依然是被莫青嫣狠狠的惊艳了一番,世界上怎会如此圣洁的仙姑。 莫青嫣走到苏南跟前,尽管觉得眼前之人有些眼熟,但萩i xi怀隼矗?沂t忻???噫套匀皇遣桓也淮印?br /> “莫青嫣,请赐教。” 苏南将左手背与身后,忽然右手双指并拢,遥指莫青嫣,侧过身来,淡然说道。 “我这一招,叫将军指路,请赐教。” 莫青嫣刚要动手,忽然感觉眼前的画面有些熟悉,几秒钟之后,莫青嫣的眼睛瞬间放出光芒,露出无比甜美的微笑。 这哪是什么将军指路,这分明就是苏南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绘画课堂上,莫青嫣画的那一幅画。 眼前的人,竟然是他…… 一股甜蜜感涌上心头,并不是因为苏南今时今日的地位如何,也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多么的超群,而是因为几十年过去了,他依然能清晰无比的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对于女人来说,这种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莫青嫣从来不管其他人的看法,既然知道眼前的人就是苏南,自然是不会做无用功的打斗,嫣然一笑,轻轻说道,“我认输。” 说罢,莫青嫣如仙女一般飘然回去,留下全场懵逼的吃瓜群众。 “这他妈是扯淡吧?” 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个想法,还没等打呢,就认输?就因为苏南刚才摆了那么一招将军指路?那是什么招数,从来没听说过啊? 谭鸿升等人也是有些迷茫,这个小道童有些厉害啊,素衣仙子的名头也是十分响亮,毕竟是逍遥仙人的嫡传弟子,实力不容小觑,结果还没开打就直接认输了?莫非这小子真有什么王霸之气……? 看着场中间的苏南,林宇忽然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许蝶问道。 “你认识他?” “呵呵,他是你女婿。” “什么?女婿?你是说……佳欣?” 林宇点了点头。 许蝶却是有些震惊的开始打量这个小道童,虽然说实力不错,但这个身份也太一般了,北海仙宗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门派,在里面只是充当一个道童,这样的身份,能给她女儿幸福么?天下做母亲的,遇到这种事情都是一个样子,若是没有这个前提的话,眼前这个道童表现出来的样子,许蝶也许会夸赞几分,但若是想要娶她女儿,恐怕还是有些困难的。 林宇笑而不语,也没多说,知道一会就会给许蝶惊喜的,直接站出来对苏南说道。 “我们认输。” 又一个? 当林宇宣布认输的时候,全场再次哗然,莫非就是刚才这小子展示了几次法阵,就把所有人都吓唬住了?接连几方势力全部认输,这样太扯淡了吧? 所有人都看向苏南,脸上露出那种不可思议的表情,就连北海仙宗的那些人也都是一个个震撼无比,目瞪口呆,很好奇他们宗门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道童了? 谭鸿升再次问道,“陈护法,这个道童究竟是谁的弟子?” 陈护法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啊,没见过他,是你们谁的弟子?” 其他七位护法也是一脸茫然,表示从未见过此人,并不知道宗门何时出了这样一个人才。 就在所有人都一辆茫然的时候,那青衫书生站出来,脸色默然的说道,“想不到堂堂苏长青苏域主,居然跑到这北海仙宗来当一个小小的道童?莫非是白主对你不好,你想要跳槽?” 青衫书生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安静。 苏长青是谁天下皆知,本来雷幕空诛仙岛就已经让他扬名天下,前些日子据说苏长青还带人灭了六个圣宫的人马,更是名声大噪,要说当年诛仙岛也许只是尊王境之间的战斗,但灭了六个圣主的事情,却是无人再敢小瞧。 而且当年从诛仙岛和苏南一起回来的那些人,现在已然都成了大人物,这些大人物真是谈虎色变,每次聊起苏长青的时候,内心的敬畏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苏长青的威名对他们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大了,每次回想起当年苏长青一个人斩杀百人盟的样子,那种如同杀神一样的影子,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这些人也经常感叹,“没去过诛仙岛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苏长青有多么的可怕。” 很多人之前不信,不过就是在一群尊王境中脱颖而出而已,这天下高手众多,他又能掀起什么浪花? 但是十年前苏长青灭掉六个圣宫的消息传播开来,这个名字终于被人重视起来,一次次的听到他的事迹,一次比一次惊人,不知不觉,苏长青已经成为了这样的大人物,成为一代chuan qi。 想不到今日在北海仙宗,居然能遇到他,他为何会在这里? 看着那青衫书生,苏南散去了wei zhuang,真实面貌展露给所有人,淡淡一笑道,“此言差矣,家母谭梦晨,乃是北海仙宗宗主谭鸿升之女,谭宗主乃是我外公,我苏长青本就是我宗门之人,谈何跳槽?白主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自然不会背叛,但我外公有难,我岂能置之不理?” 话音落下,谭鸿升的脸色猛然间激动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