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1章 遗言【第五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061章 遗言【第五更】

想当年朱元璋火烧庆功楼,为的就是将自己一起出生入死打江山的兄弟们烧死。 帝王之术,也是最肮脏的心术,苏南了解,但是不屑。 能共苦不能同甘,那叫什么兄弟? 功高盖主,虽然是无可避免,但若是苏南有一天能够称为世界君主,红尘至高,他也绝不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所谓的帝王之术,不过是那些狗屁帝王为了安慰自己而弄出来的一个名词而已,都是跟你共同打天下的兄弟,救你性命无数次,若是想要谋害你的江山,简直易如反掌。 苏南也不禁为二郎真君觉得不值,若是有兄弟这么对待他,他必然直接告老还乡,从此形同路人。 听老汉的一番话之后,苏南对二郎真君更加的有兴了,不知道何时能见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 跟老汉闲聊了几句,引来了巩怀峰的不满,两人也不敢再说话了。 苏南按照之前他们教的方法开始挖矿,这矿石名为紫薇矿,乃是天庭炼制法宝专用的燃料,普通的火焰已经无法满足高级法宝的要求了,就连昧火也都没用。而高级火焰的燃烧材料,便是这紫薇矿。 苏南拿出两个长条的如同枪一样的棍子,趴在地上,将两根棍子深入岩浆之中,开始缓缓的探索。 不过这寻找紫薇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苏南找了几个小时也没找到,旁边的人却是找到了不少,苏南亲眼看着这帮家伙一个个把紫薇矿塞进自己的空间道具当中,然后将一小部分上交到公筐之中,不禁皱了皱眉。 “这不是不让私藏么?” 苏南的话当然不是问的其他人,而是问的那老汉。 老汉冷哼一声,“不让私藏?这帮人手里的私藏比天魔手里的还多,你以为这帮人是好人?他们只是不让你私藏而已,怕你弄不好暴露了被天魔发现。” “他们就不怕天魔?” “人家以前是天兵天将嘛,手里有屠龙印无双甲自然是不怕,虽然这屠龙印不允许使用,使用之后会引来很严重的后果,可这天魔星峰这么远,就算是使用了之后法力波动估计也未必能传回天庭,一旦鱼死网破,这些天兵天将也不是好惹的。 所以表面上是天魔做主,但实际是各自为政,只有我们这些没背景没手段的人,才苦哈哈的给别人打工。” 原来天魔也怕屠龙印,这个信息对苏南来说太重要了,妖妖灵和妖妖奴始终在玲珑空间中未曾动弹,在苏南挖矿的时候却猛然间开口说话。 “小主小主,我感觉下面有宝贝!” “对对对,我也感觉到了,这下面定然有宝贝,咱们下去吧?” 苏南看着这火热的岩浆,皱了皱眉,虽然现在以他的实力,倒是能够在里面畅游片刻,不过仅限于片刻,而且还不能战斗,要用所有法力来抵抗岩浆的温度,若是此时被人发现,苏南必死无疑。 在他刚刚要靠近边缘,众人的目光死角的时候,几个天魔却是冷哼一声。 “别走出我们的视线,给我回来!” 苏南撇了撇嘴,这帮天魔果然是势利眼,那帮天兵天将手里有屠龙印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明明看见了他们私藏也不敢张扬,苏南只不过是动了动地方就被看的死死的,这分明就是欺负人。 正在苏南准备老老实实的挖矿,找个机会再下去探宝的时候,巩怀峰忽然急急忙忙的从外面回来,不知道去见了谁,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进入天魔窟之后,环视一圈,目光盯上了苏南,淡淡的说道。 “苏长青,跟我来一趟。” 苏南有些疑惑的跟了出去,脸色阴晴不定,这时候突然叫他,莫非有什么玄机? 种种猜测在苏南的脑子里纷纷闪过,怎么分析都不是好事,当下心生警惕,虽然在这三清境的高手面前并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但是也不能任人宰割,实在不行放出妖妖灵妖妖奴,鱼死网破,看看谁更狠。 巩怀峰带着苏南来到一个安静的峡谷之中,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怜悯的说道。 “有什么遗言,说吧。” 说着,巩怀峰还拿出一把长刀,气息锁定苏南,一副随时准备要出手的样子,苏南不禁瞳孔一缩,果然是要他死,至于是谁的指派,压根就不用想,苏南本来以为杀一个赵闯顶多就是丢个官,想不到因为一个小小的山神,居然有人要他死。 巩怀峰道,“我跟你虽然无冤无仇,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是无可奈何,见你修为太低,给你个机会临终留下遗言,若是有何心愿未了,我找机会帮你完成。” 巩怀峰此时虽然是假仁假义,但表面却要让苏南心服口服,毕竟杀了苏南有损公德,若是苏南不怀恨在心的话,损失的功德还能少一些。 几秒种后,谁知苏南忽然说道。 “我有一个条件交换!” “说。” “我知道老君法蜕在哪里。” “什么!” 巩怀峰本来想说‘既然你不说遗言那就没机会了’,可刚要出手的时候,却猛然听见了老君法蜕四个字。 试问这天下谁不是在寻找老君法蜕? 作为红尘至高,天下第一,老君的法蜕就是整个天下最大的一份财宝。 巩怀峰神色一冷,冲到苏南跟前,屠龙印对着苏南胸口,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说道。 “你确定?若是你敢骗我,我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凭你一个神君境,如何知道老君法蜕?!” 被巩怀峰气势压迫的浑身酸痛,骨头仿佛濒临碎裂的感觉一样,苏南却是强忍疼痛面不改色的说道。 “我一个神君境,还能当土地呢!” 说完这句话,苏南已经筋疲力尽,幸亏巩怀峰散去了气势,否则苏南这一下定然要挺不住了。 苏长青的确是很好奇苏南为何一个神君境能当上土地,还能当上仙路行监,又能把西子星峰那种破地方给变废为宝,这家伙定然是有什么奇遇才能做到这一点,莫非,他真的知道老君法蜕在哪? ps:有件事情虽然很难启齿但不得不说,明天娃娃办满月酒,请个假,两更或者三更,后天开始继续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