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神秘的女人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08章 神秘的女人

叶玉兰满脸的震惊之色,性感的嘴唇微微的张开。 “这这是你妈?” 苏南的眉头紧紧的锁着,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不知道” 叶玉兰也皱起眉头,开始认真的观察这个雕像。 片刻之后,叶玉兰便摇了摇头。 不可能,从这个雕像的手法和做工上,起码已经百年了,苏南的母亲不可能这么大的年纪。 苏南愣神了十几分钟才缓过来,他也能看的出来这个雕像的年份,不可能是自己的母亲。 但是就从这个雕像上的女人的神态还有容貌,让苏南竟然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这种情感是他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叫做母爱 也许,是刚刚的沙漠之旅让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了吧,毕竟人在最绝望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的母亲,尽管没有见过面。 “可能是我精神恍惚了,走吧” 苏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这座漂亮的雕像,然而这一眼,却让苏南的身影一下子停住了。 因为他看到,这个雕像上的女人,左手的食指上,带着一枚戒指,和自己胸前佩戴的一模一样! 这不可能是巧合! 苏南慢慢的走过去,在这个石头刻的戒指上抚摸了一番,没错,和自己胸前的一模一样。 这个发现真的是震惊了他,这个老头子给的戒指,已经多次出现在苏南的生活中了。 甚至在莲花村的时候,还发现了第二枚,也就是现在林佳欣佩戴的那一枚。 苏南暗暗的下决心,过一阵子一定要回山上,和老头子当面问清楚,这枚戒指和自己的身世到底有什么关系。 虽然很留恋这尊雕像,但是也不可能在这里长时间的呆着,毕竟他们现在还要离开这里。 和叶玉兰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从这座古城往外走就没有沙漠了,直接就会通往岭南市。 这趟任务根本就不能算是任务,很明显,是被人设下了陷阱。 苏南的眼神有些冷意,因为能够陷害他和叶玉兰的,一定是内部人员。 而这个内部人,很明显,白子雅。 因为这次人物就是她帮忙安排的,苏南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白子雅会害自己 快要穿过古城的时候,苏南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地上的一小块水渍,眼神之中忽然变得非常凛厉。 叶玉兰愣了一下,也发现了这一小滩水渍,不过这里已经不是沙漠了,有水渍不也是很正常么? 然而,苏南却是对着叶玉兰笑了一下,身体直接趴在了地面上,鼻子狠狠的闻了一下。 “是酒!” 酒? 叶玉兰猛然的想起来了,王国权那个老头子不就是带着一壶酒么?难道他,就隐藏在这个古城里? 苏南狠狠的攥了攥拳头,发出咔咔的声响。 “临走之前,让我们把这个仇,给报了吧!” 叶玉兰的脸色也是非常的阴冷,毕竟那个王国权是差一点害死他们两个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 “玉兰,我左,你右,搜!” 一声令下,两个人的身影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苏南生气,叶玉兰更加的生气,真不知道这个王国权落在谁的手里会比较好。 这个古城并不是很大,大概和一个广场的面积差不多,只不过房屋建筑比较密集,搜索起来要花一定的时间。 大概几分钟之后,苏南忽然听见一声惨叫,整个人瞬间暴走! 那是叶玉兰的声音! 那个王国权,苏南已经观察的很细致了,只是个普通人,不可能伤到叶玉兰。 除非,这里还有别人! 苏南的脚步就像是安装了飞毛腿一样,飞快的奔着叶玉兰的方向而去。 “呵呵,速度还挺快么。” 一个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站在苏南面前的,三个人。 王国权,叶玉兰,还有一个穿着斗篷带着面具的女人。 虽然看不见脸,但是从刚刚那个非常好听的声音,还有都碰下面隐约能看见的身形,可以判断出来,应该是女人。 此时这个面具女人手里正拿着一把晶莹剔透的首,架在叶玉兰的脖子上。 叶玉兰此时已经昏迷过去,看来是被这个女人给打昏的。 她还挺聪明,对于叶玉兰这样的高手来说,普通的劫持,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她挣脱出去。 苏南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万万没想到,出了那个仙人掌林,这里居然还是一个陷阱! “你是谁?” 苏南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个女人的实力,他看不透。 他看不透的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或者高于自己。 那个带着面具的女人非常的谨慎,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居然用一个小墨镜盖上了,到底她隐藏着什么? 听这个声音,苏南是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怎么会这自己有这么大的仇? 看来,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别人花钱雇来的杀手。 “说吧,你是谁派来的?” 女人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声音真的是仿佛天籁一样。 “第一个问题我还没有回答,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问我第二个问题,你是紧张了么,阎王大人?” 苏南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虽然当面被人揭穿了身份,但是苏南依旧是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到。 “你说的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面具女人再次笑了一声,“阎王大人何必这么谨慎呢,在场的只有四个人,我怀里这个美人儿已经昏过去了听不见,至于他”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王国权,手上的首飞快的一挥。 “呲” 一记血水窜出来,王国权瞬间被抹了脖子。 苏南眼睛微微的眯着,下手快准狠,真是个棘手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 女人虽然在和苏南这么淡然的对话,但是放在叶玉兰脖子上的刀却是一刻也不敢放松,因为她可知道对面站着的是阎王,随手一个石头扔过来都可能要了她的命。 “阎王大人应该没有听过我这种小人物,小女子行走江湖,人称太子妃。”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