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冰海龙宫渡仙尊(二)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089章 冰海龙宫渡仙尊(二)

苏南猛地回头,看见那无比熟悉的面庞,差点惊呼出声。 苏战辰当即给他使了一个颜色,两人这才悄悄的离开,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苏战辰脸色凝重。 “你怎么来了?” 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父亲,苏南将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听闻谭梦晨也来到了这里,苏战辰真是激动万分,不过眼前的情形却没有让他有过激的行为。 而且得知自己的儿子居然已经成了王侯,一品圣人境的修为。 目瞪口呆已经不足以形容苏战辰了,区区几十年不见,想不到儿子居然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只可惜作为父亲,没能亲眼见到儿子站在天下人面前光宗耀祖的场面的确是有些遗憾。 虽然情绪很激动,不顾现在你不是感慨的时候,苏战辰很快便冷静了下来,环视了一圈周围,对苏南传音说道。 “当年方天照派我来这里,其实是白主的命令,这冰海龙宫,乃是七尊最大的秘密所在。” 苏南点了点头,这个秘密玲珑老祖已经告诉他。 苏战辰继续说道,“这冰海龙宫当年的龙王已经参透长生飞升大红尘,只留下这残余的龙脉以及龙子龙孙,龙族最后一条神龙,名为九海蛟龙,当年冰海蛟龙产出七子,七颗龙蛋,只可惜龙蛋被偷,龙族也就渐渐的没落下来。” 九海蛟龙? 那不是诛仙岛里的那条蛟龙么?原来那位神龙居然是龙族最后的后裔。 苏战辰将这么多年在这冰海龙宫之中的所见所闻全都跟苏南讲了一遍,原来当年龙王飞升之后,九海蛟龙便是龙族后裔之中最强横的,其他分支虽然也是龙族,但血脉不纯正,如同紫金龙之类的,都只能算是龙族旁系。 九海蛟龙经过万年时间产下七子,就在七颗龙蛋即将孵化之时,这龙蛋却被人偷走。 而当时和九海蛟龙争夺地盘的,就只有一个鲲,故而九海蛟龙就认为是鲲吃掉了他的九个孩子。 九海蛟龙勃然大怒,前往诛仙岛和鲲大战了一场。 那时的鲲正处于渡劫状态,即将羽化为鹏,飞上九天,却被暴怒之下的九海蛟龙重创,几乎丧命。 九海蛟龙自己也被天地法则反噬,只能藏于诛仙岛中暂避锋芒,后被杨念贞点化,方才免于一死。 而这九海蛟龙的七颗龙蛋,正是被七尊偷走。 说到这里,苏南总算是明白当年的事情了,鲲为什么会死,九海蛟龙为何会被困在诛仙岛,七尊为什么能够凌驾于其他人之上,这些恶心的勾当是如此的见不得人! 一切真相全都摆在眼前。 怪不得七尊要将玲珑剑主杀死,因为他们知道,作为玲珑剑的传人,玲珑剑主得到老祖传承的同时,必定会知道上一次天魔入侵时的真相。 当这真相公之于众,展示给天下百姓看的时候,他们还有何面目自称国主,只不过是以权谋私,为了一己私欲伤害别人的小人,有何资格受人敬仰? 苏战辰冷哼一声,“然而这件事情只有你我知道,告诉其他人,他们根本就不信,这些虾兵蟹将都是九海蛟龙曾经的下属,他们守在这个惯龙口,就是七尊的命令。七尊派来很多强横的修士,让他们在这里组成了龙族护卫队,自称是护卫队,其实是在残害龙族。 七尊告诉他们,这惯龙口万年一开,当龙口开放之时,九海蛟龙便会从这惯龙口回归,所有虾兵蟹将听闻此言,立刻兴奋的不得了,配合龙族护卫队,在这里没日没夜的挖惯龙口,要将龙口挖的足够大,否则九海蛟龙的身躯未必会从这惯龙口中钻出来。” 苏南皱了皱眉,“那九海蛟龙我曾经在诛仙岛见过,诛仙岛的封印暂时还没解开,他怎么会从这里出来?” 苏战辰冷哼,“所以说七尊才是最大的骗子,九海蛟龙根本就不会从这惯龙口中出现,龟丞相曾经跟我说过,所谓万年冰海宫,指的便是这惯龙口。惯龙口中有一颗龙珠,万年一现,七尊等的,就是这天玄龙珠!” “天玄龙珠?”苏南念叨了一下,“这龙珠可是突破长生境的关键所在?” 苏战辰摇了摇头,“按照你的说法,七尊不愿意飞升到大红尘是有道理的,毕竟按照你的说法,大红尘中仙尊境多如牛毛一般,他们去了不过是世界的最底层。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道理大家都知道,所以这天玄龙珠跟长生境无关。 龟丞相虽然活了很多年,不过对于这天玄龙珠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不过他倒是听说过一句话,叫上有昊天镜,下有天玄珠。这天玄龙珠和天庭之中的昊天神镜照相呼应,称为天地双眼,只是具体功效,不得而知。” 苏南点了点头,不管七尊要这天玄龙珠的目的是什么,既然苏南已经来到了这里,就要阻止他们。 “父亲,可有避水珠?” 苏战辰拿出两颗避水珠递给苏南,有了这东西在手里,苏南才安心了许多,否则就连那帮虾兵蟹将他都打不过,心里慌的很。 再次回到惯龙口那里,所有人都围着一个巨大的坑在不停的挖掘,惯龙口处漆黑无比,但是这黑色却和寻常的黑色有所不同,有一种深邃的意味,苏南只是看了一眼,就有一种被深深的吸引住的感觉,心中的好奇心竟然按捺不住,想要游下去一探究竟。 “二哥,赶快回来!” 高秋心一嗓子,才将已经失魂落魄的苏南喊的清醒,瞬间一身冷汗。 不禁向后退了几步,竟然对着惯龙口有一丝惧意,这里面,果然有蹊跷。 苏南被高秋心拉回来,和苏战辰等人一样,和虾兵蟹将一同不停的挖坑,正在此时,一支队伍从龙宫之中整齐的走出来,为首的目测是九品神君境,身上穿着盔甲,手中握着一根粗壮的龙须当武器,目光扫过这些干活的人,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一帮蠢货,让你们干活不好好干,还指望能够出去?告诉你,这地方,进来了就别想出去!都给我好好干,要是谁敢偷懒,直接杀了喂鱼!” 说罢,那人看到了苏战辰,脸色再次冷了下来,“这里面就属你不听话,是不是又想挨鞭子?” 龙须在手中忽然柔软了起来,一鞭子对着苏战辰的脸就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