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7章 这天下,是你们的了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097章 这天下,是你们的了

苏南等人七条神龙的尸体安葬起来,整个冰海龙宫陷入一片默哀当中,一直以为是在为龙族做出贡献,结果居然是被贼人戏耍,七尊的声望已经在冰海龙宫这些妖兽眼里跌倒了最低谷,只是他们修为不够,否则定要出去和七尊大战一场。 当苏南等人陆续醒来之后,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紫金龙,三眼神虎,独角蜥蜴……甚至,还有太古苍狼! “狼哥!” 当初从地球来的时候,苍狼是唯独被弹飞出去至今没有找到的伙伴,想不到今日居然能够重逢,这种喜悦之情真是溢于言表。 苍狼也是颇为感慨,“想不到你居然已经成为了这世界的巅峰。” 当年苏南在上少室山的时候,都不得不在他的庇护之下,想不到今日已经成长为这样的人物了。 苏南突破仙尊境,紫金龙一声令下,所有远古神兽齐聚一堂,苍狼也是得到召唤前来。 当然,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红领巾小卖部的成员,这些人得知惯龙口中有无数的神兽法蜕,立刻慕名而来,尤其是三眼神虎紫金龙等人对他们说过,苏南有起死回生之法,能够让他们的灵魂有所安置,这些神兽更是趋之若鹜。 在岁月的长河之中,他们游走了很久,神兽的寿命要比修士长的多,不远进入轮回之道,他们只能等待重生,等了上千年,终于找到这样一个机会,谁也不想错过。 看到这么多的神兽之魂来到这里,苏南也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地上的这些神兽法蜕都是前辈的尸骨,若是能加以利用,也是它们最好的结局。 然而看到这些法蜕的时候,众位神兽却是皱了皱眉,这些神兽生前被七尊吸了太多的血,导致法蜕已经破裂,若是他们真的用这种法蜕复活,恐怕也就能活个把小时。 所有神兽的脸色都黯然了下来,想不到等待万年,居然等来的是这种结果。 其中有的神兽已经开始暴躁起来,“个把小时就个把小时,老子已经忍受这灵魂状态上千年了,临死之前感受一下活着的滋味,也算是不枉此生,我要复活!” “别胡闹!千年都等了,还差这些日子了?” “……” 众位神兽的苦恼之处,苏南虽然也表示理解,但却无能为力,玲珑老祖之前传给他夺天之法,若是有契合的神兽法蜕,倒是可以将他们复活,只是地上的这些神兽法蜕被七尊弄的残缺不全,他也是无能为力。 将七条神龙的法蜕埋葬好,龟丞相看了苏南一眼,指着天空中的皓月说道,“苏大人,上有昊天镜,下有天玄珠,万年惯龙口已经开启,那传说中的天玄珠,应该就在脚下!” …… 苏南离开冰海龙宫,再次御剑飞行来到这天空之中,俯瞰大地,心中颇为感慨,谁能想到,站在这世界顶峰的七尊,背后竟然藏着如此肮脏的勾当。 离开冰海龙宫,苏南第一件事便是回到长青侯殿,进入殿堂,看到一切相安无事,苏南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整个大殿只有白主一个人坐在里面,眼观鼻鼻观心,就这么坐着,茶也不喝,饭也不吃,仿佛闭关修炼一般。 听到苏南等人回来,这才睁开眼睛,微微一笑,“回来了。” 苏南心中有一丝暖流,拱手说道,“多谢尊上!” 闻江轻轻的摆了摆手,“不必,这个天下,是你们的了。” 说罢,白主拂然离去,留下一道萧条的背影。 苏南一回来,慕容菲等人立刻出来迎接,看到夫君平安无视,一家人全都满心欢喜,而且诸葛大人等人也都平安回归,看来这一趟是有惊无险。 慕容菲走到苏南跟前,总觉得夫君的气度和之前有所不同,不光是那种看透一切的沧桑感,而且整个人的仙气也变得愈发的浓厚。 “夫君可是修为又有精进?” 苏南点了点头,“仙尊境了。” “哦,仙尊……仙尊境?!” 就连主母慕容菲都脸色大变,声调提高了几倍,其他人的震惊就跟不用提了,全家人统一表情,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南。 仙尊境…… 仙尊境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七尊之所以被称为七尊,就是因为这七个人是小红尘中唯一的七位仙尊境,可如今大人……不仅是大人,还有诸葛大人,年大人……六位仙尊境! 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六位仙尊境! ‘这个天下,是你们的了。’白主这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大家也总算是明白了什么意思,新的仙尊境已经诞生,这天下的格局,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夫君,你打算……”苏南和青主等人有恩怨从诛仙岛就已经开始了,如今他已经达到仙尊境,不可能再屈居人下,甘当王侯,而且七尊那么污蔑玲珑老祖,按照夫君的性格,也断然不会放过他们。 苏南目光如水,波澜不惊,轻声说道,“把方天照叫来。” 一刻钟过后,方天照马不停蹄的来到殿前,恭敬行礼。 “参见侯爷。” “不必多礼,你去通知一下所有圣主,是七尊座下的所有圣主以及王侯,告诉他们一个时辰之内,撤出天外天,否则后果自负。” “这……” 方天照一下子愣住了,撤出天外天?为什么,这是要干什么? 凭方天照现在的威信,恐怕大家也不会相信吧?别说方天照了,就算是长青侯亲自出马,也未必能劝动其他王侯啊,天外天乃是王侯和七尊的居住之地,你让人家离开自己家,总要有个理由不是? 看到方天照疑惑的脸色,苏南走上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从今天起,你,便是天照侯。” “这……我……”方天照一脸懵逼,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而且也不明白苏南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天照侯?王侯?你说我是王侯,我就是王侯? 看到方天照依然是不明所以,苏南也懒得解释,指着青主寝宫的方向说道。 “去吧,把我的原话通知他们即可,罪不至父母,祸不及妻儿,告诉七尊将家眷送走,免得……我误伤了他们。” 方天照猛然一个哆嗦,没听错吧,苏长青……要干七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