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4章 谁收徒你说了算?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144章 谁收徒你说了算?

这…… 老君? 苏南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李耳,眼神中都是一股惊骇之色。 这老头……是太上老君? 苏南忽然觉得自己脸有点疼,多少次了,打脸别人的时候都是用这样的方式,没想到今天被别人给打脸了,而且还是被这天下第一人太上老君打脸。 一切回忆涌上心头,苏南忽然感觉十分的搞笑。 如果李耳是太上老君的话,那么老君的死讯,岂不就是他散播出去的? 当年在那山洞之中,老君突破的时候,苏南随口对妖妖灵和妖妖奴说了之后,这俩蠢货就将这个消息传给了天帝,天帝昭告天下,于是便宣告老君已死。 这…… 苏南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怪不得妖妖灵和妖妖奴作为两个道童居然都是三清境的,原来……是老君的道童? 那老君那个时候突破的境界,是……紫薇境法力无边? 怪不得那戒指里面的法宝符箓都如此得强力,怪不得那炼丹炉有如此逆天的效果,原来这些东西,都是老君的法宝? 苏南此时真是有一种想死的感觉,还曾经问人家李耳,让李耳猜老君到底死在哪了,想到这件事苏南就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 估计老君当时的心情也一定是哭笑不得吧? 苏南抬起头,看了一眼老君,发现老君也是似笑非笑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便跟八仙等人寒暄。 “听闻吕洞宾收了两个徒弟?” 吕洞宾尴尬一笑,他收徒的事情弄的天下皆知,想不到连老君都惊动了。 “呵呵,劣徒,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老君点了点头,“嗯,我听闻你的小徒弟苏语乃是九海蛟龙转世?既然你已经收了红孩儿当徒弟,这个苏语就让他转拜我的门下吧,我为你分担一点。” 没等吕洞宾说话,旁边的李玄脸色一变,赶紧说道。 “老君,你来晚了,我已经预定了师父的资格,您这种身份,不太适合收徒弟,再说你不是之前收了一个孙海洋么?” 提到孙海洋,老君气就不打一出来,又瞪了苏南一眼,虽然说孙海洋的身世非常不一般,但是孙海洋已经长大成人,怎么能跟苏语这种从小调教的相比? 而且被吕洞宾调教过的徒弟,那品行和德行自然是无可挑剔,谁都想要这么一个乖巧正义的孩子。 “李玄,这话就不对了,当初我点化你们的时候你们可都是一帮小屁孩,怎么,现在翅膀硬了?跟我抢徒弟了?” 蓝采和也在旁边附和,“嘿嘿,老君你也说了,就连李玄都是你点化的,你这辈分跟我们已经不相同了,您不适合收徒弟,还是我们替您收了吧,到时候您有空指点一番就行。” 老君一瞪眼睛,“你们几个想得倒是美,徒弟是你们的,然后要我来教?我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吕洞宾,过些日子把你那小徒弟送到我这里来,我保证教的他一身法术本领。” 吕洞宾一脸尴尬,没想到收个徒弟居然这么多人争抢,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们这件事情了。 “那个,我看还是我自己带吧?两个徒弟,我还是可以应付的过来的。” “不行不行,收徒弟就要专心,一对一才是最好的教学,我来吧我来吧。” “胡闹,你们哪有时间带徒弟?为了不误人子弟,我张果老就替你们收了吧。” “……” 看着八仙加上老君在这里肆无忌惮的争抢,苏南忽然嗤笑了一声。 老君本来没时间搭理苏南,结果这臭小子居然还敢在旁边笑? 老君冷哼一声,“笑什么笑,你的事儿我还没空说你呢,怎么,知道我是太上老君了,不跟我嚣张了?” 苏南撇了撇嘴,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索性就破罐子破摔,指着老君的鼻子说道。 “老李头,你别跟我这装大瓣蒜,你是老君又能如何,对你尊敬是尊敬,咱们一码是一码,谁让你当初不说明白来着?” “臭小子,还敢跟我嘚瑟,信不信我一件法宝都不给你剩?” “呵呵,别跟我狂,有种你就别给我法宝,信不信你收不成徒弟?” “徒弟?我收徒弟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我收徒弟?难不成那苏语是你儿子不成?!” 苏南淡然一笑,“老君不愧是老君,你猜对了,苏语正是在下儿子。” 说罢,苏南找了个太师椅坐了下来,端起一杯仙茶喝了几口,翘着二郎腿,俨然一副大哥大的样子。 面前的,乃是太上老君和八仙,敢在这几个人面前如此装逼的,恐怕苏南算是天下第一人了。 老君脸色也是变了变,本来寻思知道自己是太上老君之后这小子定然是服服帖帖呢,结果现在可好了,大家都看中的小孩结果是人家的儿子,这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老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走到苏南跟前,将一枚戒指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道。 “咱们之间本来就有缘分,这枚戒指我收回只是为了多送你一些符箓,拿着吧,我送出去的东西,什么时候要回来过?” 苏南毫不客气的把这戒指戴在了手上,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这老君还挺要面子。 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还缺一把火黎。” “臭小子……” 老君骂了两句,还是把火黎扔了出来,这小子倒是识货,知道什么东西是宝贝。 老君在旁边一边翻白眼,一边吹胡子瞪眼的,作为天下第一人,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也就苏南这臭小子吧,为了收个称心如意的徒弟,就连老君都低头了,其他八仙更是着急。 李玄真是后悔的很,要是当初带着苏南一起去吕洞宾那里,人家就父子相认了,届时正好将孩子领回来,岂不快哉,现在可不好办了,只能套近乎了。 八仙对苏南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总是想要悄悄的贿赂一下,但是心想送的礼物又比不上老君,只能干着急。 既然这个老君追思会就是个误会,苏南也就没必要在这里多逗留了。 “到底拜谁为师暂且不说,先去吕洞宾仙长府上看一看吧。” 苏南还未见过小儿子,自然是想要先看看,但是他却不知道,此时苏语已经被红孩儿拐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