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5章 一孕九千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195章 一孕九千年

清风拂起,柳暗花堤,长河落日,鸟兽嘁嘁。 八百里山川落尽,十万里冰原归西,凤鸣岐山,云腾千里,不灭青灯顾长依。 九千年,弹指一挥间,老君与苏南已经在九天云上,对弈十三载有余,不过这十几年来,老君的心神,却是越发变得不宁,每一局棋,老君都是步步凌乱,心思辗转,连输了苏南八局,他的神情,只是越发的凝重。 “老君,你的心不在此啊,能让你道心如此凌乱,该不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吧?” 苏南笑了笑说道,眼神之中却是带着一抹狐疑之色。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多少岁月了,连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 老君淡淡的说道,神色之中带着叹息,但更多的是惆怅,乃至于迷茫。 “天地大劫,岁月如期,我也该走了,这一去,或许便是永恒。” 苏南眉头紧皱,疑惑不解的看着老君。 “如果我走了,你便是这天地之间最强的存在了,势必要守住这偌大红尘。” 说着,老君看向那七彩神石之上的天空,神色黯然的说道。 苏南心中无比的惊讶,这天地之间,能够让老君内心之道,波动起一丝涟漪的事情,太少太少了。而老君口中的话,却是有些莫名其妙,让苏南一时间也是摸不着头脑。 就在这一刻,天空之上传来一阵阵激荡,虚空尽碎,在那九天之上,归藏山顶,一道黑色的漩涡,逐渐旋转而起,掀起一阵阵惊天风浪,山峰滚落,飞沙走石,虚空之上的七彩神石,也是在这一刻掉落了下来。 归藏山之上,红孩儿手握红绫,踏天而下,目若金睛,火焰升腾,睥睨八方。 一个素衣少年,眉清目秀,正在山顶之上练剑,大开大合,气浪翻滚,颇有股惊天豪气,剑气纵横八百里,一剑光寒十四州! “小屁孩儿,不错嘛,九千年不见,你的实力倒是有所精进啊。” 红孩儿笑眯眯的说道,伸了个懒腰,九千年已过,他的劫数,也已经过去,而眼前这个八九岁的练剑少年,正是苏语。 “嘿嘿,看剑!” 苏语手握太白青翎剑,仗剑而起,扶摇直上,盖世惊天! ………… “九千年了,看来是红孩儿的劫数到了。” 苏南沉声说道,神色凝重。 “是啊,红孩儿的劫数到了,九千年了,岁月悠悠,真是太快了。该来的要来了,该走的,也该走了。” 老君喃喃笑道。 “老君此话何意?” 苏南低声问道。 “我不信你感受不到这天地之间的变化,呵呵呵,不过有些事情,你终归还是要知道的。这大红尘,并非是世界的终点,只不过是你我眼中的极限而已,在这大红尘之外,还有着一片更为广阔的天空,那是你未曾领悟过的世界,那是凌驾于诸天之上的世界。” 说到这里,老君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激动之色,有些东西是无可避免的,就像是他在大红尘呆了无尽岁月,可是他知道,自己终归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那是什么样的世界?” 苏南喃喃着说道,旋即目光再度落在老君身上。 “而我,便属于那里。” 老君淡笑着说道。 “尘归尘,土归土,我也终于要回家了。” 老君的话,再度让苏南变得凝重起来,抬起头,望向那九天之上已经渐渐显露出来的漏洞,他的心也是跟着压抑起来,因为苏南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那是他达到紫薇境法力无边大圆满之后,第一次出现这种莫名的危机感。 “回家,那里才是你最终的家吗?” 苏南说道。 “那里的世界更高级,虚空壁障,百族林立,万界争锋。那里的强者更恐怖,反掌之间,山海崩塌,时空错乱,无可匹敌。那里的岁月更加的短暂,因为你要若长生,就必须要变强,就必须要踏上巅峰。那里,才是整个宇宙的终点!” 老君的话,如同一道道晴天霹雳,响起在苏南的耳边,振聋发聩。 宇宙的终点!那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苏南不禁被老君勾起了一丝兴趣。大红尘,九千年弹指一挥间,但是他依旧还是那个苏南,这天下依旧还是那个天下,高手寂寞,但主宰更空虚。 苏南的心变得热血沸腾,他有一颗不甘寂寞不甘平凡的强者之心,但是他更有太多的羁绊与牵挂。 杨念贞一孕九千年,至今为止,都是没能生予,苏南的心,怎能不为之担忧呢? “自天帝一去,我的心,就已经再无牵挂了,这世间,能懂我之人,唯天帝耳。” 老君叹息一声。 “因为,他也是那个世界的人吗?” 苏南笑着说道,老君看向他,默默点头,没想到苏南竟然已经猜到了。 “有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啊,这一次恐怕这天,真的要变了。” 老君正色道。 “那个世界,太过残酷,太过凄冷了,终归是与大红尘,格格不入。天帝已去,我亦不能独善其身,哈哈哈,这天,便由我来将它封禁吧!” “老君此话何意?” 苏南越发的不明白他的意思,今日的老君,与往日完全不同,颇为古怪,甚至连性情也是变了不少,甚至在苏南看来,有些婆婆妈妈。难道真如他所说,这天地之间,又有大变化吗? “我的确想回家看看,那是我毕生的梦想,但是我一生都在大红尘,与明三尺一样,大红尘亦是我的家,如果天真的塌了,那么就是一场无与伦比的浩劫,大红尘,势必会被铁蹄踏遍,生灵涂炭。甚至……不复存在!所以这天,便由我来填补吧。” 老君淡然一笑,从容不迫。 因为他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就像自己跟这个世界,永远都像是格格不入的,天帝明三尺即便是改变了大红尘,可他依旧改变不了整个凌天界。 活着的,就必须要去承载,那些已经成为过往的罪恶,明三尺走了,但是老君绝不会让他失望,举头三尺之时,他要让天下人看到的,并不只是一个青天。 就在这一刻,一声响彻虚空的婴儿啼哭,却是让苏南与老君的脸色,勃然而变。 “哇----哇哇----” 杨念贞一孕九千年,终于还是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