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6章 守墓人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206章 守墓人

剑台竟然自己飞走了? 苏南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神秘了,这人王墓,到底是一处什么样的存在呢? 说出去谁能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不信,连玲珑与云山鬼父也是无比的震撼,剑台自己飞走了,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剑台消逝,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那剑台究竟何去何从,可是在这人王墓之中,他们却必须更加的小心,那剑台的神秘,似乎比起这人王剑也毫不逊色,只是他们并不知情而已。 剑台的消失,也让每个人心中都变得更加的压抑,对于这未知的人王墓,也是充满了期待与谨慎。 “那剑台,不会也有灵吧?” 苏南喃喃着说道。 “小子,把人王剑交出来,可以免你一死,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结果的,” 云山鬼父淡笑着说道,他知道现在的苏南已经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刚才与杨晨宇一战,消耗太大,现在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有本事的话,你就自己来拿。” 苏南剑指云山鬼父。笑眯眯的说道。 “看来你真以为自己能够逃出升天吗?” 云山鬼父嗤笑着说道,不屑一顾。 “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你还没这个本事,想要我的性命,那就先问问我手中的人王剑吧。” 苏南丝毫不以为然,这个云山鬼父,真以为他能喝退自己,夺得人王剑吗? “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的家伙。” 云山鬼父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轻蔑之色,比起杨晨宇,他则是毫不客气,直取苏南而来。 恐怖的鬼手拐杖,横扫乾坤,气势正盛,苏南眉头一皱,他之前刚刚与杨晨宇一战,消耗不少,人王剑掌控起来与斩龙诀一样,其损耗都是巨大的,苏南想要再战云山鬼父,势必会陷入被动之中。 一击即退,苏南嘴角微微翘起,这时候他一步跨出,直接跃上了大殿之前,而在一处青玉案牍之前,竟然是有着一把黄色折扇,那黄色折扇,一看就不是凡物,势必是人王身前的宝物。 云山鬼父紧追而上,他也一眼就看到了那青玉案牍之上的黄色折扇,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不再去管苏南,而是伸手一抓,想要夺取那黄色折扇,与此同时,玲珑也是悄无声息的赶了上来,玉手一动,雷霆斗转,直接是逼退了云山鬼父,那黄色折扇,谁也没能拿到手。 “混账!” 云山鬼父怒喝一声,脸色阴沉,逼退玲珑,再次夺取黄色折扇。 苏南眼神一寒,青玉案牍之上的一只焚香炉被他直接踢飞而去,香末散落而下,化作一道长风,呼啸而起,在人王墓之中肆意刮起,飞沙走石,意境突变! 连苏南也没想到,在他踢飞焚香炉的那一刻,整个虚空之中,都是香气弥漫,那香末似乎也化为飞沙,咆哮而起,眼前的场景,似乎变成了万里荒漠一般,所有人都是失去了方向,苏南也不例外。 “这是……” 苏南内心一沉,眼神微眯,前方的黄沙依旧不停的吹着,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苏南突然之间想起澹台云茵,但是却已经根本找不到他了,周围变成了一片荒漠,与刚才的场景,大相径庭。 这个时候,苏南虽然知道自己身处幻境之中,但是这飞沙一过,他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想要突破这飞沙荒漠,似乎变得千难万难。 “这万里黄沙,实在是让人无语啊。” 苏南心中苦笑,这一次还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论他多么拼命想要逃离这万里黄沙,都是无法突破而去,眼前一片金黄,除了黄沙,一无所有。 苏南无数次的想要冲出这万里黄沙,可是都无济于事,但是这万里黄沙,对他却没有丝毫的威胁,苏南猜想,应该是这人王剑所致,否则的话,估计自己的身躯都会被这黄沙吹散。 苏南盯着狂风沙尘,走了很远很远,但是始终都是找不到任何的出口,不过在前方的风沙之前,苏南却是看到了一道影影绰绰的身影,身材佝偻,粗布麻衣,束手而立,似乎凝视着远方,但是苏南只能看到这些,无论他怎么向前奔跑,都是无法触碰到那身影佝偻的老者。 “该死,那个人究竟是谁?” 苏南眉头紧皱,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佝偻身影,似乎完全无法触碰。 苏南使劲了浑身解数,可是这风沙依旧猛烈,前方依旧是一片混沌,那佝偻着身躯的老者,也是渐渐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之中,即便是眯着眼,苏南也是再难看到那道佝偻的身影。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南的肩膀,突然之间被人压住了,虽然只是轻轻一拍,但是苏南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似乎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了,完全动弹不得。 “呵呵呵,小朋友,你是在找我吗?” 一声淡笑之声响起在苏南的身后,虽然笑语轻盈,甚至带着一抹和蔼,但是听在苏南的耳边,却是那么的毛骨悚然,甚至是相当的压抑。 苏南转身的那一刻,看到了那个身影佝偻的老者,正是自己刚才苦苦追寻无果的老者。 “你是谁?” 苏南看向那笑吟吟的老者,总觉得这个家伙似乎能够看透自己的所有一样,在他面前,自己似乎毫无保留,这让苏南很被动,很不爽。 “我是谁……我也不知道啊,只是在这里,呆了太久太久了,连我自己都快忘记我是谁了。” 老者淡笑着说道,似乎在他眼中,任何一切都不足以惊起他心中的波澜,一片祥和,一片死寂,一片漠然,一片凄清。 苏南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太多复杂的东西,连他都是对这老者充满了好奇,充满了感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有着这样复杂而惊世骇俗的眼神,他经历过什么,他又曾有过什么样的岁月,让人心生谜团。 “你是人还是鬼?” 苏南继续问道,这个人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给他的感觉,让自己心神不宁。 “确切的说,我应该算是这里的守护者吧,也就是守墓人。”

上一篇   第2205章 剑台飞逝

下一篇   第2207章 往生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