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5章 黔刀客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215章 黔刀客

无形刀光,邪影而至,去势凶猛,冷意弥漫! 苏南的神色变得无比的冷漠,眼望着身前不远处的青衣男子,棱角分明,身材伟岸,脸上更是带着稀松的胡茬,长发遮住了他的半边脸,眉心之上,反而是露出了一个颇为邪魅的刀型印记,诡异而神秘,给人一种沧桑而落寞的感觉,腰间挎着一把修长的锋刃,寒芒毕露,似乎像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游侠。 “想要没事的话,就把你的人王传承,交出来吧。” 青衣男子微微一笑,从容淡定,嘴角的弧度,也是令人深思。 “这个人是谁?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 玲珑眉头一皱,俏脸之上也是写满了惊讶之色,看来进入这三重大墓的人,并不只有他们而已,在他们之外,也是有人闻听了风声,想要来夺取人王传承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句话还是非常对的,否则的话,这个家伙又作何解释呢?此人的实力,比起自己都要更胜一筹,玲珑知道,他绝不会是从下级界域之中晋升而来的人,必定是凌天界之人。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黔刀盟的人。方寸锋芒之间,无刃黔刀在前,他眉心的印记,应该便是黔刀盟的盟誓印记,只不过黔刀盟在凌天界,也是一个极其隐秘的组织,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他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至少在北极神州,一些大宗门之间,是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存在的。这个人,应该便是黔刀盟的黔刀客。” 云山鬼父低声说道,眼神之中也是闪烁着精光,似乎在等待着时机,坐收渔翁之利。 “黔刀客嘛……” 玲珑喃喃着说道,她也是听说过黔刀盟的存在,这些家伙,无一不是十恶不赦之徒,而且实力强劲,杀人力求鸡犬不留,杀人如麻,乃是凌天界人神共愤的组织,但是能够找到他们的人,都是寥寥无几,更别说对抗他们了。 不过现在的局面对于玲珑跟云山鬼父而言,却是异变再生,这个突如其来的黔刀客,如果能够击败苏南的话,或者两者最好是两败俱伤,那么他们也就能够趁虚而入了。不过云山鬼父与玲珑之间,也是各怀心思,所以这场战斗,充满了猫腻,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 “你倒是很自信,人王传承我是不会交出来的,吃进嘴里的东西,哪有吐出来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苏南微微一笑,眼神微眯,与眼前的黔刀客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目光都变得越发的犀利,针尖对麦芒,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惊天一战。 苏南也是不敢小觑,这个人的实力明显比玲珑他们要更强,但是在他面前,一切都是浮云,经过往生池的洗礼,他的身体刚强无比,堪比金石,无视水火,在这凌天界之下的大墓九重之中,苏南已经是无所畏惧。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即便是从凌天界而来的强者,也绝对不可能有着他们在凌天界的战斗力,实力都是被无限的压缩下来,以苏南的猜想,这大墓九重之中,最多也就能够让化虚境巅峰的人存在,超越化虚境是不可能存在于这里的。 “既然这么说,那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喽。看样子,我只能好好给你上一课了。” 黔刀客耸耸肩,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阴狠起来,这一战,看来在所难免了。 “奉陪到底!” 苏南眼神阴寒,不扫平眼前的障碍,看来他是不可能安然离开这人王墓了,不过这个家伙看上去却比云山鬼父与玲珑更加的难缠。 “今日,我欧阳正华,就让你知道一下,凌天界的规矩,一个卑微的下级界域之人,也想妄图染指人王传承,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般。” 欧阳正华一步踏出,气势汹涌,盖世凌天,恐怖的气浪翻滚而出,直逼苏南而来。 长刀所向,锋刃一出,鬼哭狼嚎。苏南眉毛一挑,双手紧握人王剑,直接一剑斩落,与欧阳正华的刀芒汇聚在一起,铿锵之声,震耳欲聋,刀芒与剑影的交织,瞬间振荡起周围的风暴,气势纵横。 欧阳正华目露精光,刀锋一起,寒芒逼人,快若疾风闪电一般的刀影,落向虚空之上,苏南的头顶之间。 苏南眉宇一凝,以退为进,手中的人王剑,大开大合,纵横捭阖,与欧阳正华交战正酣,人王剑如今已经彻底与苏南融为一体,而且经过了往生池的洗精伐髓之后,完全超越了之前的战斗力,人王剑剑影大气磅礴,恢宏无尽,前冲后突之间,完全格挡了欧阳正华的刀芒,冲击在前,根本破不开苏南的防御。 苏南渐渐稳住身形,提剑而起,与欧阳正华几度贴身而至,火花四溢,刀剑交织,震耳欲聋,嗡鸣不已。 欧阳正华刀芒如雨,迅雷不及掩耳,但是苏南正好与之相反,他的剑充满了大气磅礴的姿态,进退有序,稳如泰山一般。 “长刀未冕!银河落日!” 欧阳正华以气吞山河之势,席卷而起,长刀锋芒毕露,寒光凛凛,初露刀锋,无数道刀芒漫天而至,苏南眼神微寒,手握人王剑,纵横之间,峥嵘初显,剑之所指,无物不破! “一剑斩风云!” 剑影交织,刀芒四射,气势如龙,两个人全都是被震退而去,气息成于天际,没于光辉之间。 一头黑龙虚影,不断的浮现而出,一剑斩落天地之间,黑龙嘶吼,吞天纳地,一阵阵苍莽无比的气息,充斥在人王墓的大殿之中,那黑龙虚影,更是无与伦比,惊世骇俗,看的欧阳正华都是满眼震惊之色。 剑锋凛凛,沧桑依旧,霸气如山! 然而这一刻,欧阳正华的长刀,却已经是布满了豁牙一般的缺口,彻底沦为了残兵败器。 不过欧阳正华的刀背之上,却已经是有着一丝鲜血缓缓的流淌而下。 一滴,一滴,滴落在青石板之上,嘀嗒的声音,仿佛重重的锤击在人的心上一样。 那一刻,两个人四目相对,眼神交汇,依旧是寒芒凛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