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8章 一斩风云变,再斩天雷现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238章 一斩风云变,再斩天雷现

在苏南这一声怒吼之下,那些人有如当头棒喝,浑身一颤,无数的画面涌上心头。 他们曾几何时,都是几斤无敌的超级强者,但是又曾几何时,他们已经沦落的如此悲哀,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如果不是苏南这一声怒骂,他们的心,仿佛都已经蒙尘了。 他们记得当初的无上荣耀,他们记得自己曾是绝世仙君,可是他们又无比的害怕死亡,死了,连那唯一可以回忆的帝皇般的记忆,都会随之灰飞烟灭,他们的荣耀,早已经化作流水,奔流到海不复回…… 苏南的话,给了他们狠狠的一巴掌,也让每个人都是变得愤怒起来,他们是有血性的,哪一个从下级界域之中涌现出来的强者,不是有着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呢?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么会站在整个世界的巅峰呢? 可为了维护自己的荣耀,为了告诫自己的虚荣之心,他们畏惧死亡,他们不敢去尝试失败,他们在绝望中,一蹶不振! “你们的气,难道都要彻底断绝了吗?” 苏南的又一声怒喝,彻底让他们感觉到了羞耻之心,让他们撕开了沉默虚伪的面具,明知一死,他们又有何惧?只有带着一颗必死之心,才能够有活着的希望。 “剑在手,跟我走!不灭饕餮,誓不回头!” 苏南一马当先,冲锋陷阵,上千人在这一刻,全都是被苏南给骂醒了,更是让他们感觉到了活着的意义,这不是他们的终点,这只是他们的起点而已,如果连凌天界的太阳都见不到,那他们他们突破界域的极限与壁垒,又有何意义存在呢? 一瞬间,苏南与上千的化气境高手,视死如归的冲向饕餮,他们已经放弃了生死,还有什么可放弃的呢?这一次,完全不像之前云山鬼父与玲珑的蛊惑,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战斗,一旦输了,他们也就彻底烟消云散了,成为别人的口中人了,成了饕餮的粪便,那是一种多么可悲可叹的事情,何其凄凉。 神兵齐发,吼声如雷,山呼海啸,千人出击,霸气纵横。 这一幕,连玲珑跟云山鬼父也傻眼了,但是他们却也是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人海战术未必不管用,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苏南能够煽动这么多的人,跟他一块抗击饕餮,已经是实属不易了,这跟之前他们对抗苏南之时,的确是不可同日而语。 上千人的一战,可谓是蔚为壮观,连饕餮也是被震退了数步,不过饕餮的强大,完完全全是他们没有想到的,那巨掌横拍而出,便是上百人倒在了地上,生死不明,重伤垂危。不过苏南与云山鬼父以及玲珑,也是不断的寻找着饕餮的破绽,双方的激战,极为的刺激,无与伦比。 苏南的手中,鲜血淋漓,手腕之上,青筋暴起,眼神之底,血色弥漫,这是他自从离开大红尘之后,经历的第一场生死之战,死了,也就彻底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这时候,最让人震撼的人,竟然是澹台云茵,连苏南也没想到,澹台云茵的强大一直都是被自己忽略的,她的强势出击,给与了饕餮极大的压迫,才使得他们得以喘息,上千人撕咬饕餮,倒也让饕餮变得首尾难顾,不过他的冲击依旧是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越来越多的人,被他打压下去,生死不明,惨状令人不忍直视。 澹台云茵手握翎羽剑,剑锋犀利,矫健如光,巾帼不让须眉,去留之间,进退有序,完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即便是在众人合力击杀饕餮之时,她也显得最为稳重,这一点,连苏南都是极为的惊叹,看来这个小家伙,倒是有着一颗大心脏,在这等生死绝境之际,竟然完全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比起那些所谓的强者,不知道强上了多少倍。 苏南知道,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更多的退路,这一刻,他必须要施展出全部实力,即便是死,也是断无遗憾了。 御魂封魔剑再度被苏南执掌,手中的黑魔剑气,越发的激荡,那一刻,饕餮的目光竟然是落在了苏南的御魂封魔剑之上,甚至是带着一抹忌惮之色,但是更多的却是无与伦比的愤怒。 饕餮双爪拍出,击退数以百计的强者,死伤无数,场面极其的惨烈。而它最终的目标,竟然是直奔苏南而至。 苏南紧握御魂封魔剑,眼神如刀,杀伐果决。 “一斩风云变,再斩天雷现!” 这一剑,是斩龙诀的第二剑,虽然苏南运用的还不是很娴熟,但是这一刻他别无他法,只能赶鸭子上架,这一剑是他至今为止的最强手段,能否抗击饕餮,全在此一举! 一剑斩出,风雷闪现,黑魔剑气肆虐长龙,天雷滚滚,咆哮如龙,黑色的雷龙从云层之中奔袭而出,碾压向饕餮,饕餮目光一边,嘶吼一声,扑将而来,直接是与那黑色雷龙撞击在了一起,恐怖的气浪,掀翻了周围百里之内的山脉石碑。 这一剑,饕餮被苏南震退了五步,那一刻,饕餮的眼皮之上,竟然是留下了一抹黑色的血液,所有人都是脸色骤变。 苏南目光微眯,咳嗽了两声,雷龙消散于虚无,而他,也是被这饕餮给重创了,这一剑直接是让他几乎接近油尽灯枯一般,脸色蜡黄,浑身都是颤抖起来。 “好恐怖的一剑啊!这个苏南,不愧为我们三重大墓的第一人。” “是啊,他竟然撕裂了饕餮的血肉,简直太让人震撼了。” “你们看,那饕餮又动了,苏南还能挡住他吗?” 每个人都翘首以盼,但是苏南不是神,不是凌天界的无上强者,他终归已经是遭到了极大的重创,再无还手之力,而饕餮却是一步迈出,脸色极其的难看,口吐人言,沉声喝道 “你,竟敢伤我,你们,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