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8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248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每个人都有虚荣心,更何况蒋兰这么漂亮可爱,当然要在父亲面前要面子了。 “神韵石?你们凌天界的货币吗?” 苏南一愣。 “对呀,好像你不是我们凌天界之人似的,你给我一颗妖晶,我给你四百下品神韵石,在灵宝坊,顶多给你三百。我这个价格,你睡觉都会笑醒了。” 江岚笑着说道。 苏南心中一动,看来她并不知道在凌天界之外,还有其他的界域存在。 “我还想用这妖晶修炼呢,不过……你要实在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叫声叔叔听听。” 苏南心血来潮,微微一笑,也是想要调戏一下江岚。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是不是还因为当初那一剑记仇呢。男子汉大丈夫,小肚鸡肠,你还要不要脸了。” 江岚秀眉紧锁,嘟着嘴说道。 “你管江震叫叔叔,我管他叫江老哥,按理说,你就应该叫我叔叔的,叫吧。” 苏南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你混蛋。” “女孩子可要矜持一点,再敢满嘴污言秽语,我可就告诉你叔叔去了,你还想换我的妖晶,为什么非得偷偷摸摸的,事无不可对人言,你肯定有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苏南一脸傲然的说道,江岚顿时间急了。 “你别说你别说,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就是想换几颗妖晶,不然回去之后我一颗妖晶都没有,父亲肯定会不开心的。” 江岚满脸委屈的说道。 “好吧。谁让我这人心善呢,不过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行情,这东西最少一千下品神韵石,你要换就换,不换拉倒。” 苏南说道。 “一千块下品神韵石,你怎么不去抢?好好好,我换我换。” 江岚脸色铁青,这家伙摆明了就是趁火打劫。掏出了五千块下品神韵石,交给了苏南。接过神韵石,苏南眼神一亮,这神韵石应该就是凌天界的交易货币了,然而这五千块下品神韵石之中的神韵之气,绝对是妖晶的数倍不止。 苏南美滋滋的收起神韵石,贴近江岚,低声说道: “我明天要是再猎到妖晶的话,咱们还换。” “不用了,我这些够了。” 江岚喜滋滋的说道。 “你不换的话,就说明你心里有鬼,那我去问问你二叔究竟怎么回事。” 苏南好奇道。 “你……我换,我换还不行吗?” 江岚哭笑不得的说道,她感觉自己好像被苏南给敲诈了,人家都是三百块下品神韵石换一颗妖晶,可是自己竟然一千块下品神韵石换一颗妖晶,而且还是被逼无奈的选择。 “你这么鸡贼,连我这么善良可爱的小女孩都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江岚恶狠狠的看着苏南,咬牙说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做的可是正当买卖,我又没逼你换,对不对?睡觉了,明天咱们俩得换个隐秘点的地方,以免被人发现,你瞪我干什么?我这还不是为了你着想吗?” 苏南撇撇嘴说道,江岚只能咬牙切齿,转身离去。 不得不说,这数千下品神韵石全部被苏南吸收了,让他赞叹不已,这绝对不是十颗妖晶能达到的效果,体内的神韵之气,变得越发的蓬勃。 一连数次之后,苏南跟江岚的行动,还是被江云飞给看出了一丝端倪,而且每次打猎,他们两个都是在一起,心道这两个家伙,难道这么快就搞在一起了?自己的妹妹可是天之娇女,即便是在伏坨城之中,那些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少爷,都没一个能看得上的,难道真是英雄救美,俘获了妹妹的心? 接连换了几次之后,苏南的腰包鼓鼓的,而江岚已经是穷的只剩妖晶了,身上根本没有神韵石跟苏南继续兑换了。 看到妹妹一脸苦涩的‘幽会’归来,江云飞赶忙上前问道: “岚儿,是不是那个姓苏的欺负你了!即使他救过我们,我也绝对不允许他欺负我妹妹。”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哥,你千万别去找他。” 江岚心中越发的慌张,生怕自己找苏南还妖晶的事情漏了馅儿。 江岚越说没事,江云飞心里越好奇,没事你怎么愁眉苦脸呢?还捂着肚子? “岚儿,莫非……你怀了他的孩子?” 江云飞义愤填膺的说道,从苏南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之中来,到现在正好一个多月。 江岚差点被这个呆萌蠢的哥哥给气死,你妹妹我就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不是的,哥,我肚子疼,哎呀,你就别添乱了。” 江岚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说完转身而去,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江云飞,不过江云飞心中好奇,再加上妹妹满脸愁容,他一定要找苏南问个清楚才行。 此时,他们已经接近了北斗大森林的外围地区,苏南在晚上的时候,正好猎了一头红皮小猪,他虽然不认识这红皮小猪是什么品种,但是却是极为灵巧,竟然是达到了化虚境,而且浑身的神韵之气十足,正好苏南好久没有喝一杯了,这红皮小猪正好做他的下酒菜。 苏南烤了油汪汪的红皮小猪,鲜嫩可口,一看就是绝佳的下酒菜,拿出了他当初在地球搞来的茅台酒,轻轻一嗅,沁人心脾,多少年的绝佳陈酿,那可是用上千年的窖池搞出来的正宗酱香酒,绝对的酒中极品! “好香啊!” 蒋云飞本来是打算来找苏南质问一番的,可是一走过来,他就彻底迈不开步子了。 绝美的佳肴,极品的美酒,让他一瞬间就拜倒在苏南的脚下了。 “苏兄,这酒,我可否讨一杯来喝?哈哈。” “一杯,仅此一杯,这酒喝一杯少一杯,千年陈酿的酱香酒。” 苏南递给了蒋云飞一杯酒,蒋云飞眼神一亮,一饮而尽,顿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神之中带着醉意,不过却是极为的兴奋。 “好酒,实在是好酒啊,我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苏兄,可否再来一杯?” 蒋云飞馋的不行,他也是嗜酒如命的酒君子。 “这酒乃是我花了大价钱买的,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苏南摇摇头。 “我买,我买还不行吗?你说吧,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蒋云飞顿时间来了精神,身为伏坨城四大公子之一,难道连酒都买不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