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5章 大不了装死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285章 大不了装死

苏南收手而立,不断的喘息着,脸上大汗淋漓,气息欺负不定。 然而这时候,关天龙已经是双膝跪地,倒在了苏南与玉飞鸿的面前。关天龙浑身上下,几乎全都是剑孔,被万剑穿心,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关天龙最终死在了自己的狂妄自负之下,也算是死在了饺子的剧毒之中。 可悲,可叹,但是在苏南的眼中,他死的更加的可恶,死有余辜。 人王剑滴血未染,关天龙扑通一声倒了下去,鲜血四溢而开,整个山中,再度恢复了平静,鸟儿吱吱,虫儿嗡鸣,寂静的如同雨夜过后的峡谷。 玉飞鸿看了苏南一眼,她知道自己今日要抓苏南,很显然已经不可能了,甚至于她日后再对苏南出手,也必定会三思而后行,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寻常人能够对付的,即便是化神境的一代炼器大师关天龙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中,其恐怖可想而知。 苏南的实力并不强,可是他能够坚持到这一步,甚至最后完成反杀,那绝对是令人窒息的。 ”我到底是应该恨你,还是应该谢谢你呢。” 苏南看向玉飞鸿,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此时的他也已经是油尽灯枯,不过玉飞鸿比起他来,也未必好到哪去,关天龙死了,他知道玉飞鸿至少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对自己出手的,除非她脑袋坏掉了。 ”你可以当成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咯咯咯,以后你可要记得,你欠我一条命哦。” 玉飞鸿娇笑着说道,面对苏南的质问,也是没有半点的尴尬,反而是一脸笑意。 ”那我用不用现在还呢?” 苏南嗤笑道。 ”你非要这么做,我当然是只能选择恭敬不如从命了。” 玉飞鸿耸耸肩,嘴角带着一抹俏皮之色。 ”下一次,你还是会对我刀剑相向,对不对。” 苏南道。 ”对,但至少现在不会。” 玉飞鸿低声说道,这是他们两个都清楚的事情,下一次见过,估计还是会刀剑纵横,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但是现在敌人已经消灭了,他们短暂的联盟,也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走吧,如果你还不走的话,或许我待会儿会反悔的。” 苏南摇摇头笑道,他从不愿意亏欠别人什么,而且这个时候正好做个顺水人情,放过玉飞鸿,否则的话,她今日的处境也是堪忧。 ”我还会回来找你的,等着我。” 玉飞鸿一笑倾城,媚眼如波,看了苏南一眼,放佛要把人的魂魄都是勾走一样,那种妩媚生姿的妖冶裙摆,就仿若天上的折柳,玉飞鸿转身而去,香气却是弥散在虚空之中,经久不绝。 ”傻子,人都走远了,还在那愣着干什么,再不走的话,也许处境会更加的危险。” 饺子督促道。 ”真是一对令人捉摸不透的敌人,她不让你死,你也不让她死,这算是爱恨缠绵吗?” 饺子瞪着滴溜溜的猪眼问道。 ”我苏南从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足以。” 苏南傲然而立,神色倨傲,这一刻,他算得上是彻底的脱胎换骨了,尤其是心剑合一,让他的实力暴涨,甚至是面对化虚境后期,都是完全无惧。 玉飞鸿转身而去,回头看了苏南一眼,这个家伙倒也是个有趣的人,不过他的神秘莫测,更是让她觉得这个人必须要得到。 ”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玉飞鸿玉指联动,微微一握,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早已经是吃定了苏南。 这一次苏南也算是劫后余生,最大的功臣,竟然是饺子,连苏南也没想到平时不吭不响的饺子,竟然有威力这么大的屁,竟然连化神境高手,都是望尘莫及。 ”你这屁可真是绝了,我说一直问你有什么本事你都闭口不言,有如此屁力惊人的手段,你怕个球啊。” 苏南笑着说道,拍了拍饺子的猪脑袋,饺子一脸不忿,退后几步,凶神恶煞的对着苏南。 ”我警告你,我不喜欢别人摸我脑袋,你再敢摸我脑袋,别怪我不客气,我放起屁来,连我自己都臭晕过。” 饺子的话,让苏南一脸震惊,尼玛,这可真是七伤拳啊,连自己都臭晕过,不过苏南知道饺子的屁可是相当厉害的,也就不再招惹这个家伙。 ”这是给你的晚餐,鉴于你今天表现的非常出色,以后该放屁时就放屁。” 苏南翻手之间扔给了饺子几颗妖晶,顿时间饺子便是眉开眼笑,一改之前的怒目之态,完全变成了一只顽皮可爱的红皮小猪。 苏南休整了三日,便是再次整装待发,直奔北玄学院而去,此去北玄学院路途也不近,至少需要数个月的时间才能够抵达北玄学院。 一路之上,全都是山野密林,苏南孤身一人疾行于山谷丛林之中,背负行囊,无所畏惧。 ”前面那篇大溪地,是一处恐怖的沼泽之地,千万要小心。那里面有很多的化石鳄。” 饺子的声音出现在苏南的耳边,苏南微微一怔,目光微眯,淡淡道: ”你怎么知道?” ”我天生对周围的危机都特别的敏感,要你管。” 饺子愤愤的说道。 ”这里周围已经没有了大型妖兽,而且就连小型妖兽,也是越来越少了,看来正如你所说,这片大溪地,或许真的是有是什么大怪物存在。” 苏南点头说道,虽然饺子闭口不言了,但是他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那种静谧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周围方圆几十里,都是如此。 事出反常必有妖!苏南不是丛林小白,他深知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小心谨慎默默前行,尽量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这片大溪地超乎苏南的想象,竟然有百里之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苏南准备横渡这片沼泽之时,不远处的打斗之声,吸引了苏南的注意。 ”前面好像有打斗的迹象,要不要去看看。” 饺子一脸希冀的看着苏南。 ”你不是说要小心谨慎才行吗?” 苏南诧异的看着饺子。 ”你小心点就行了,我又不用小心,大不了装死,他们又不能把我怎么样。” 饺子甩了甩尾巴,一脸鄙夷的看着苏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