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2章 北玄城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292章 北玄城

“苏兄,我就说你绝非池中之物,从今以后,咱们可就是亲上加亲了。” 江云飞乐的合不拢嘴,苏南只能无奈叹息一声,这个时候,看来他已经上了贼船了。 “说吧,你以后想怎么追求我,我肯定是不会轻易同意的,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你获得了追求我的机会,但是要想得到我,还得靠你自己的努力才行,男人一定要有进取之心,就冲这一点,我还是比较看好你的。” 江岚信誓旦旦的看着苏南说道。 “这么说,以后你就赖上我了呗?” 苏南翻了翻白眼。 “你说错了,是你赖上我了,我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为的就是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既然都已经承认你喜欢我了,我们之间这层窗户纸也算是捅破了,以后你该对我好就对我好吧,我看你表现。” 江岚的自信,让苏南一阵无语,但是不得不说,她的俏皮可爱之处,还是让人颇为心动的,从最初那个刁蛮任性的千金小姐,变成了现在这个自恋到让苏南抓狂的百变魔女,现在连苏南都不知道江岚真实的一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了。 “苏公子真是齐人之福啊,江姑娘温柔可爱,落落大方,一看巨是心性率直纯良的女子,恭喜二位了。” 秦楠笑着说道,苏南则是尴尬的笑了笑,被逼无奈之下,苏南不想伤害江岚,所以也就只能如此了,赶鸭子上架,被人莫名其妙塞了一个媳妇过来,苏南表示很受伤。 “多谢姐姐了,姐姐慧眼如炬,苏南就是个腼腆的大男孩,这种事情他反倒是充满了害羞,姐姐与我家苏南不知是?” 江岚饶有兴趣的看向秦楠,秦楠微微一笑,她怎能不知道江岚的意思呢? “萍水相逢而已,适才苏公子救了我一命,秦楠不胜感激。” “原来又是英雄救美啊,咯咯咯,看来你的女人缘倒是不错哦。” 江岚拍了拍苏南的肩膀说道,言语之中却是充满了醋意。 苏南猛然间转过身,拉起江岚便是奔向树林之中。 “苏兄,你可不要冲动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江云飞冲着苏南喊道,苏南咬牙切齿,他甚至怀疑江岚是不是他的亲妹妹。 “你干嘛这么用力,我可是会生气的。” 江岚撇撇嘴说道,一脸傲娇的表情。 “说,你是不是害羞了?怕什么,又没有外人,除非……你喜欢那个女人,否则的话,你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千里迢迢来找你,你却跟别的女人你侬我侬,你知道那样我会多伤心吗?” “我只知道,我现在很头大。这件事情跟秦楠没关系,你不要胡乱猜忌。我只想知道,你干嘛非要缠着我呢?我到哪里值得你不远万里来找我呢。你说,你看重我哪一点了,我改还不行吗?” 苏南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跟江岚解释了。 “咯咯咯,你真是太幽默了,你所有的样子我都喜欢。这或许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西施个粑粑!苏南都快被这个神经少女给气炸了。 “你信不信我就在这里把你办了?” 江岚下意识的退后两步,捂住胸口,一副满脸震惊的样子。 “你要是非用强的,我也不可能挣脱的,我迟早都是你的人,不过我心里会恨你的。” 偏偏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江岚还一副欲拒还休,任君采劼的样子。 苍天啊,大地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苏南简直要被江岚折磨的死去活来,他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能够把自己逼到这步田地,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行,以后咱们就相互扶持,相依相偎。” 苏南咬牙切齿,恨自己不能插上翅膀,翱翔蓝天之上。对于无数人而言,能够取上伏坨城江家备受宠爱的千金小姐,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分,甚至于江岚的容貌,也是万中无一的绝世美女,她心中对于苏南,有着无限的热爱与感激。 苏南不是十世无情的圣人,可是现在的他,可谓是心如止水,既然如此,那边一切随缘吧。 “嘿嘿嘿!真是天赐良缘啊,苏南啊苏南,你这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让人家大小姐倒贴,你还一副不知足的样子,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饺子在苏南头上蹦来蹦去,抱着长藤打秋千,它也是乐得不行。 苏南此时此刻想到了一句地球上的歌词我好想逃,却逃不掉,爱上你,是我最痛苦的煎熬啊。 一行几人,共同启程,目标直奔北玄学院而去。 时光流逝,数月时间,终于是赶到了北玄学院长祁山脉脚下的北玄城,北玄城以北玄学院命名,但是却是一座极其庞大的城池,比起伏坨城,至少要大上数十倍不止。 北玄城人流密集,强者如云,临近北玄学院,虽然仍旧有着千里之遥,但是却是一座相当之大的城池,位于武极山与长祁山脉的交界之处,可谓是一处三不管的区域,但是因为有北玄学院的存在,这里也并不算是霍乱之地。 “终于到北玄城了,在北玄城的难免,便是北玄学院的存在了,一路走来,穿山越岭,看来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番了。” 江云飞伸了个懒腰说道,一行几人也都是眼神一亮,终于是到了人烟密集的地方,虽然对于修炼者而言,需要静心修炼才能够有所提升,但是经历了漫长的山林时光,眼前这繁华的大城,也算是对他们充满了吸引。 “北玄城屹立数万年,北玄学院更是经久不衰,无数的天才弟子,层出不穷,不说桃李满天下,至少在有乐郡而言,也算是颇有些名望的。不知道多少的天才慕名而来,这一次北玄学院的竞争,不知道又会是何等的惨烈。” 秦楠说道。 “北玄学院的名额,难道不是直接进入北玄学院的标志象征吗?” 苏南有些疑惑不解,看来即便是手握着北玄学院的令牌,也未必能够顺利的进入北玄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