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8章 为剑而生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298章 为剑而生

苏南眉头紧皱,神色也是变得有些阴冷起来,自己刚刚击杀了这四个人,便是有人从身后跑了出来,苏南甚至没有发现那个人究竟是谁,这让苏南的脸色也是极其的冷漠。 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棱角分明,消瘦的面容之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对苏南充满了好奇。 他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红色的光芒,连苏南都是颇为讶异,一身白衣更是将他衬托的如同清雪一般,冰冷之中透露着孤寂与邪魅。 “你是谁。” 苏南淡淡说道,看向白衣男子,这个家伙始终都是在自己的身后,一看就是图谋不轨,所以苏南也是对他小心提防。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他却如同幽灵一般,自然是让人充满了防备之心。 这个人的实力跟自己相差无几,但是苏南却知道他的不简单,能够无声无息的逃过自己的耳目,属实不易。 “剑痕,别人都叫我白衣如雪,一剑无痕。” 剑痕笑着说道,冲着苏南点了点头,似乎还是一份十分友好的样子。 “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苏南冷声道,如果没事的话,他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而且似乎已经看了很久。 “我想求剑。” 剑痕道。 “我手中的剑嘛。” 苏南也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目光与剑痕交织在一起。 “你想多了,我的剑,不是你能拿走的。” “我想试试看。” 剑痕耸耸肩,目光落在人王剑之上,一个好的剑客,绝对能够看出人王剑的不凡,所以剑痕看到苏南的时候,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不是他,而是剑,人王剑! 人王剑必定不凡,苏南的实力,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于他手中的那柄剑,所以剑痕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苏南手中的人王剑。 “试试看,那便来吧,生死不论,你若有这个本事,这柄剑,双手奉上。” 苏南一脸傲然的说道,他的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笑意,他还从来没见过像剑痕这么直接的家伙,一言不合就要剑,这简直就是明抢啊。 “也好,若得剑,我不杀你。” 剑痕说道。 “因为我从不杀人。” 剑痕的话,倒是让苏南颇感兴趣,这个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狂傲,不过有本事的人,自然就狂妄自大,这一点,苏南也是一样,就看他有几斤几两了,想要自己手中的人王剑,除非他能够从苏南的身上踏过去。 “好,若败你,我也不杀你。” 苏南与剑痕相视一笑,两个人在这一刻终于是准备拔剑相向了,一个为了守护自己的剑,一个为了寻觅自己的剑。 “有意思,那便接剑吧。” 剑痕一动,白衣飘飘,气凌乾坤,如风喝起,乱天地之风向,手中玄铁剑,乌光振振,去势如虹,一剑封锁千军万马,大势至。 剑痕的剑,虽然不比人王剑,但却也是极其恐怖的,甚至是超越了凡器,达到了宝器级别,那一剑惊鸿而起,乱动天地,剑法大开大合,比起苏南,也是不遑多让。 剑影伴随着白衣,纵横之间,与苏南不断的碰撞在一起,剑芒肆虐,嗡鸣不已,两个人的身影不断的交错起来,却又是一触即分。 苏南以退为进,两者进退有序,剑与剑的交纵,就像是光芒斗转,锋芒毕露。 两个人谁都不肯退后一步,剑锋与剑锋的碰撞,摩擦出更为恐怖的光影,在两人之间,不断消逝,不断变换。 两个人的剑法剑意,几乎不尽相同,而且境界也是极其的相似,苏南知道,这一战,他真正遇到了对手,这个人的强势,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虽然他已经足够高看剑痕了,可是当他们两个真正交手的时候,才彼此感觉到对方的强大。 剑痕也是如此,两个人的剑法境界,竟然是全都达到了心剑合一。苏南知道,这一战,两个人比的,就是剑与剑之间的交错纵横,谁能更胜一筹,境界更高一层,也就能够拔得头筹。 月光寒,孤影阑珊,一把剑,一腔血,一身铁胆!浪潮飘渺,激起战乱;雄势在,贯长虹,气凌江山! “来得好!” 剑痕眼神越发的犀利,光芒大方,这一刻,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剑术交织,总算是达到了一种极致的平衡,剑痕无法逼退苏南,苏南也无法斩杀剑痕,但是那种对剑的执着与认真,却是两个人都无比凝重的。 突然之间,剑痕看向苏南的目光之中,充斥着一抹异彩,竟然有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两个人的剑法到了一定境界,都已经是无法在进一步,心剑合一让他们两个在实力上剑法之上,都是已经达到了现在的巅峰状态,完全无法继续再进一步。 苏南也知道,这个白衣剑客,跟他几乎达到了平衡状态,两个人你来我往之间,不管是剑法的境界,还是剑势的强弱,都已经被对方看透,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也是油然而生。 苏南的剑,更为人性化,剑的意境之中,也更加的游刃有余。 而剑痕的剑,则完全不同,他的心剑合一,是与剑完全融为一体,是跟剑为伴,与剑为生。剑断而心死,这便是剑痕的剑心! 两者之间截然不同,剑痕的剑霸绝天下,一往无前,苏南的剑进退有余,剑势无匹,各有千秋! 良久,剑痕久攻不下,苏南的实力也是让他忍不住刮目相看,苏南的每一剑,都是力大无穷,伴随着心剑合一的无上境界,剑痕根本就奈何不了苏南分毫,这样下去,苏南也是立于不败之地。 突然之间,剑痕移步后退,收剑而立,恐怖的剑势也是在顷刻间消失散尽,剑痕收起玄铁剑,望向苏南,但却依旧是傲气十足。 “你真的是唯一一个让我剑痕刮目相看的人,你的剑法之境竟然也已经达到了心剑合一的境界,看来我们今天想要分出胜负,很难了。” 剑痕摇了摇头,看向苏南,英雄惜英雄的感觉,这个时候他已经放弃了夺取苏南人王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