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2章 苏南,你可敢应战?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332章 苏南,你可敢应战?

苏南练成了搬山印,不过其中艰辛,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他的努力,饺子全都是看在眼中,这一次苏南三月苦修,倒是没有白费,他的实力,必定是更上一层楼,苏南休整了三日,便是重新回到了北玄学院之中。 正当他出现在练气塔之前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场围了上百人的较量。 而女主人公,正是江岚! 苏南眉头紧皱,此时此刻,江岚已经是被逼退了十余步,招招落空,节节败退,虽然她的身手很是灵敏,但是却依旧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的实力,俨然已经是达到了化虚境巅峰,逼退江岚,只在片刻之间。 “我来战你!” 身旁的江云飞也是看不下去了,兄妹二人一起出手,想要击退对方,但是那红发青年却是淡然一笑,眼中充满了冷意。 “一个垃圾,再加一个垃圾,终归还是垃圾。” 红发青年出手如电,雷霆万钧,江云飞与江岚实力也都是达到了化虚境中期巅峰,不容小觑,可是他们依旧不是那红发青年的对手,对方手段狠辣,步步凶猛,让人防不胜防。 “吃我一拳!” 江云飞怒喝一声,手脚并用,齐齐出手,与江岚一个攻上盘,一个攻下盘,但是红发青年却是极为的冷漠,游刃有余,以一敌二,反倒是将江云飞两人逼得毫无退后之路。 “这两个家伙跟敢凌老大得瑟,该不会是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吧?凌老大在老生之中可是威望十足,岂容他们两个造次?” “是啊,区区两个新生,跟凌老大叫板,真是不知死活,真以为这还是他们逍遥法外的地方吗?到了这里,就该遵守这里的法则,否则的话只会被淘汰。” “看来,又是一对可怜人啊,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两个新生如果不如此骄纵,凌老大也是绝不会下如此狠手的。” 在场之人都不禁替江云飞与江岚默哀,凌老大可是这练气塔第九层之中的佼佼者,两个化虚境中期也敢耀武扬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滚!” 红发青年一声暴喝,直接是将两个人悍然逼退,江云飞与江岚,全都是震退而去,步伐踉跄,不过就在这一刻,两个人眼看就要倒下去的时候,却被苏南从背后扶了起来。 无形的劲气,被苏南直接格挡了下来,双手一转,便是将两个人全部都定在了身前。 “你应该便是苏南吧。” 红发青年看向苏南,淡淡说道,但是却难掩杀机,在面对江云飞与江岚之时,他还没有如此的凶悍,但是这一刻,他的目光陡然之间变得冷厉无比。 红发青年的话,让苏南眉头一皱,这家伙是谁?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呢?而且似乎对他杀机毕现,周围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他冰冷杀伐的目光。 “苏兄,你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晚回来半步,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 江云飞一脸委屈的说道,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苏南,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看到苏南,江岚的眼神之中泛着喜色,尽管此时的处境堪忧,但是只要有苏南在,好像一切都不再是那么重要。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练功而已,这家伙是谁?什么来头?” 苏南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红发青年。 “他叫凌长申,是凌长志的哥哥。他骂你是缩头乌龟,所以,所以……我忍不住就跟他打了起来。” 江岚低声说道,似乎害怕苏南会责怪她一样。 “凌长志!凌长申,看来这个家伙,倒不是个省油的灯。” 苏南眼神微眯,凌长志死了,凌长申找上了自己,这其中原委,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秦楠,一个是赵小刚。 “你杀了我的弟弟,今日这笔帐,总该好好算一算了。” 凌长申淡淡说道,可是骨子里那种凌厉的霸道,却是逼近苏南,让人感觉到颤栗。 这一刻,凌长申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赵小刚无疑! “对不住了,苏兄,我并不是赵小刚,我叫凌长跃,你杀得人,正是我的哥哥。虽然你救了我,但是杀兄之仇,依旧是不可不报。” 凌长跃沉声说道,赵小刚只不过是他信口胡诌的一个名字而已,如今来到了北玄学院,凌长跃也就不需要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了,因为他的哥哥凌长申,已经是北玄学院相当有名的老生了,凌老大的名号,可不是吹的,甚至有半步化神境的高手,都是在凌长申的手中折戟沉沙。 “你凭什么说是苏南杀的你哥哥,他自己实力不济又怪得了谁?难道我们自身难保,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真是可笑。” 江岚怨气十足的说道,这个家伙竟然把凌长志的死算在了苏南的头上,这不是乱扣屎盆子吗? “如果你出手救下了我弟弟,或许,他就不会死了。这难道还不是你的错吗?” 凌长申冷冷道。 “凭什么我们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他?这就是你的道理吗?真是可笑。” 江云飞也是冷笑不已,凌长申简直就是蛮不讲理。 苏南看了江云飞一眼说道: “人各有志而已,何必生气呢?他们配吗?” “垃圾,就该死,我凭什么救他?你们想要的,无非就是要我的性命,一命抵一命吗?我苏南今天就在这里等着你,想要我的命,你还没这个资格。” 苏南傲然而立,与凌长申目光汇聚,针尖对麦芒。 “这句话正好是我想对你说的,你的狗命,根本配不上我弟弟,但是不杀你,怎能泄我心头之愤?” 凌长申傲视苏南,伸手一握,长枪所向,霸气侧漏,直指苏南。 “今日一战,如斗武擂台,生死不论,苏南,你可敢应战?” “有何不敢?” 苏南冷笑一声,反问道,这个凌长申不同于皇甫定英,苏南绝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这一刻,周围布满了人群,数百之众,尽皆是在场围观,一个是如日中天的新生,一个是威名在外的老生,两个人的碰撞,倒是有不少人期待,他们最终的结果,会是孰胜孰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