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4章 栖霞山,落凤崖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334章 栖霞山,落凤崖

在场之人,都是心有余悸,这个新生,太强,太过霸道了。 上百老生,皇甫定英,廖天虎,凌长申,接连在苏南手中饮恨,节节败退,苏南已经是如日中天,势不可阻! 苏南在心中立下过誓言,不会轻易杀人,但是只杀该杀之人!这个凌长申自以为是,强行为弟弟报仇,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 “苏兄,实在是太棒了。你简直就是新生第一,堪称无敌啊。” 江云飞忍不住赞叹不已,苏南的实力让他望尘莫及,看来这一次他要好好的修炼一波了,苏南的实力彻底震撼到了他,江云飞收起了嬉笑怒骂,他天赋并不差,缺少的只是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 “练气塔前,无故杀人,你该当何罪?” 就在所有人惊叹不已的同时,一个老者脸色铁青,疾步而来,目光阴寒,锁定了苏南。 苏南缓缓回眸,神色从容,面对那老者的威压,苏南气定神闲,这个家伙的实力只不过是化神境后期,就想用灵魂威压震慑自己,完全是痴人说梦。 苏南的灵魂之力,已有天神境之威,单论灵魂之力,或许他都能够抹杀眼前这个老人。 “是吴寅长老。” “吴长老可是对凌长申寄予厚望的,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是吴长老几乎从不收徒弟的。” “这家伙杀了凌长申,吴长老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吴寅的出现,让苏南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自己的灵魂之力虽然不弱,但是要想跨越一整个大境界与吴寅一战,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们已经定下约定,生死一战,死了,只能怪他技不如人而已。” 苏南冷漠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技不如人,哼哼,若我北玄学院,全都如此肆无忌惮,那岂不是要乱套了吗?无论如何,你都是杀人在先,必定要受刑罚之苦,否则的话,我北玄学院,体统何在?” 吴寅怒喝一声,威势尽显,周围人全部被震退而去,化神境后期的恐怖,一展无余。 苏南傲然而立,不退分毫,与吴寅长老针锋相对。 “杀了便杀了,垃圾一个,他找我寻仇,生死相逼,难道我还要洗干净脖子,笑脸相迎吗?” 苏南冷笑道。 “竖子,休要狡辩,北玄学院岂是你造次之地?再不跪地伏法,我便要拿执法队擒你。” 吴寅气势凛凛,自己的弟子死的不明不白,他的怒火已经是降到了极致,没有直接出手抹杀苏南,已经足够仁慈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苏南何罪之有!” 苏南傲视吴寅,毫不退缩,与吴寅针锋相对。 “竖子敢尔!看我不擒你回去受罚。” 吴寅怒喝一声,化拳为掌,直逼苏南而来。 苏南迅速退后,但是吴寅手中恐怖的气浪,却还是将苏南逼退而去,颇为狼狈。 “还敢躲?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违抗执法,死罪难逃。” 吴寅再度逼近苏南,危机重重,千钧一发,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吴寅这一掌打下去,苏南不死也得褪下两层皮。 “住手!” 一声低喝之声响起,青衣身影,一闪即逝,穿梭而过,只手退吴寅。 吴寅踉跄着退后而去,脸色无比的难看。 “萧长老……” 吴寅低声说道。 “吴长老,跟学生动手,你还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萧青龙淡淡说道,吴寅尴尬的笑了笑,嘴角带着一抹苦涩。 “这件事情,来龙去脉,我已清楚,错不在苏南,但是他杀人便是不对的,而且是在练气塔前,影响恶劣,便罚你去面壁涯面壁三月。以儆效尤。” “是,全凭萧长老裁决。” 吴寅只能忍气吞声,自己跟萧青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外院的护塔长老而已,让萧青龙即便是在内院之中,都是无比的强势,萧长老一言九鼎,谁敢不从? 苏南知道,这件事情萧青龙已经是帮了自己,面壁涯面壁三月,几乎就是等同于无罪,好生修炼便是。 “谢萧长老。” 苏南说道。 “面壁涯阴寒苦疾,灵气匮乏,阴暗不见天日,三月苦修,让你明白进退,也算好事。” 萧青龙看了苏南一眼,苏南知道,这个萧青龙估计也是看自己最近得罪了太多的老生,把北玄学院的外院,弄得乌烟瘴气,所以才会让自己面壁三月,不过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倒是无伤大雅,这个吴寅,日后自己恐怕就要多家提防了。 “面壁涯苦修三月,看来,你我之间的决战,又要拖后了。” 剑痕远远的望着苏南,他与苏南之间就像是纠缠在一起的两个夙命对手,三月归期已至,苏南却再闯祸端,让剑痕也是苦笑不已。 面壁涯,位于北玄学院最边缘的地带,山川连绵,大雪纷飞,寒气逼人。 栖霞山之上,落凤涯之间,背靠神秘莫测的无尽大山,是北玄学院最为苦寒之地。 不过对于苏南而言,三月苦修,并不算什么大事,面壁涯只是萧青龙想要让他消失一段时间而已,毕竟才入院数月,苏南几乎是将老生之中的硬茬子,全部得罪了,这样的惹事速度,让萧青龙都为之头疼,但是苏南表现出来的天赋与强势,也让萧青龙新生爱才之心,所以才会亲自出手庇佑,否则的话,萧青龙平日里在内外院,可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 栖霞山数千里山脉,连绵不绝,周围全都是一望无际的大雪山,寒风呼啸,卷系着虚空之上的乌云,使得整个栖霞山都是死气沉沉。在背靠无尽大山的栖霞山之下,落凤涯更是风冷如刀,寒意刺骨。 苏南眉头紧皱,在进入落凤涯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这面壁涯苦修,倒也不是那般容易的,周围的寒冷气息,让他极度痛苦,除此之外,苏南只能用体内的灵气不断御寒,这三月时光,或许并不是那么好熬的。 面壁涯出乎意料的恐怖,一面是无尽山崖,深不见底,一面是冰冷厚重的石壁,但是石壁之上,却有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