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5章 残缺不全的剑决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335章 残缺不全的剑决

苏南心中一动,眼神无比的炽热,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痕迹,完全是利器所致,最重要的是,苏南感觉到了那面壁涯之上纵横交错的剑气,他似乎看到了一重重的剑影,不断的叠加在上面,这活脱脱就像是一副无上剑诀啊。 剑诀之中,浩然剑气,纵横驰骋,圣光凛凛,傲视苍穹,与斩龙诀完全不同的是,这剑诀充斥着无与伦比的霸道与决绝,似乎想要断情绝爱一般,但是它的恐怖,也恰恰在此。 “无情无义,方可成道吗?” 苏南喃喃着说道,他有些不解,这剑诀怎么会如此的恐怖,非要把自己练到断情绝爱,才能够施展出来,但是这面壁涯之上的每一剑,却都是剑中有情。 “为什么我能够感受到这些?” 苏南极其不解,拍了拍手臂之上的小猪佩奇。 饺子打了个哈欠,十分不满,因为它正睡得香甜。 “你又干什么?还能不能让本宝睡个好觉了?嘶----好冷啊,这是在哪?” 饺子浑身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 “你看看崖壁之上的剑诀,能不能感悟到什么。” 苏南问道。 饺子眉头微蹙,不过苏南也看不住这家伙的鼻子跟眼睛有太大的变化,千变万化都是猪。 良久,饺子叹息一声,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 “不错,你小心现在悟性可以啊,是一套十分强劲的剑诀,只可惜……我看不懂。” “你也看不懂吗?为什么我会觉得如此的真切。” 苏南眉头紧皱,他知道,他不可能是第一个踏上面壁涯的人,难道别人就没有发现吗? “应该是你手中的剑吧,那套坚决,隐藏在一道道的剑痕之中,如果不是人王剑催动了剑诀,你根本发现不了。换句话说,就好像是那套剑诀存在灵性一般,与人王剑产生了共鸣。但是这套剑诀,并不完整,而且断情绝爱,你根本做不到。你来凌天界不就是为了追寻自己的妻女吗?要练成这套剑诀,就要割舍掉所有的情,无情无义,方可得证大道。不过这剑诀根本不完整,很可能这套剑诀的主人,在创造他的时候,就是不完整的,说白了,一不小心,你可能会走火入魔的。” 饺子凝重的声音出现在苏南耳边,苏南重重点头,看来倒是他有些心急了,不过自己早就是过目不忘了,刚才看了一眼之后,那崖壁之上悬浮的一道道剑诀,已经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不行,这剑法我怎么越看越困,啊哈!不要打扰我睡觉了。” 说完,饺子摇头晃脑的消失在了面壁涯之前。 苏南一时间陷入了犹豫之中,盘坐在面壁涯之前,但是这剑诀对他的诱惑太大了,苏南明知道那剑诀是不完整的,可是还是非常想要试一试。 “就练一次,试试看,反正我也练不好,断情绝爱才能够练成的剑法,我苏南怎么会练呢。” 苏南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得不说,这剑诀的吸引力,对于苏南来说,太大了,因为他想要不断的提升实力,想要不断的突破,那么如此强势的剑诀摆在他面前,苏南怎能不心动呢? 另外一方面,人王剑不断的颤动着,似乎也是想要与苏南比翼齐眉,试一试这剑法究竟如何。 “看你如此渴望,我就练上一练。” 苏南手握人王剑,在这一刻,开始了练剑。 面壁涯的岩壁之上,一道道凌云而起的剑气,纵横捭阖,无比的强势,冲破周围的寒风壁障,如同秋风扫落叶,横断乾坤。 苏南越练越是震惊,这剑法实在是恐怖,甚至不亚于自己的斩龙诀,而且斩龙诀配合人王剑,威力不足以达到巅峰,但是噬魂封魔剑又会影响自己的心智,所以苏南几乎不再使用噬魂封魔剑,除非九死一生。 但是这无名剑诀,却是完全不同的,苏南施展出来,一道道恐怖的剑气,简直让他都感觉到震惊,不过这无名剑诀只有三招,第一招拔剑而起,四下无所遁形,剑意盲目,但却爆发极强。 “这第一剑,就叫他拔剑四顾心茫然吧!” 苏南眼神之中寒光闪烁,第二剑起,气势如龙,剑势无双,披荆斩棘,似乎要劈开天地一般,那种决绝的气息,让苏南都是感到了悲哀,这一剑纵然强无敌,但却心有戚戚,那种绝情绝意的剑意,还远没有起势。 “这第二剑,就叫拔剑消愁愁更愁!” 苏南手中剑锋犀利,第三剑起,苏南才感觉到了剑意之中的绝情绝意,终于起势,剑锋消极,却凌空绝顶,霸气如虹。这一剑,似乎心死道消,但却气冲斗牛,那种无情无义,无我无剑的绝情剑法,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是这一剑,却并不完整,苏南知道,一定还有第四剑,只不过他的第四剑,似乎更加的恐怖,根本无法想像,第四剑要如何断情绝爱,才能够施展出来的无双剑意。 “这第三剑,便叫它十年断一剑吧。” 苏南剑舞生风,剑气斗转,惊世骇俗,这一剑一剑,斩在面壁涯之上,那原本的剑气,已经被苏南斩的无比的凌乱,连他自己都看不出任何的光影与剑意,苏南心中有些唏嘘,习得无名剑诀,但是却毁了无名剑意,不知道留下这无名剑诀的人,会不会责怪他。 但是刚才苏南心中无物,甚至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剑意,无比的冰冷嗜血,带着那种断情绝爱的剑意,已经让苏南自己都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后怕,这无名剑诀,实在是太可怕了,而且眼前的一道道剑气凌然,他完全不知道那剑意的去向,究竟在何处。 不过这一刻,十万大山之中,一道无比强势的光影,冲上了九天之上,似乎穿越前尘而来。 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如火如荼,从虚空之上凌空而过,只在眨眼之间,便是穿越了千里而来,在虚空之上留下一道火红色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