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8章 我一定会带你出去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338章 我一定会带你出去

那一夜,春宵苦短。 那一夜,虎跃龙腾。 那一夜,一抹猩红了无痕。 苏南最终还是败给了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女人。 苏南感觉自己一世英名,全部毁于一旦了,我是被强迫的,我是被强迫的,我是被强迫的!苏南内心之中不断的叨念着,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红尘种种,历经磨难,只不过百转千回之后,亦是红颜旖旎,罪不过三千相思,难解爱恨情仇。 此时此刻,白衣女子已经是穿上了衣衫,眼神之中,带着一抹冰冷的杀机,一闪即逝,甚至她的肩膀,一直在颤抖着,昨夜那一幕,她记忆犹新,却挥之不去,就如同一个烙印一般,深深的刻在她的心头。 没有人知道,她心中有多么的痛苦与悲凉,有多么的无助与心伤,那一刻,苏南看在眼中,疼在心里。 不论如何,他们两个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不论如何,他们都无法逃避那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实。 白衣女子嘴角的清冷,泛着寒光,可是她却无能为力,整个人如同醉卧的贵妃一般,半依偎着,苏南看得出来,此时的她,已经是心如死灰。 那一夜,他们抵死缠绵,却心不由衷,他们温柔相拥,分离之后,却好似仇人一般。 “对不起。” 苏南叹息一声,自己是被强迫的,扑到自己的人是她,把自己按在地上的人也是她,可是谁让自己是男人呢?正如那千姬红所说的一样,春宵一刻值千金,苏南的造化,绝对是让人羡慕的。 可是对于白衣女子而言,此刻恨不得与苏南双双陨落,她没有能力自杀,却又无法抹杀苏南,使得自己变得越发的痛苦与煎熬,这一次,千姬红赢了,自己输了这一世的身子,纵使翱翔九天,又能如何呢? “但是那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妖女,否则的话,也不至于会闹成这样子。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恨透我了。” 苏南沉默片刻,继续说道: “我会想办法出去的,如果你愿意……我会对你负责的。” 女子神色冷漠,目不斜视的望着远方。 “你本该死,却没有死,而你害得,却是我们两个人。” 白衣女子冰冷如霜,那言语听在苏南的耳边,充满了苦涩与悲哀。 “生与死,我们本就该掌握在自己手中。” 苏南沉声说道。 “掌控生死?你也配吗?你连虚神境的实力都没有,凭什么掌控生死?天神境的强者亦需小心翼翼,你又有何资格笑傲?” 白衣女子冷冷说道,说不出是嘲讽还是不屑,但是在苏南看来,总归是不以为然的。 苏南呼吸一滞,的确,他的实力现在而言,太弱太弱了,甚至那个红衣女子千姬红对他下杀手,他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虽然苏南死不掉,但是在那等强者眼中,他根本不值一提,在这个白衣女子眼中,似乎同样如此。 苏南知道,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可以保证的,甚至这场闹剧,在白衣女子看来,也只不过是一次悲惨的经历,成为她心中永恒无法抹去的污点。 “化虚境,再强,也活不过一千年,再加上你的实力被封印,五百年,已是大限。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落凤涯吗?因为我已经在这里虎落平阳镇压了数千年,怎么出去?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连死的勇气跟权利都没有。” 白衣女子神色越来越冷。 “从今往后,我不想看到你。” 苏南紧握双拳,暗暗发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总有一日,我会成为这凌天界,至高无上的存在。” 苏南看着这周围的寒牢,眼神之中,寒光凛凛。 “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白衣女子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但是苏南看得出来,她很冷,很痛苦,甚至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相当艰难。 苏南不断的运转太玄无量道,体内的实力,一点一点的开始恢复了,苏南极为震撼,没想到这太玄无量道,竟然如此的神奇,竟然揭开了那个千姬红的封印,本来他的实力已经被镇压了,但是在太玄无量道的冲击之下,竟然一点点的恢复了全部的实力。 “这是太玄无量道的法诀,兴许能够帮你变得舒服一点。” 苏南直接将太玄无量道铭刻在一块玉简之上,放在了白衣女子的身边,他能做的,仅此而已。 白衣女子不动声色,没有丝毫的动容。 苏南也不再说话,而是开始专心钻研这阵法,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破开这阵法,只要突破阵法,他就有机会能够离开这里。 虽然现在他还算不上阵法宗师,但是有无极阵法在手,十万八千阵之中,他慢慢演化,总能够找出这寒牢之中阵法的破解之法。 一日,两日,三日…… 十日,二十日,三十日…… 苏南丝毫不肯懈怠,不断的坚持着,这寒牢是一处封印阵法,他解开的希望微乎其微,但是苏南不会放弃,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不从这里出去的话,那么他将会成为一具干尸,暗无天日的寒牢之中,白衣女子能够活上数千年,但是他不能,甚至不突破化虚境的话,自己就连几百年都成问题。 而且苏南绝不会甘心被困于此的,无极阵法的强悍,乃是天地之间最强悍的阵法,万阵之宗,十万八千阵,全部都是由无极阵法演变而来的,所以苏南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定能够找到破戒这阵法的所在。 “我还就不信了。” 苏南不眠不休,任凭苦饿严寒,筋疲力竭,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再钻研,企图解开这寒牢之阵,对于苏南而言,这阵法是一定有破解之法的,只不过是需要时间而已。 白衣女子看了苏南一眼,心中忍不住有些感叹,但依旧是冰冷如霜,毕竟她与苏南之间的事,是永远也无法抹去的。 在她眼中,苏南无异于是愚公移山,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简直就是白费力气,自己被困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这阵法有多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