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5章 武运鸿章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375章 武运鸿章

苏南身形一闪,完全没有之前被束缚,定在原地的感觉了,直接一跃而起,跳上了虚台之上,那黑玉盒子,给人一种极其古朴的感觉,甚至边上还掉了一块,但是丝毫不减苏南对它的好奇。 “小心点!” 饺子虽然对苏南很不满意,但是苏南的行动还是颇为上心的,毕竟如果苏南死了,它也活不了了。 苏南点点头,打开那黑玉盒子,里面是一块红褐色的印章,就像是玛瑙一样,十分的精致,大约有拳头大小,苏南拿起那印章刻着四个反体的大字----武运鸿章! “这东西,难道叫武运鸿章吗?” 苏南眉头一皱,低声说道,霎那之间,饺子浑身一颤,眼神逐渐缩紧,最终落在苏南手中的印章之上,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饺子,你认得这东西吗?你不是百事通吗?” 苏南冲着饺子挥舞了一下印章,笑着说道。 如果饺子此时此刻是一张人脸的话,那么苏南一定会看到饺子的脸色,有多么的惨白。 苏南挥手之间,拍了拍这印章,顿时间,整个大殿之上,都是变得地动山摇一般,仿佛地震,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方才停止,苏南也是浑身一颤,脸色惊变,看着手中的印章,又看了饺子,继续问道: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面对苏南的继续追问,饺子只能叹息一声: “你手中的东西,的确叫做武运鸿章,那是一件……宝贝,总之是挺厉害的,那是影族的东西,不过却几乎无人见过。就像是……传国玉玺一般。” 饺子的话,让苏南顿时间傻眼了,传国玉玺,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而这武运鸿章,竟然是相当于影族的玉玺?这也太可怕了吧?不过苏南再度看向这武运鸿章之际,也是充满了兴奋之色。 “只能说你走了狗屎运吧,不过这东西你千万不能够让第二个人知道,否则一旦被人知道,估计会被天下人追杀。你还是赶紧收起来吧。” 饺子凝重道。 “这么说来,我连用都不能用吗?” 苏南忍不住有些失望。 “可以,但后果可能你会比别人死得更快,等以后你能用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总之现在,还是不要过于自负,这东西离你太过遥远了。” 饺子丝毫不加掩饰,低沉着说道,将苏南打击的是体无完肤。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苏南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这武运鸿章应该是个重宝,否则的话不会让饺子也是这般凝重。 “好东西,不如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才是。” 一声阴冷的声音出现在苏南耳边,苏南浑身一震,一道青衣玉面的身影,竟然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连饺子也未曾发现。 “又是你!” 苏南眉头一皱,这个家伙就是当初想要对江岚动手的人,现在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够碰到他。 “嗯哼,如影随形而在,你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不放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 玉面青年笑着说道。 苏南心中一动,这家伙看来并不知道自己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不过他的出现,的确够可恶的,完全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苏南环胸而立,冷笑着道。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非要逼我动手吗?” 玉面青年耸耸肩,叹息一声,目光如箭,直指苏南。 “我不管你是谁,来自哪里,敢动我苏南的东西,你就必须得死。” 苏南伸手一握,人王剑在手,率先出击,先下手为强,势要先斩掉这个家伙,自己再做定夺。 苏南出击迅猛如龙,玉面青年也是实力强悍,手中捏着一座九层宝塔,金光闪闪,与苏南接连交手,战意凌霄,彼此之间,斗得不亦乐乎,那九层宝塔,也是异常的恐怖,让苏南完全不敢掉以轻心,之前那玉面青年却从未暴露出如此恐怖的宝塔,今日一战,看来这家伙也是要对他进行封杀了。 “小子,你的实力,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玉面青年淡然一笑,出手却毫不吝啬,一击又一击的打击,让苏南心中震撼,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这么恐怖?连自己手中的人王剑,都难以占据上风,无名剑诀在他的塔影之下,不断被逼退,这个家伙的实力,与自己几乎秋色平分,强势绝伦的塔影镇压下来,苏南每一击,都险象环生。 两个人纠缠了足足数十招之久,却谁也难以奈何对方,彼此之间,战意正酣,无数次交手,都是爆发出一连串的光华,苏南也是很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一战了,难得遇上一个真正的好对手,实属不易。 苏南眼神之中寒光一闪,虽然这个对手不错,但是他可不想死在这里,所以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才行,此地,不宜久留! 不过就在这一刻,苏南心念一动,不知道这命魂锁能不能召唤那七道影子了,苏南伸手一摇,果不其然,七道影子,分立在苏南之前,顿时间玉面青年脸色一变,眼神闪烁,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苏南铜铃一摇,七道影子便是穿梭虚空而过,直逼那玉面男子,攻杀之势,瞬间成阵,让那玉面青年,脸色极其难看,顿时间陷入了被动之中。 “果然管用!” 苏南眼神越发晶亮起来,七道影子完全让玉面青年的攻势难以施展,甚至是无所遁形,不出十招,那玉面青年便是败下阵来,脸色苍白。 “小子,算你狠!咱们后会有期!” 玉面青年塔影瞬间放大,一击逼退了七道影子,爆退而去,之威守住最后的脸面,直接是消失在了第三重大殿之中,向着第二层大殿而去。 苏南知道时间紧迫,当江岚从苏南的玄黄一气鼎之中走出来的那一刻,已经恢复了神志,但是她的脸色却极为苍白。 为今之计,尽快的离开这里,才是重中之重。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