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8章 美男子,谢广坤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388章 美男子,谢广坤

这样的人物,莫说是在外院,即便是在内院之中,也鲜有人会找他们的麻烦,惹祸上身。 而青丹堂四大金刚,更是个个实力非凡,不论是人脉还是手段,都是令人不敢轻捋虎须。 可是,总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之人,甚至是愣头青,敢出来挑衅青丹堂,不过久而久之,这种人已经相当之少了,至少老生是没有人敢这么做的,因为一旦这么做,他们会死的很难看。 苏南傲立青丹堂之前,气定神闲,无比的冷漠,眼神之中,更是杀机毕现,这一次,他一定要给这个青丹堂一个教训。 “这家伙不会脑袋秀逗了吧?敢找青丹堂的麻烦,不怕死吗?” “哈哈哈,不好说,总有那么几个愣头青,自以为是,不过看样子,这个人实力倒是不俗,半步化神境,在老生之中,也算是中上游那一批了,不过来找青丹堂的麻烦,估计是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在北玄学院外门之中,青丹堂几乎就是霸主级别的存在,没有人敢与之为敌,他们的人脉,远远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谁不愿意为炼丹师效力呢?” 每个人都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默默的观望着,因为他们甚至无比期待,这个敢跟青丹堂叫板的小菜鸟,如何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来者何人,敢在我青丹堂面前撒野,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青丹堂之中,一个半步化神境的老生,一脸一沉的说道。 “我找坤哥,就说他爷爷来给他送终了。” 苏南淡淡说道,那老生脸色一变,不由分说,直接是对着苏南出手而来。 “敢在我青丹堂撒野,你还不够资格,给我滚开!” 那老生冷哼一声,拳势汹涌,直逼苏南,这时候周围之人,已经是翘首以盼,目光闪烁不定。 “哼。” 苏南低哼一声,旋即一掌打出,将那个老生的拳头包裹在内,直接一击打出,将他手腕彻底震碎,脸色惨白,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惊疑不定的看着苏南。 不少人都是颇为惊讶,没想到这个青丹堂之人,竟如此羸弱?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半步化神境的高手,实力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极其的可怕,的确是个狠角色,一招让那老生退步而去,身受重伤。 “叫坤哥出来吧,我也想看看,所谓的‘坤哥’,究竟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苏南环胸而立,眼神依旧冷漠,但是那老生已经是不敢多说,连滚带爬跑回了青丹堂之中搬救兵去了。 苏南神色冷傲,一招败敌,使得周围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振,这个家伙看来还是有些本事的,怪不得敢跟青丹堂叫板。 不多时,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背负大刀,一脸阴沉的从青丹堂之中走了出来,在他身边,还有着四个化神境级别的高手,实力都是颇为不俗。 为首背负大刀的男子,头发秃顶,看起来已经是有着四五十岁的样子,不过气息却十分的沉稳。 “你是谁,敢大闹我青丹堂,找死不成!” 秃顶的中年男子,冷声说道,对苏南已经是怒火喷薄。 “把我的居所践踏完毕,连你爷爷我都不认识了吗?” 苏南笑道。 “你是……苏南!” 秃顶中年沉声喝道,眼神之中杀机更胜。 “你应该便是所谓的‘坤哥’了吧?你应该叫秃顶坤最为合适。” 苏南忍不住笑道。 “美男子,谢广坤,便是我。大家给面子,叫我一声坤哥。” 谢广坤一丝不苟的说道,似乎对自己的颜值十分的满意,傲娇的样子,让苏南一阵无语,这特么四五十岁的大叔,还舔着狗脸叫自己美男子? “一个人不要脸不难,但是能坚持不要脸这么多年,你也是挺不容易的,不过美男子这几个字,你还是收回吧。” 苏南嘴角依旧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 谢广坤的脸色也是如霜般冰冷,这个家伙竟敢嘲讽他?美男子的称号,又岂是空穴来风?当初自己可是迷倒了不少北玄学院的女生,只不过如今毛发稀少,他想尽办法也是无济于事,这也是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不能说的秘密,偏偏被苏南拿出来当众取笑,是可忍孰不可忍! “广坤叔,这个家伙竟然敢嘲讽你,而且还屡次犯我青丹堂,一定要将他灭杀。” “是啊,广坤叔,我绝对不是挑事儿的人,这要是我,我绝对干死他。” 谢广坤身后之人,都是跃跃欲试,一个区区半步化神境,他们一只手就能碾死,不过现在有谢广坤在前,他们肯定是不会出手的,作为青丹堂四大金刚之一,谢广坤在青丹堂的地位,还是非同一般的。 “黄口小儿,欺人太甚!今日我若是不把你抹杀在这里,我青丹堂颜面何存,我谢广坤何以立足?” 谢广坤怒声喝道。 “你欺我青丹堂无人,竟敢屡次三番的找上门来,若不给你一些教训,岂不是让那些新生轻视,老生耻笑嘛。不过念在你实力低微,今日我便给你一个机会,你若能够在我手中坚持十招,那么我便既往不咎。如果坚持不下来,那么生死有命,成败在天。” 苏南眼神微眯,笑着点头。 “好,既然你如此的信誓旦旦,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十招之内,如果你还能站在地上,那么我苏南也不是小气之人,你毁我住所之事,便一笔勾销。”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场之人,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半步化神境的苏南,竟然会如此霸道,如此猖狂,目中无人的姿态,真把自己当成是外院小霸王了吗? “这家伙在广坤叔的面前,都能如此嚣张,看来注定要被打脸了。” “你以为广坤叔是那么惹的吗?那可是青丹堂四大金刚之一,外院之中,鲜有几人会不给他面子的。今天看来这小子注定是无法善了了。” “这又何必呢?虽然他是新生之中的佼佼者,但是如此肆无忌惮不断挑衅老生,有朝一日注定会被打脸的,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