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9章 五神之人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429章 五神之人

苏南的眼神之中,闪烁着不可思议之色,这青灯鼓楼也不知道是何人建造,简直就是一件绝品妖器啊,寻常人即便是实力强,灵魂境界强,也未必能够突破重围,因为他会如同温水煮青蛙一般,将你慢慢熬死。 这青灯鼓楼,在他们眼中,变得相当的可怕,心有余悸之间,两个人都是无比惊颤,虽然恋恋不舍,可是江云飞知道,自己一旦再次陷入其中的话,那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惊悚了! 江云飞有些叹为观止,不过就在前方,苏南也是注意到了,更远处,竟然有着三三两两之人,坐在那里无比专注的看着手中的剑法秘典,他们,是跟苏南一样,陷入这欲望之中,无法自拔之人。 “看来这青灯鼓楼之中,并不止我们。” 苏南沉声说道。 “去看看。” 江云飞说道,他也想好好看看一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当他一步步走进他们的时候,却发现这些人,一个个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看着剑法秘典,只不过他们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色彩,震撼,兴奋,茫然,甚至是激动,他们也都是深受这青灯鼓楼荼毒的无辜之人啊。 苏南转瞬之间,灵魂想要铺散出去,却发现,自己的灵魂之力,根本发现不了这些的灵魂,他们……全都是没有灵魂的,无神之人! 在那片昏暗的区域,有着数以百计的人,每个人都是手握着一本书,在书架之间游荡,或是席地而坐,或是行色匆匆,但是他们的眼神,却都是空荡荡的,他们竟然全都是没有灵魂之人。 苏南有些叹为观止,但是那些人,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因何如此?他们的灵魂,又都去了哪里呢? 那恐怖而充满着诱惑的剑法秘典,让两个人越发的心生忌惮。 “苏兄,我妹妹她,该不会……也跟这些人一样了吧?” 江云飞踉跄着,退后两步,眼满的震惊之色,浑身颤抖着,一颗心紧紧的揪在一起,他实在是太过于担心了。 “放心,现在还不知道江岚是死是活,一切就还有希望。走,传过去看看。” 苏南一脸凝重的说道,两个人穿越了这些被剑法秘典吞噬了神魂之人,自始至终,一直到最深处,足有数千人之多,找了许久,都是没能找到江岚与其余几个北玄学院弟子的踪迹。 “那里有楼梯。” 苏南看了江云飞一眼,两个人迅速的登上了第二重楼阁之上。 周围,一处处青灯摇曳着火光,仿佛楼阁之中,有着一缕缕清风袭来,然而,就在苏南与江云飞进入第二重楼阁的那一霎那,第一重楼阁之中的那些人,渐渐消散,化作了一道道光影,射入剑法秘典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南心神一动,似有所感的回头看了一眼,但是他已经看不清第一重楼阁之中,究竟是什么样子。 第二重的楼阁之中,依旧是一望无际,白茫茫一片,似有氤氲之气,荡漾天地之间,这里没有了书架,但是却有着一处处的石台,分列不均的摆放着,石台之上,竟然是一把又一把的剑,每把剑,都是不尽相同,而且样式各异,有浑如钢铁一般的黑色重剑,有白皙如玉的玲珑佩剑,更有阔叶沉重的九尺巨剑。 苏南与江云飞对视一眼,这个时候他们两个眼神之中,都是充满了喜悦之色。 “这么多的玲珑宝剑?这得有成千上万把吧?” 江云飞箭步飞出,直奔一柄千年寒铁淬炼而成的玄铁宝剑而去,一手从剑台之中拔了出来,眼神之中炽热的目光,不断的变换着,手舞足蹈,苏南能够感觉得到,江云飞心中那份兴奋与震惊。 剑台之上,带着一道道的铭文,似乎每一把剑,都有着属于它自己的来历与传说,彰显着属于它自己的传奇。 “果真是好剑啊,哈哈哈。” 江云飞大笑着说道。 苏南的手,也是极其之痒,刚准备伸手去拿一柄水蓝色长剑,但是却被一声惊叫之声叫住了。 “住手,那柄剑是我的。” 一声爆喝之声,响起在苏南的耳边,一个身材健硕的青年,急速闪现而出,一把苏南的身前夺走了那柄水蓝色的长剑。 男子怒视着苏南,冷声道: “想跟我争,你根本不配。这柄剑,注定是我的了,哈哈哈。” 男子笑声阴柔,不屑一顾的看着苏南,但是苏南却认了出来,这个人所穿的衣服,正是北玄学院北门学员独有的。难道他就是之前内门之中的师兄? “你是北玄学院之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南沉声问道,因为他觉得这个家伙有些不同寻常,他的脸色苍白,浑身上下的气息,也是十分的萎靡,最重要的是,他眼神之中的光华,已经流失了太多太多了,说白了,甚至有点回光返照的味道了,不过他的手中,依旧紧紧的握着那柄水蓝色的宝剑,不肯松手,似乎只要苏南一有动作,他就会拼了命的扑上来。 “你怎么知道?不错,我就是北玄学院之人,但是从今以后,老子就再也不用回那个狗屁学员了,嘎嘎嘎,真么多的宝剑,这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你根本不懂,等我把所有的剑全部带走,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富有的剑人了,我是剑人,我是剑人,哈哈。” “妈的,是个疯子。” 苏南翻了翻白眼,不过他很大程度上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之前那个跟着江岚离开北玄学院之人。 “剑人,你的名字可是叫汪蓝?” 苏南继续问道。 男子一脸诧异的看着苏南,眼神微眯,嘴角的阴柔之色,也是越发的浓郁。 “你怎么知道我是汪蓝?我知道了,你也是从北玄学院出来的,你调查我了?你一定是得知了这里有一座剑的宝库,所以才想要来抢夺我的宝剑,对不对?” “说你是疯子,你还真跟我耍起了泼。” 苏南脸色一沉,沉声道: “那你一定知道江岚在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