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0章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450章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擅入者,杀无赦!” “杀无赦,杀无赦……” 一声声回音,响彻在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忍不住汗毛竖起,十八剑魁,似乎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加的恐怖,其气息,越发的凝实,一道道光华,自那蓑衣人的身上散发而出,汇入了十八剑魁的身上。 “这些家伙……不好!他们要变了。” 叶生云王脸色凝重,下一刻,那黑爵手中的秋白剑,也是脱手而出,最终落在了那蓑衣人的剑鞘之中,然而他却并没有再去冲向蓑衣人的方向,而是选择了沉默,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是觉察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喝----” 齐刷刷的一声暴喝,十八剑魁再度冲向苏南等人,十八道身影,如风似箭一般,快若惊鸿,实力比起之前,更加的恐怖。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苏南叹息一声,眉头紧锁,那个蓑衣人,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但是正因为他的存在,那十八剑魁才会再度出击,而且实力更胜从前,这个时候他们的处境也就更加的艰难了。 “快退!” 苏南低喝一声,但是那数道身影已经是突进而来,仗剑而起,苏南手握人王剑,霸气四溢,斩将而出,面对这强势归来的十八剑魁,苏南可谓是以一敌五,完全挡住了江云飞与周盈,如果不将他们两个护在身后,这两个人,绝对不会是这剑魁的对手,必定会双双陨落的。 一霎那之间,叶生云王,黑爵,以及程乾英,都是相当狼狈,这十八剑魁比起之前,更加强势无匹,能够稳住局面之人,也就唯有黑爵了,最惨的,便是程乾英了。虽然他之前隐藏了实力,但是却依旧是举步维艰,面对这些剑魁的无情斩杀,只能是被动挨打,这一道道剑魁已经逼近了化神境后期,其恐怖,自然是不言而喻。 苏南以退为进,手中的剑法,也是越来越犀利,无名剑诀被苏南施展的淋漓尽致,虽然他实力偏弱,可是凭借着人王剑与无名剑诀,他却是稳如泰山一般。 而且越是交手,苏南就越发感觉到,这十八剑魁,似乎就像是拥有着一道灵魂之力一般,无论他们的招式手段再如何变幻,似乎都是万变不离其宗,而且竟然跟他的无名剑诀,有着十之六七的相似之处,虽然过于僵硬,但是却依旧十分强劲。 恰巧的是,他们即便是真的会无名剑诀,那么施展的手段,却也并不多,也只是徒有其表而已,比苏南也未必强到哪去。 苏南以退为进,独战五道剑魁,闲庭信步,不过那些剑魁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周盈与江云飞,两道剑魁出手,就让他们两个寸步难行了。 而这个时候,那蓑衣人又是开始吹起了一声声惑人心神的竹笛,而那竹笛声,也是让苏南浑身一震,他总觉得,这笛声似曾相似,似乎听到过,但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 渐渐的,苏南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因为这惑人心神的笛声,令他们的灵魂之力,都是在不断的退步,甚至是麻痹了他们的心神。 程乾英步履维艰,招招败退,这个时候,周盈跟江云飞有苏南照应,但是实力偏弱的程乾英,却是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踉跄而退,步履维艰。 面对五道剑魁的追击与斩杀,程乾英的状况,几乎已经是必死之局。 “师妹,你快让苏兄救我,救我!” 程乾英沉声喝道,脸色苍白,因为用不了多久,他就有可能会被剑魁抹杀,现在他已经是疲于应付,伤痕累累。 “现在想到我了,一切都已经晚了。更何况,我有什么资格让苏南去救你呢?生死各安天命,这是你说的。” 周盈退后而去,她的伤势,与程乾英一般无二,但是幸得苏南守护,但是程乾英以一敌五,就没那么从容了。 “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你就是个臭婊子,我可是你的师兄,我对你百般殷勤,你可曾倾心于我?在宗门之际,我更是细心呵护,可你却无动于衷?如今竟然联合外人来对付我,你的良心何在?骊山剑宗出了你这样的余孽,真是让我程乾英痛心疾首。” 程乾英低吼一声,鲜血喷薄而出,一片血雾,而五道剑魁则是没有丝毫的犹豫,拼命的斩杀程乾英,苏南默默的望着这一幕,心中冷笑,这种人,就活该死掉,因为他活着,就是浪费空气,骊山剑宗有他这样的败类,才会让宗门蒙羞。 面对程乾英的百般职责,周盈依旧是无动于衷,虽然于心不忍,但是当他把自己推向深渊的那一刻,他们之间的同门之谊,就已经彻底恩断义绝了。 并非周盈冷血无情,而是程乾英太过残忍,狼心狗肺之人,救来何用呢? 苏南一眼望去,五道剑魁,一拥而上,程乾英已经毫无疑问,被直接抹杀,鲜血四溢,重伤垂危,奄奄一息。 “你们这些家伙,全都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程乾英怒吼着,脸色惨白,身中数十剑,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的死,让周盈娇躯一震,嘴角微微颤动,但是既然如此她也没什么可叹息的,死了就是死了,一了百了,骊山剑冢有他这样的败类,死了才更加省心。 不过程乾英一死不要紧,更多的剑魁,解放出来,他们的处境,只会更加难受。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大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幽幽诗歌,纵贯大殿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愁绪,伴随着竹笛之声,让苏南浑身一颤,这诗……竟然是李白的《将进酒》!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苏南喃喃着说道,顿时间,所有的剑魁,全都是朝着他而来,一道道恐怖的剑气,纵横捭阖,苏南脸色大变,没想到自己在念了这首诗词之后,竟然引得十八剑魁,全部蜂拥而至,苏南的心头忍不住咯噔一声。奶奶的,我是不是不该秀一波语文成绩?这不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