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4章 干气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474章 干气猴

“有点意思。” 慕白冷笑一声,手中剑势惊变,开始了疯狂的搏杀,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之前她也没想到苏南的手段会这么强,在施展了九成九的实力之后,苏南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不过苏南却是十分的坚持,没有给慕白任何的机会,哪怕是被步步逼退,但却虽惊不乱,以防守之势,人王剑大开大合,毫不退缩,给人一种相当强悍的守势,让慕白久攻不下,恼羞成怒。 “越女剑!” 慕白剑从天来,身影如画,美妙如诗,与苏南都得不亦乐乎,越女剑身影如电,八方齐至,剑锋斗转,一道道婉转的身影破空而来,让苏南不得不以守为攻,十分的艰难。 “奶奶的,真是逼你爷爷我用大招啊。” 苏南的实力,明显是跟慕白有所差距的,如果不是手段尽出的话,那么苏南想要胜过慕白的话,非常之艰难,这个时候,他只能是以退为进,以守为攻,不过苏南可没什么心思继续跟她斗下去了,这个疯女人实力不俗,他万一被对方抓到弱点的话,很可能也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苏南冷哼一声,转身之间,一击即退,凌空而起,紫翎羽瞬间施展而出,慕青与慕白,全都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慕白,自己一剑斩落,最终却没能够将苏南重创,反而被他躲了过去,实在是令人心惊不已。 “你……你竟然能够御空飞行?” 慕青轻梧小嘴,瞪大眼睛,看着苏南,十分的震惊。 慕白嘴唇轻咬,脸色苍白,她已经抓不到苏南了,这个家伙飞在了天上,而她们姐妹还没有突破虚神境,是无法御空而行的,所以在苏南面前,她彻底是没了脾气,等于说现在苏南无须跟自己战斗,就已经算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可恶!” 慕白银牙紧咬,对苏南恨之入骨,她想要的冰海心莲,如今看来是相当困难了。 这个家伙,竟然如此之强,化神境初期,竟然就能够御空飞行,这不是说,虚神境之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吗?即便是打不过那也是可以跑路的,简直就是变态版的存在。 慕青心中,反倒是在这一刻松了一口气,姐姐本来就不占理,现在总算是平衡了下来。 “来呀,抓我呀,干气猴,气死你!我是你你永远也无法仰望的存在。” 苏南笑眯眯的说道,看向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慕白,这个女人气的脸色铁青,眼圈的眼泪,甚至不断的旋转着,差点被苏南给气哭了。 “混蛋,你就是个王八蛋!” 慕白现在是愤怒不已,完全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不要脸,还会飞,这让她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也落空了,没有冰海心莲,她就注定会失去太多太多的东西。 “干气猴,气死猴!我这个风一样的男人,你是得不到的。” 苏南高高在上的姿态,让慕白心生怨恨,可是却无能为力,盘旋在她的头顶之上,只能望洋兴叹。 “你就是个混蛋!” 慕白的眼泪,从眼眶滑落下来,慕青紧紧的抓着姐姐的手,可是那一刻,她的眼神之中却是绝望的。 苏南看到慕白活活被自己给气哭了,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跟爷斗,你还太嫩了。 不过正在苏南心中优哉游哉之时,一道飞天剑影,凌空而起,直接劈向了苏南,慕白一跃而出,十丈虚空,斩落凡尘!让苏南差点措手不及。 “飞天越女剑!” “奶奶的,真是逼你爷爷我用大招啊。” 苏南疾飞而去,眼神微眯,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剑,手握聚魂幡,已经快要催动而出,然而这一刻,却被另外一道恐怖的气息,包围而来,这一刻,就连慕白与慕青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 “谁?” 慕白惊呼一声,倒退而去,因为她与苏南之间的战斗,被直接给震退而去,俏脸生寒,这个时候她怎能开心? 苏南亦然,他也是被震退而去,脸色苍白,虚神境!这是虚神境的实力。 “是那个黑衣人。” 苏南心中一动,这个家伙,果然还是追上来了,自己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但是没想到在跟这两个女人纠缠之际,却是被他趁虚而入。 一身黑衣的男子,身在斗笠之中,傲立虚空之上,脸色无比的阴冷,带着一丝笑容,身材佝偻,似乎有些驼背,不过他阴沉的气息,却是将三人全部封锁,让苏南也是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慕白与慕青全都是心头一震,这个家伙,竟然是真正的虚神境,绝非江尘依靠手段才御空而行的,这个人实力不容小觑。 “敢问前辈是谁,我们似乎无冤无仇,为何要阻拦我。” 慕白低沉着说道。 “我跟你们也无冤无仇,我要找的人,是他。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们,替我拖住了他,否则的话,真被这家伙给逃跑了。” 黑衣人淡笑着说道,神色从容不破,苏南已经现行,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你竟然能够逃脱我的追踪,有点本事,但是现在,你似乎插翅难飞了。” 黑衣人的话,似乎已经宣判了苏南的死刑。 “你无非就是想要我手中的聚魂幡罢了。自己没钱,却都来抢我的东西,你们还真是一丘之貉。” 江尘冷哼一声,看了慕白一眼,这时候,大难临头,这个慕白终归是坏了自己的事情,让他深陷万劫不复之地。 “真特么是个灾星,哭哭哭,哭个屁哭。” 苏南瞪了慕白一眼,慕白才发现自己眼角的泪痕尚在,被这个家伙呵斥一番,竟然有些哑口无言。 “本座与他们,怎么可能是一丘之貉,不过这两个女子,倒是不错,可以作为我祭炼的鼎炉,呵呵呵,今日,也算是收获颇丰。” 黑衣人笑着说道,完全把慕青慕白全都是当成了自己的手中玩偶一般,似乎完全没将她们放在眼中。 “我若想走,你就那么肯定,一定能够抓住我吗?” 苏南也是与黑衣人四目相对。 ///book_66033/l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