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4章 大合唱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484章 大合唱

“为什么要唱征服?什么是征服?” 谢广坤一脸迷茫的看着苏南,脸色阴沉。 “来来来,我教你,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苏南笑容微眯。 “还得跪下唱?你以为我青丹堂是任人欺凌的嘛,哼,我们走。” 谢广坤冷哼一声,转身便走,但却被苏南一巴掌扇了回去。 “你说走就走?打了我兄弟,侮辱了我的女人,你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了吗?” 苏南嗤笑着说道,死死的等着谢广坤,这一巴掌打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啪啪直响,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望着这一幕,苏南出手实在是太快了,甚至谢广坤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苏南给打的浑身颤抖,脸色发青。 出手如电,雷厉风行! 这就是所有人对苏南的评价,这个家伙强势归来,谢广坤偏偏撞在了枪口上,让人觉得十分的搞笑,谢广坤被苏南抽的面红耳赤,脸色发青,眼神之中布满了血红之色,但却是敢怒不敢言。 “广坤叔,你没事吧?” “广坤叔,你怎么不躲呀。” 青丹堂之人都是呼吸一滞,广坤叔被打脸,就等于他们青丹堂之人被打脸,这完全是让他们觉得无地自容,但是却根本不敢对苏南出手,他们这些人都是深受苏南之名的压迫,连江云飞都打不过,谁还敢轻捋虎须,去跟苏南叫板?那不是没事找抽型嘛。 谢广坤脸色青红翻白,如今自己的脸面可谓是彻底的丢光了,这个苏南,他真是恨之入骨。 “老杂毛,怎么,不服气吗?让你跪下唱征服,难道你还不满意吗?” 苏南冷声道,谢广坤却敢怒不敢言。 “你不要欺人太甚,苏南,你若是彻底得罪了我青丹堂,你在北玄学院的日子,也不好过。” 谢广坤咬着牙,色厉内荏的说道,这是他仅存的最后一丝尊严,那就只剩下青丹堂这块遮羞布了。 “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替你们求情。” 苏南一步横跨而出,一掌拍在了谢广坤那光秃秃仅剩一小撮头发的脑袋上,狠狠的揪住了谢广坤的那所剩无几的头发。 “混蛋,我谢广坤头可断,血可流,头发不能丢!” 谢广坤怒喝一声,话音未落,苏南狠狠的薅掉了他所有的头发,一丝不剩。 “我我我……我跟你拼了,苏南。” 谢广坤恼羞成怒,那些头发是他仅剩的尊严,苏南竟然把他最后的遮羞布也扯掉了,青丹堂完全不被苏南放在心上,自己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失去了最后的头发,谢广坤仰天长叹,痛哭流涕。 这最后的几根头发,可是他的命根子呀! 谢广坤怒吼一声,拼命的冲向苏南,苏南神色平静,不动如山,只手之间,便是轻松抓住了谢广坤的拳头,微微一用力,将谢广坤整个人都是翻转了出去,手臂脱臼,苏南一掌打出,让谢广坤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有人敢站出来为谢广坤说一句话,杨天成那四个青丹堂之人,早已经是噤若寒蝉一般。 一套掌法打出,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凝滞,苏南气势如虹,一脚踢出,将谢广坤踢得鼻口喷血,瑟瑟发抖,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太狠了,苏南果然不愧是新生第一!” “是啊,这个谢广坤就不该招惹江云飞,没想到苏南竟然是诈死,看样子这家伙可能就是想要看看谁敢在背后阴他。” “那可不,这下谢广坤完蛋了,青丹堂这些人,估计一个也跑不了。” 看热闹的从来都是不嫌事儿大,谢广坤被苏南三招两式,揍得鼻青脸肿,完全是为民除害啊,这家伙卖丹药相当之黑,挨顿揍,让大伙看了之后,也是大快人心。 “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苏南继续看向杨天成等人,杨天成四人早已经是吓得魂飞魄散,赶忙摇头,脑袋如同拨浪鼓一般。 “没意见也不行,谁让你们是青丹堂的人,谁让你们这么不知廉耻,五个打一个呢?谢广坤是主犯,你们也是从犯。我打----” 苏南一拳打出,雷霆万钧,四个人被苏南一拳打退,隔山打牛,一招定乾坤,四个人甚至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在苏南的面前,就跟四只小鸡仔一样,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还手,即便是还手,也不是苏南的一合之将。 “别打了,别打了,我唱,我唱还不行吗?” “苏老大,我知道错了。” 杨天成等人在苏南的镇压之下,被打的浑身颤抖,没有人敢跟苏南叫板了,谢广坤变成了青丹堂的孬种,每个人都是深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这时候如果跟苏南死磕下去,那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干得好,苏兄!” 江云飞在一旁叫好,谢广坤一行五人全被苏南暴揍一顿,连大气都不敢喘,满脸的阴沉之色,鲜血喷薄,十分的凄凉,看的周围之人大呼过瘾,这才叫战斗,这才叫热血! 最终谢广坤等五人跪在苏南的面前,开口唱道: “就这样被你征服……” “嗯,有那么点大合唱的味道,只是人数有点少,还有没有青丹堂的人了?” 苏南看向四周之人问道。 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齐齐退后而去,生怕跟青丹堂扯上关系,被苏南暴打一顿,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最终,苏南强势归来,痛打落水狗,让江云飞十分的解气,自己之前被这几个混蛋欺负的难以喘息,现在终于可以翻身做主人了,有苏兄在,那么他们就再难造次了。 苏南与江云飞重重的抱在了一起,这一刻江云飞眼角有些湿润,内心无比的激动,苏南在,好像自己的肩膀,都变得坚挺了不少。 那一刻,所有人都对他们仰望,让江云飞的虚荣心也是得到了不小的满足。现在他真想大吼一声,跟所有人说一声,做狗有什么不好的? 但那只是玩笑而已,苏南从未轻贱于他,这一点江云飞比任何人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