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5章 天价石碑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05章 天价石碑

噺8壹中文網.x^8^1`z^m.com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否则的话,辰侠的实力,也不会只有半步虚神境,苏南看得出来,辰侠的天赋相当之高,但是却因为不断炼制天火结晶,体内火毒郁结,无心修炼,才会有这样的一幕,当真是有些可惜了。 “你还差多少天火结晶?” 苏南看着辰侠。 “十几万吧,两年时间,我一定能够凑齐的。到时候,我就又可以看着小琴站在我面前了。” 辰侠嘴角充满了期待,眼神之中,血丝弥漫,这一刻,他等了太久太久了,神品益母草,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期望与念想。 “这是十五万天火结晶,够不够?” 苏南看了辰侠一眼,挥手之间,十五万天火结晶,便是出现在其手中的纳戒之中。 “这……” 辰侠一脸震惊的看着苏南,拼命的摇了摇头。 “这绝对不行,那是你的,我不能要。苏兄,你还是赶快收起来吧。” 辰侠十分的凝重,十分的紧张,严词拒绝了苏南,虽然他急需天火结晶,但是却并不会去拿苏南的天火结晶,他必须要靠着自己的双手才行,廉者不受嗟来之食,虽然这并非是嗟来之食,但是无功不受禄,更何况苏南已经帮了他非常大的忙了,否则的话,自己备受火毒侵蚀,很可能即便是救活了小琴,自己也将命不久矣。 这时候,辰侠怎么肯收受苏南送来的天火结晶呢? 辰侠可不是一个不要脸面的人,一再摇头,一再拒绝,这是他的底线,也是为人的尊严。 “我知道你不会要的,我也并没说给你,因为那是在侮辱你,侮辱你对你妻子的一番真情,算我借你的,两年之内,你要还给我才行。没什么,比救人更重要。你可以等两年,或者等更久,但是她未必能行。” 苏南的笑容,在辰侠的心中不断的释放开来,苏南的坚持,同样是他不容拒绝的,那一刻,辰侠知道苏南的一番心意还有他的真心。 辰侠动摇了,苏南说得对,自己可以等,但是她还能等更久吗?他无时无刻不再努力,但是这神品益母草实在是太贵了,一百万,那几乎是一笔天文数字,压了他十三年之久! “兄弟,我辰侠这辈子,这条命,就是你的。” 辰侠眼神之中,目光灼灼,充满了激动,充满了感慨,充满了对苏南的感恩之情。 “既然是兄弟,何须多言。” 苏南笑道,人非草木,辰侠的为人,处事,让他敬佩,这十几万天火结晶,对于苏南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对于救人来说,却不值一提,而且在这凌烟阁之中,也没什么东西是他买得起的,在自己没有看中之前,一切都是可以重新开始的。但是辰侠不能等,他的爱人更不能等。 “我记住了,苏兄。” 辰侠重重点头,一分钱难倒英雄,在如此之多的天火结晶之前,辰侠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苏南的心意他懂,这辈子,苏南就是他的生死兄弟。 “事不宜迟,还愣着干什么?” 苏南拍了拍辰侠的肩膀,辰侠拿起苏南的天火结晶,笑容也是越发的灿烂,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转身而去,便是直奔守阁长老那里。 神品益母草,百万天火结晶,在辰侠的心中,充满了感慨,这个十几年苦累心酸未曾压倒的糙汉子,在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却已是眼中含泪。 这时候苏南没有继续跟着辰侠离去,而是继续在这凌烟阁之中寻觅着,虽然那些宝贝对他而言,也都是奇珍异宝,可是并没有任何一件东西,是他心存震撼,必须要得到的。 直到苏南走到尽头的时候,发现了一块黑色的石碑,石碑有两米余高,通体黝黑,就像是黒煤块一般,粗糙的表面,并不精致,但是却透露着一股邪气。 石碑之上,一道道剑刃,一道道沟壑,甚至中间,还有着一道穿梭而过的剑孔,令人无限遐想。 苏南瞬间被这黑色的石碑所吸引了,而且这石碑相当的厚重,仿佛有着千万斤一般,令人难以撼动。 “这石碑,看上去倒是一件不错的宝贝。” 苏南眼神闪烁,这石碑颇为不凡,让他心中十分的喜欢,不知道究竟是何等宝贝。 当苏南低下头去看着黑色石碑价格之时,他连哭的心都有了。 握草尼玛! 一亿天火结晶! 苏南脸都绿了,这怎么这么贵?这破石头当真是块好东西? 苏南心中百感交集,他砸锅卖铁,一百年,也赚不到一个亿啊。 确定没有标错价格吗?苏南内心不断的吐糟着,自己好不容易相中了一块大石碑,竟然要一亿天火结晶,这北玄学院之人,估计没有人能够攒的齐这么多的天火结晶,连苏南也有些望而却步了。 一个亿是什么概念,苏南现在还没回过神儿来,就算你一天一千万天火结晶,也得三十年能够炼制出来,再扣除其中一半的时间,也得六十年,六十年而且是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不修炼,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苏南心中无比的恼火,给标价一亿那个混蛋骂了一百遍,但是无济于事,你想要这黑色石碑,就得交钱,一亿天火结晶,苏南真的是心中绝望,他就算是一天挑战一个康少宝,也得一千个康少宝才能凑齐。 北玄学院之中,能有这么多有钱人吗? 估计北玄学院的内院里,天龙榜之上前一百的高手财富加起来,也未必有一个亿。 “奶奶的,你这是给老子往死路上逼啊。” 苏南眉头紧皱,托腮思忖,眼神落在这黑色石碑之上,心中无比迫切的想要得到它。 “这应该至少是一件宝器。” 苏南心中想到,看来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看看能不能炼指出抑火丹药了,这是他唯一的希望。 苏南死死的盯着那黑色石碑,最终恋恋不舍,也只能离去,但是那黑色石碑的烙印,却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从这里带走。”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