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3章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23章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双刀在手,胡姬花冷眼睥睨,与苏南目光交汇,杀机毕现! “聒噪,只有死人,才能够闭嘴。” 胡姬花从风而起,手握双刀,锋刃旋转,光影弥散而开,两道刀芒破空而出,人未至,刀先行! 两个人的身影瞬间交织在一起,悬崖之上,峭壁之下,刀光与剑影,交相辉映,不断重叠,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苏南步步为营,身法如电,进退有序,若是论起经验的话,估计是个胡姬花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从地球一路到大红尘再到凌天界,无数岁月的洗礼,苏南的经验比起任何人都要丰富的多,怎么可能会是你一个在学院之中长大的温室花朵能够比拟的呢? 当然,苏南也有些诧异,因为这个胡姬花身手不凡,而且没有半点的凝滞,也算是一个出手迅如雷的狠人,这一点,苏南不得不承认。 刀锋迭起,光影交错,两个人的身影不断重合,苏南掌风如雷,呼啸而起,一掌打在了胡姬花的肩膀之上,胡姬花也不客气,回首之余,以及贴山靠,直接让他后退而去。 一鼓作气,胡姬花刀锋再变,凌厉非凡,势要一击必杀。 不过苏南手中的人王剑也不是吃素的,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太上忘情,剑势如霜,无情之剑,肆虐长空。 剑影化作一道道凛凛寒光,在悬崖峭壁之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沟壑,胡姬花以退为进,刀法来去自如,两个人可谓是秋色平分,一时之间,难分伯仲。 “双生暗影!” 胡姬花娇喝一声,双刀闪烁,纵贯长虹,如同两道残影破空而至,凌空一跃,势不可挡,刀芒仿若从四面八方而来一般,双刀如炬,气势汹涌。 苏南瞳孔紧缩,大开大合,固守方圆,神魂出窍,瞬间锁定了真正的胡姬花,转身之时,一剑斩落,力劈华山。 胡姬花双刀格挡,倒飞而去,嘴角充斥着阴冷的血色,眼神越发的阴冷可怖。 “小子,你彻底惹恼我了。” 胡姬花挑了挑双刀之上的寒光,大雨,倾盆而至,大珠小珠落玉盘。 雨落如斗,乘风而起,刀影散落而下,在大雨之中四散而开,胡姬花趁势再起惊澜,刀如水,绵柔如玉,遇水更甚从容,一刀斩,万刀落,给苏南带来了极大的压迫,一道道刀影连同那从天而降的雨珠,齐齐的射向苏南。 “天剑合一!” 苏南怒吼一声,重剑肆虐,盖世无双,剑影如光,斩断接天雨幕,与胡姬花对轰在一起,刀与剑的交织,雨水落幕,飞花四溅,一剑横扫,天涯半边,一道道雨水化作飞剑,从胡姬花的眼前飞过,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数道血痕。 鲜血从脸上滑落,不消片刻,便是消失殆尽。 胡姬花脸色更浓,舔去嘴角的鲜血,速度更快,冲击而至,双刀直戳苏南的心脏之间,恐怖的气息再度变换,贴身而战,速度惊人,身法更是令苏南十分的震撼,纤细消瘦的身躯,几经变幻,贴身而来,刀芒斩落,飞脚横踢而出,招招夺命,脚踢连环。 两个人贴身肉搏之间,刀剑更是无眼睛,一寸短一寸险,步步惊心,处处杀机。 苏南有条不紊,面对胡姬花的冲击之势,实在是太过迅猛,素衣他只能一步一个教训,先稳住再说,半步虚神境的高手,果然是令人不敢小觑。这一刻,胡姬花的霸道,展现无遗。 如果是寻常的化神境中期,估计早就已经死在胡姬花的手中了,不过苏南可不会那么容易就低头的,想要杀他,那可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至少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苏南以守代攻,拳拳到肉,一记重击,打在了胡姬花的腹部之上,胡姬花一口逆血喷出,长刀凛然,已经是插进了苏南的手腕之间,苏南寒光一凛,马前踏步,一记肘击,生生垫在了她的大腿骨之上。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折声,让苏南更加的嗜血,胡姬花脸色惨白,拔刀而出,然而这一刀,却被苏南单手抓住,血染手掌,苏南一脚踏出,生生踏碎了胡姬花的膝盖。 “啊----” 即便是坚韧无比的胡姬花,也是忍不住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之声,惨叫声,抓心挠肝,在磅礴大雨之中,泯于山涧之间,销声匿迹。 爆裂刺出的刀锋,也被苏南直接以力折断,翻掌之间,直接是插入了胡姬花的胸膛之中,任凭雨水不断的泼洒在身上,胡姬花的残剑,距离苏南的胸口,只有零点零一公分,终归还是没能刺得下去。 两个人四目相对,苏南神色冷漠,手中鲜血四溢,但是锋芒毕露的半截刀尖,却已经没入了胡姬花的身体之中。 她的眼神,在这一刻,渐渐涣散下来,失去光彩。 这一战,对于苏南来说,可谓是酣畅淋漓,直到胡姬花的脸上彻底的失去了光彩,生死之战,彻底的落下了帷幕。 苏南的漠然,却是如同从未发生过一般。 大雨还在下,洗涤着鲜血,流下悬崖之下,苏南站起身,却是被一道硕大无比的刀芒,横削而过,苏南踉跄着,后退而去,如果不是他躲闪及时,这一刀,估计直接将他的脑袋砍下去了。 苏南猛然间回头,却是看到一个面容粗犷的男子,默默的抱着胡姬花,脸色阴沉,声嘶力竭的怒吼着,声音悲怆,贯穿整个山崖之上。 “不----” 苏南眼望着男子,手握阔叶大刀,缓缓的抬起头,看向自己。 那一刻,他没有丝毫的感情,一手拄着刀,一手抱着胡姬花,无比的痛苦,面目狰狞,杀机毕现。 苏南的眼神,比他更加的冷漠,即便杀了胡姬花,那又如何?如果自己不杀她,那么死去的人就会是自己。 苏南不是救世主,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自己仁慈,只会死的比任何人都快。 更何况,这并不是卑鄙,只是人之常情,你若杀我,我必杀你!